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初次灌溉
    中午的饭菜很简单,一盘青菜烧豆腐,一盘腌过的野菜。老爸刘大明唉声叹气地说:“哎,今年气候不行,大旱少雨,庄稼收成没得,山上的草药也少得可怜。再这样下去,揭不开锅了。”

    老妈张晓碧也是一脸愁容。但是没有办法,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再说他们也只有这么大的能力。

    刘小波家里是4口人。

    张晓碧在很早以前就患上了心肺病,不仅不能做重活,还花了家里的不少积蓄。以前家里的收入全靠刘大明到山里采草药卖钱支撑。可现在刘大明年龄也大了,再到深山去挖草药,不太现实。

    刘小波还有一个妹妹,小刘小波5岁,在县城读高中。学费和每个月的生活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家里的重担全落在了刘小波的身上。

    刘小波匆匆吃完饭,抹了抹嘴巴,对两人说道:“爸妈,你们不要担心,一切都有我呢!我一定会让你们吃穿不愁,过上好日子的。”

    刘小波说着顶着草帽出门去了。刘大明在后面喊了两声没喊答应,摇头说道:“小波又上党参地里去了,我上午从山上下来,看党参地的苗子都黄了,估计活不成了。”

    张晓碧眼眶湿润,差点落下泪,“都怪咱家穷,买不起化肥,瞧人家村长家的长得多好。哎,都是我的肺心病,拖累了家里……”

    “别那么没出息,穷点苦点算不了啥,只要一家人快快乐乐在一起。”刘大明安慰说道。

    正如刘大明所说,刘小波是去党参地的。今天下午他要去做一个实验,那就是在党参地里试一试灵蛇玉露。

    刘小波顶着火辣的太阳头爬到山上,来到了自家党参地边。

    刘小波只是看了一眼,就愣住了。党参苗上的叶子几乎全发黄了,苗尖着,就像是被判了死刑。

    应该是干旱的原因造成的,如果不及时灌水,两亩地党参会很快死掉的。

    幸亏蓄水池里还有水,刘小波正要挑水去灌溉,忽然想到灵蛇玉露。他在凉棚里坐了下来,挽起袖子,摊开手掌,看有没有鼓胀的感觉。

    但是坐了很一阵,手臂上的鼓胀感都没有来。刘小波有点坐不住了,再坐下去,党参苗就会全枯萎死掉了。

    刘小波先去挑水。

    两只木桶一直放在凉棚边上,专门为挑水灌溉党参苗用的。刘小波挑着木桶到蓄水池打水。由于读大学的时候很少干体力活,刘小波只挑得起半木桶的水。

    今儿刘小波仍然打了半木桶的水,挑起来感觉很轻松,走起路健步如飞的。怪了,好像自己身上的力气变大了不少?

    为了证实是不是这个道理,第二挑水,刘小波打了满满两桶水。然后一挑,比刚才重了不少,但是仍然感觉很轻松。刘小波轻而易举挑着水去灌溉党参。

    看来自己身上的力气真的变大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被小蛇咬了后身体发生了变化的缘故?

    挑了一下午,也不知道挑了多少担了。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了,刘小波累得实在,把木桶放在凉棚边上,背靠凉棚坐下歇息。

    刘小波琢磨,为什么灵蛇玉露有的时候能沁出,有的时候不能沁出?难道就不能找到规律?就比如说今天下午,本来是到党参地里试验灵蛇玉露的,偏偏灵蛇玉露不沁出来,太尴尬了。

    刘小波挽起袖子,盯着手臂钻研了半天,没有钻研出所以然,打了个哈欠,好累,倒在草堆里迷迷糊糊睡着了。

    然后,刘小波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蛇出现在身前,化成穿着五彩花衣的童子。童子对刘小波说:“灵蛇玉露必须要身体中的灵气汇聚到一定量的时候,才凝结成。

    灵气可以靠法决引导。如果没经引导,灵气汇聚到一定量,就会自行,譬如说自个儿化作灵蛇玉露沁出来。如果能引导,可以把灵气沉积在丹田,需要的时候再随意调配。”

    童子解释了半天,然后教了一遍引导灵气的法决。法决不是很难,刘小波很快就记住了。

    童子说完,又变成了五彩斑斓的小蛇游走了。

    刘小波一惊从梦里醒过来,回想梦里的情形,觉得好神奇。他还能记起小蛇教的法决,学着人家练功的模样打坐,闭上眼睛,用心默念法决。

    说也奇怪,刘小波很清晰地感觉到身上有许许多多气息流动,随着法决的引导,沉到丹田。感觉丹田沉积了一些气息,刘小波又试着把丹田里的气息引导到手臂上来。

    手臂胀胀的感觉出现了,皮肤里面鼓起一条线,紧接着掌心沁出了一粒比豌豆稍大的水珠。

    “哈哈,灵蛇玉露终于沁出来了。”刘小波惊喜得差点跳起来。以后可以用五彩小蛇教的导气法决直接沁出水珠。

    不过,刘小波明白,因为灵气的限制,灵蛇玉露不能随意沁出,否则身体会崩溃的。

    刘小波想把灵蛇玉露直接抖到旁边的党参地里,想了想,觉得如果直接抖落,只能浇灌小面积的党参苗。

    刘小波打了一桶水上来,把灵蛇玉露融进了清水里,然后浇灌了一小片党参苗。

    浇灌完后,天已经全黑了,刘小波感觉十分疲惫,就打着手电下山去了。

    回到家里,张晓碧做好了晚饭。刘小波刨了两口,就回房睡觉了。

    “大明,看见没有,小波今天累得。”张晓碧压低声音,心疼地说道。

    “这孩子事业心重,一心想着把党参种好。”刘大明心里也心疼刘小波,嘴上却没说出来,只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刘小波就起床,早饭没吃,匆匆上山去了。他迫不及待想验证昨天的试验。

    很快到了党参地,刘小波一眼看见昨晚用灵蛇玉露融合的清水灌溉的小片党参苗。长得绿油油的,生机盎然,跟其他党参苗完全两个样子。

    看来有效了!刘小波高兴极了,感应了下,发现丹田里没有多少灵气,不敢这么快又沁出灵蛇玉露。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党参苗重要,自己的身体更重要。

    刘小波心想,灵蛇玉露是灵气凝结成的,身体中的灵气又从何而来呢?是不是多吃营养的东西,灵气就会增加?

    这样想着,中午回到家里的时候,刘小波刻意多吃了一碗饭菜。

    下午黄昏的时候,刘小波感觉丹田又沉积的有灵气了,再次沁出灵蛇玉露,融到一桶清水里,灌溉了另外一小片党参苗。

    沁出灵蛇玉露后,刘小波感觉身体被掏空了,十分乏力,回到家吃过晚饭就睡觉了。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刘小波一连浇灌了几片党参苗,连在一起,用灵蛇玉露大概浇灌了两亩地的五分之一。

    看着长势非常好的五分之参苗,刘小波在心里暗下决心,每天坚持,尽快用灵蛇玉露把两亩地全部浇完。让党参早点丰收,早点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