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杨寡妇
    “爸的腿好了?”刘小波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挂了电话,提着鸡汤朝镇里赶。

    离镇里有几公里路程,如果靠两只脚走过去,起码走一个多小时。

    刘小波上了乡道公路,运气好,遇上骑着摩托车到乡镇上去卖草药的杨。

    杨比刘小波大几岁,结婚早,现在孩子已经5岁了。去年,她老公到大山里采草药,不小心坠下山崖摔死了。

    养儿持家的重担全了杨的身上,杨一有空闲的时候就上山里挖草药,这不,昨天刚刚挖了10来斤草药,今天一大早就驮到镇上去买。

    没有男人,做什么事都要靠自己,所以杨把老公留下的摩托车学会,镇上这么远,光凭走路太耗时间。

    刘小波连忙招手:“嫂子,搭我一截呗!”

    杨停了下来,问道:“小波,你去哪里?”

    “我去镇上给老爸送鸡汤。”刘小波边跑近边说。

    刘大明昨天腿被砸伤的事情,村里很多人都知道了,杨也知道,连忙问道:“大明哥的腿严重不?”

    别看杨虽然大不了刘小波几岁,但她家男人辈分要高刘小波一辈,所以杨叫刘小波老爸“大明哥”。

    “当时挺严重的,不过今儿好得差不多了。”刘小波老实说道。

    “好的这么快?”杨有点诧异,不过这时候急着卖草药,顾不上多问,手招了招,“上来吧!”

    杨骑的是一辆弯梁摩托,草药捆在后面,恰好中间留出一个位置。刘小波爬了上去。

    杨开起摩托,女人家胆子要小些,所以速度开的并不是很快。

    村里到镇里的公路是泥巴路,加上有货车拖拉机碾压,道路凹凸不平,十分颠簸。摩托车骑在上面就像是跳蚤在跳一样。

    刘小波一只手紧紧提着鸡汤,另一只手却不知道往哪里放。人家是个女的,男女有别,不可能直接抱在人家腰上去吧?

    突然,趟过一个凹坑,摩托车剧烈颠簸了下。刘小波没稳住,鸡汤溢出来不少,差点被摔下去。

    情急中,刘小波一把抱住杨的腰身,这才稳了住。

    感觉触手一片柔软,刘小波脑子一热,连忙把手缩了回来,不好意思说道:“嫂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杨没有想到刘小波会突然抱住她,好久没有和男人有这么亲密接触了,她心里不由一紧,脸上有点火辣辣发烫。不过她毕竟是结过婚的女人,放得开些,知道刘小波不是故意的。

    刘小波没地方可以承力,如果不抱着她,很容易被摔下去。所以,杨还是装作没事地说道:“没事,小波,你抓紧了……别摔着。”

    杨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点害羞的。而刘小波不好意思再去抱,就紧紧抓着她的衣角,稍微承点力就可以了。

    一路颠簸,虽然刘小波竭力稳住身形,但还是有几次身子前倾,紧紧挨着杨的身子。刘小波感觉到大片柔软,杨感受到成熟的男子气息,两人心里都一阵乱跳。

    刘小波有些后悔,早知道这么尴尬就不坐杨的摩托车了。另外,也怪脚下的泥巴公路。想着城里到处都是平整的水泥路,刘小波心里一阵不平衡。

    “如果我有钱了,非要把进村子的路修成水泥路不可。”

    终于到了镇上,刘小波下了车,给杨说了声“谢谢”,然后朝卫生院去了。杨则到市场上卖草药去了。

    到了卫生院,刘小波忙不迭进老爸在的病房。

    见病房里站了五六个穿白大褂的人,其中给老爸做手术的王大凯医生也在里面。

    刘小波不知道怎么回事,挤进去,见刘大明已经从下来,而且好端端站在地上,像是常人一样走着步子。一群医生个个目瞪口呆,看着刘大明就像是看怪物一样。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小波走到张晓碧面前压低声音问。

    “你爸睡了一觉腿就好了,这些医生都不相信呢!”张晓碧的目光一直盯着刘大明的腿,从她的表情看出,她也不相信。

    但是事实就摆在面前,刘大明的腿骨头完全愈合了,而且皮肉也好得差不多,只留下小片疤痕。

    刘小波瞧见,张大了嘴,觉得太不可思议。很快想起昨天沁了一粒灵蛇雨露到老爸腿上。不用多说,一定是灵蛇雨露发挥了奇效。

    想到这里,刘小波不免一阵激动。

    “王医生,你看到没有,我的腿真好了?你说怪不怪,昨晚痛得要死,还特别严重。睡了一觉就好了……唔,王医生,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刘大明说了一半,见王大凯等几个医生愣住没回过神,连忙提醒。

    “哦。”王大凯立马回过神来,刚才他进病房第一时间给刘大明做了检查,确认骨头已经愈合,皮肉也好得差不多。感觉太过匪夷所思了。

    眼见为实,不可否认。王大凯只有说道:“竟然好了,就去办出院手续吧!”

    刘小波正担心医生们打破沙锅问到底,听了王大凯的话,连忙去办出院手续了。

    在回家的路上,刘大明和张晓碧一直纳闷:“明明昨天骨头碎成渣了,怎么一晚上无缘无故好了?”

    刘小波在一旁说道:“爸妈,你们想这么多干什么?咱家善良积德,说不定山神眷顾咱家呢!”

    村里人最信奉山神,听到这句话,觉得有道理,就不再嘀咕纳闷了。

    吃过午饭,刘小波又到党参地里去了。因为他通过导气法决又沉积了些许灵力在丹田。这些天他不能懈怠,要尽快让第一批党参成熟,卖了钱先把2000块还给谢美玉。他可不想把谢美玉的钱欠久了。

    到了党参地里,见用灵蛇雨露浇灌的五分之参苗长势特别好。茎粗叶肥,像是长了一年的苗子。刘小波心里好奇,刨开一株周围的土,发现土里已经长出了筷子粗的小党参了。

    刘小波特别高兴,照这样的生长速度,再过半个月,就能收获党参了。

    不过,刘小波心里明白,半个月收获党参,必须每天坚持浇灌灵蛇雨露。

    刘小波继续挑清水,一下午的时间,把2亩地全部浇灌了一遍。这段时间日头较大,每天都要灌清水,不然党参苗就会干枯死掉。

    最后一挑清水,刘小波沁出了一粒灵蛇雨露融合进去。重新浇灌了一小片面积。灵蛇雨露浇灌的范围每天增加一点,刘小波希望在前期,尽量多收获点党参。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黄昏来临,夜色沉下来。刘小波下山去。

    山脚下面是从雪山流经村子的溪流,刘小波刚刚走到山脚,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叫:“救命、救命啊!”

    刘小波心里一惊,连忙循着声音找去,见小溪里一个身影正在湍急的水流中挣扎。

    仔细一瞧,居然是杨。

    村子这一带的溪水非常深,如果不及时救人,杨就会沉下去。刻不容缓,必须先救人。

    恼火的是,自己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如果冒然跳下去,救人不成,还把自己搭进去。

    怎么办?怎么办?刘小波急得直跺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