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收获
    刘小波让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想出来了一个办法。他连忙自己的衣服和裤子,连接起来,拧成一条长长的绳子,在一端拴了一颗石头,朝着溪水里的杨扔了过去。

    “嫂子,快抓住绳子!”刘小波穿着裤衩站到溪水边,担心距离不够,杨够不着,刘小波索性半截身子站到溪水里。

    杨已经喝了好几口溪水,呛得直咳嗽。见绳子扔过来,像是看见救命稻草,连忙抓住。刘小波使劲往上面拉,幸亏杨不是很胖,不一会儿,刘小波就把她拉了上来。

    杨一上来,就一阵“呕吐”,吐出了好多溪水。惊魂甫定,她躺在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由于是夏天,衣服本来就穿的少。加上衣服被打湿,紧紧贴着皮肤,像是紧身衣。杨曼妙的身材被勾勒出来,特别是胸前那对丰盈,高高耸起,随着喘气一起一伏,太扎眼了。

    刘小波这时候可没心情欣赏这些,刚才救人他用了九牛二虎的力量,这时候也累了,和杨躺在一起,喘着粗气。

    喘了一会,刘小波缓过来,见杨还躺着,刘小波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杨没怎么喘粗气了,不过身体很虚弱,说话声音很低:“我身上没力气……”

    “那我背你回去吧!”现在,刘小波的体力恢复很快。

    这时候也顾不了男女之别了,刘小波把杨先扶了起来,然后蹲去,双手反抓杨的根,背着她回村去了。

    原来杨午卖了草药回来,下午继续到山里去采草药,黄昏时候才从山上下来。脸上流了汗不舒服,就到溪水边洗脸。不料一不小心,滑下去了。

    这一处位置溪水特别深,而且水流湍急。下去后要么沉下去,要么被溪水冲走。如果不是刘小波及时发现,可能杨就没命了。

    刘小波一路背着杨,问杨是不是好点。杨点了点头,没再喘粗气了,情绪稳定不少。刘小波才放了心。

    不过刘小波挺尴尬的,因为杨紧紧贴在自己背上,能明显感觉到柔软中的热度。刘小波毕竟是个成年的热血男人,身上一团火烧起来,心里像是有一只小兔子不停乱跳。

    一样的,杨也是如此。今天上午就和刘小波近距离接触,当时她就有点心猿意马。

    没想到这么快又和刘小波近距离接触。而且她胸前紧紧地刘小波身上,刘小波的双手紧紧抓在她的根上。由于紧贴着,她能清晰地听到刘小波的声音,能感应到刘小波作为一个成年男人的气息。

    一年多时间没有碰男人了,作为一个通晓人事的来说,她心里更加慌乱,刚刚恢复的一点力气流失掉,整个人都下来。

    很快到了杨家,刘小波把杨放了下来。杨还沉浸在胡思乱想中,腿脚差点没站稳。

    刘小波连忙把她扶住,着急中抓住了她的腰身。杨的身体微微一颤,感觉脸上一阵火辣发烫。

    但是杨还是很快冷静下来,忙在心里骂自己刚才怎么了,她可是结了婚的女人,她的辈分还比刘小波高一辈,怎么那样胡思乱想,羞不羞啊?

    杨开了门,叫刘小波进去坐一会儿。

    刘小波进去,杨端了张凳子过来,刘小波坐下,看了看四周,问道:“你家孩子呢?”

    “在她外婆家呢,我天天忙着采草药,没时间带。”杨给刘小波倒了一杯水。

    “今天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就没命了。”杨感激地说道。

    “不用谢,应该的。”

    刘小波接过水喝了一口,屋里有灯,刘小波注意到杨脸上发白没有血色,估计杨平日省吃俭用,营养没有跟上。

    孤男寡女处在一起,刘小波实在坐不住了,又喝了两口水,起身告辞回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在这半个月里,刘小波每天坚持用灵蛇雨露灌溉党参地,灌溉的面积也由先前的五分之一,扩大到五分之二了。

    今儿一大早,刘小波叫上刘大明和张晓碧挑上竹篓上党参地去。

    刘大明和张晓碧不理解,疑惑地问道:“小波,带竹篓上去干嘛?”

    刘小波故意卖关子,“去了就知道了。”

    一路爬山,到了党参地一瞧,刘大明和张晓碧惊得嘴巴像是鸡蛋似的。只见2亩党参地有五分之二的党参苗变成了黄橙橙成熟的颜色。

    半个月来,因为挖水渠给稻田引水,刘大明和张晓碧没有到党参地来过。心里对党参地也没有抱很大的希望。今天一看,简直是惊讶得。

    不仅五分之二的党参苗成熟了,其余五分之三的党参苗也不是半个月前蔫不拉几的样子,而是绿油油一片,正茁壮成长呢?

    “小波,怎么回事?不是三年才成熟,怎么这么快就熟了?”刘大明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肯定不能让刘大明知道灵蛇雨露的事情,刘小波早已经想好怎么说了。

    “老爸,我托城里的同学弄了上好的化肥,据说是国外进口的,我拿回来用了,就达到这种效果了。”

    “啊,有这么厉害的化肥?”刘大明和张晓碧嘴巴惊得更大了,对刘小波说的话有些怀疑。

    刘小波连忙说道:“是啊,爸妈你们不知道,国外的技术可先进了。”

    话不多说,今天的任务要把成熟的党参挖出来。挖党参可不像挖红薯土豆那样,因为党参形状细长,稍不注意就挖断了。挖断了的药性流失,卖不出去。

    挖党参要用钉耙,对,八戒用那种。先把上面黄叶割掉,然后用钉耙顺着泥土刨起来。

    一家三口分工。刘大明负责割黄叶,刘小波用钉耙刨,张晓碧有肺心病,不能做重活,就把勾起来的党参捡到竹篓。

    当土里的党参被勾起来的时候,刘大明和张晓碧完全惊住了。

    比起村长家的党参,自家地里的党参数量多、个头大。按正常情况,一株下面只能生长大小不同三四根党参。但是自家地里的党参,每一株下面都生长了七八根。而且根根都有大拇指粗,十分匀称,属于极品党参。

    一直忙活到中午,五分之二的党参才被刨完。看着满满几箩筐的极品党参,虽然很累,但大家心里都乐开了花。

    “小波,你一定要好好感谢你那位同学。他的化肥太神奇了,不仅缩短了党参成熟周期,还这么增产。”刘大明抹着脸上的汗珠,高兴地说道。

    张晓碧也说道:“是要好好感谢人家。唔,党参看着品质好,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

    刘小波拿了一根,到水池里洗干净,折成三截,各分了一截,放到嘴里咀嚼。

    味道甘甜,入口有清香味,吃到肚子里,明显感觉暖暖的。

    “真是极品党参啊,品质真的是没说了。”刘大明忍不住赞道。

    “是啊,老爸,咱家党参一定会卖出好价钱。这里几竹篓少说也有200斤,按照市场价,新鲜党参15元的收购价,也能卖出3000块。”

    “3000块?呵呵呵!”村长家种三年党参一共才卖5000块,自家地里种了半年时间不到,而且只收获了五分之二,就能卖出3000块。刘大明和张晓碧想想都感觉幸福的要死。

    “爸妈,别逗留了。我们赶快把党参挑回去,下午把淤泥弄干净,明天挑到镇上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