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水珠的奇效
    九角村地处偏远,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村民靠到背后的原始大山中挖草药、打野生猎物换钱度日。

    前几年,村长刘光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批党参苗子,开垦出两片荒地,自家种上了。

    党参的种植有个特点,第一年种,第三年收。也就是说生长周期是三年。

    第三年的时候,村长家从地里挖出了好多党参,当年就大卖了一笔,赚了五大千。

    这可羡煞了村里人,平日里大家在大山里挖草药、狩猎一年顶多赚1000多块钱。一年赚5000块,想都不敢想。

    羡慕归羡慕,但是大山闭塞,大家伙都不知道到哪里去弄党参苗,就算弄来了也不知道怎么种。

    刘小波去年大学毕业,毕业后在城里不好找工作,索性回到村子。他见村长家赚了钱,自己也萌发了种植党参的念头。由于他是在省城里读的大学,就拖省城里有关系的同学帮忙弄来了一批党参苗。

    刘小波和老爸刘大明开垦了两亩荒地,把党参苗种下了。

    在种植党参苗的时候,刘小波上网查了种植党参的方法,也运用上了。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种植了一年,苗子稀稀拉拉不说,还瘦不拉几,病黄病黄的。拽起一株看,下面只有细细的一根茎,想要在第三年收获是不可能的。

    刘小波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眼瞧村长家的党参地,苗子繁茂粗壮,叶片翠绿有生气,刘小波羡慕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前两天刘小波从自家党参地下来,路过村长家的党参地,四处张望见没有人,就拽了一株起来。乖乖不得了,叶子下面已经长出了小手指粗的小党参出来。看小党参胖胖壮壮的,第三年一定会长成茁壮一根。看来村长家又要卖个好价钱了。

    眼瞧村长家的党参长这么好,自己种植的再怎么呵护也不行?刘小波仔细查看村长家地里的土,潮湿肥沃,应该是加了上好的化肥在里面。

    刘小波有点心灰意冷,两亩地全部用上化肥,需要很大的量。买党参苗已经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哪还有钱去买化肥?

    村长家有钱给党参苗用上化肥,党参苗自然长得快。自己没钱,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地里党参苗一点点蔫下去。

    刘小波垂头丧气。丧气了一阵,觉得这样的想法太消极了。自己好歹是大学毕业生啊,脑瓜子灵活,总能想出办法的。

    想到这里,刘小波给自己打气,一定要加油,总有一天一定让党参丰收。而且刘小波在心里立下一个目标,自己种植的党参收成必须超过村长家的。

    言归正传。

    下午没事,刘小波到山上党参地除草。半天平常,没有发生什么事。晚上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后。刘小波发现了一件怪事,就是自己的右手臂又有一股鼓胀的感觉。

    鼓胀的感觉从手臂连到手心那个红色齿印。很快,鼓胀感越来越明显。刘小波朝手臂看,从掌心到胳膊肘,鼓起了一个小疙瘩,在动,像是皮肉里钻进一只小虫子。小虫子从手臂朝掌心爬。

    刘小波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害怕,咬着牙忍着。但忍是忍不住的,刘小波感觉手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冲出一样,他把拳头捏在一起,一拳砸在墙上,没想到把墙面的砖头砸凹进去了。

    “啊,这么强!”刘小波摊开手掌,瞪大了眼。紧接着,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掌心的红印处沁出了一滴晶莹发亮的水珠。水珠有豌豆大,还闪着光。

    “这是什么啊?”刘小波感觉入手冰凉,好奇地打量,没有看出什么名堂,就把水珠抖到了窗子外面。

    窗子外面是一片菜园子,就在墙角位置,种了十几株党参苗。这是刘小波早先试验的十来株,比山上种的党参苗还差劲,每一株上面就只有几片黄叶,几乎是濒临死亡的状态了。

    手掌沁出水珠后,手臂的鼓胀感再也没有了。刘小波这一晚睡得特别踏实。

    第二天一早,刘小波起床了。今天还有更重要灌溉工作,必须要早点上山才行。

    当刘小波走到院子的时候,眼前忽然一亮,见菜园子的十几株党参苗长得十分茂盛,绿油油的,藤叶几乎有半个人那么高了。

    比起村长家的党参苗,足足高了几十厘米呢!

    “咦,这是怎么回事啊?”昨晚天黑的时候,刘小波还特意看了的,十几株党参苗蔫不拉几的,只有几片黄叶啊,怎么就一晚上,长得这么好了?

    刘小波立马想起昨晚上手心里沁出的那滴晶莹水珠,当时就是把水珠抖在这个位置的。难道是水珠的作用?

    刘小波连忙理了理思绪:昨天他落水后迷糊中感觉有一条小蛇咬了他的手心。醒来后,发现手心多了个红色齿印。再然后呢,整条手臂有鼓胀感,十分有力量了。最后,就是手心沁出了一滴水珠。

    整个过程太神奇,是不是那条小蛇在咬他的时候赐予了他异能?异能体现在两方面,第一是让自己的手臂变得有力。第二,沁出的水珠可以帮助植物快速生长。

    刘小波想到这里,忍不住一阵兴奋,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不仅变得十分厉害,山里的两亩党参也有希望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刘小波把手臂伸出来,把掌心摊开。可是这时候,手臂没有鼓胀的感觉,掌心也没有沁出水珠。

    刘小波正想着,忽然听到脚步声传来,抬头望去,见谢美玉从小路走了过来。

    “谢美玉,你怎么来了?”谢美玉到自己家里来,还是第一次,刘小波有点纳闷。

    “我来看看你手心被蛇咬的地方好没有?”谢美玉淡淡地说道。

    “呵呵,没想到你挺关心我的。”刘小波笑呵呵说道。

    “呸,我才不会关心你。只是想着昨天你帮了我,我不想欠你的人情而已。”谢美玉没好气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刘小波心里有点失落。

    谢美玉已经到了刘小波面前,叫刘小波摊开手掌给她看。刘小波摊开手掌,谢美玉见刘小波掌心的红色齿印已经消了一些,松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粗嗓门吼道:“刘小波,你给老子滚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