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卖党参
    三人忙活了一下午,把每一根党参上面的淤泥弄干净。第二天清晨天才蒙蒙亮,刘小波和刘大明各挑满满一担前往镇上。

    要出村子的时候,远远瞧见村长走了过来。自家地里的党参成熟了,收获那么好,刘大明腰杆挺直了,老远给村长打招呼:“村长,哪里去?”

    村长叫刘先烈,长得矮胖样子,摇着一把蒲扇。因为刘小波学着他种党参,把党参种得蔫不拉几的,他看不起刘小波,对刘小波十分不屑。

    “我去咱家党参地瞧瞧,咱家党参长得好,估计后年又要大丰收。”刘先烈故意说道。瞧着刘大明和刘小波各挑了筐子,好奇地问道:“大明,这么早去哪里啊?筐子里装的什么呢?”

    刘大明腰杆挺得更直了,说道:“咱家党参收获了,去镇里卖党参呢?”

    刘先烈立马愣住了,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大明,别开玩笑,你家党参才种了半年。大家都知道党参成熟周期是三年,不可能这么快成熟。”

    刘大明故意大声说道:“我骗你干嘛?不信,你过来瞧瞧。”刘大明站定身子,把筐子放下来。

    刘先烈如何也不相信,几步跑近要看个究竟。掀开筐子上面搭着的塑料口袋,刘先烈整个像是被电触了愣住了。

    见满满筐子的党参,根根有拇指那么粗,光滑匀称。我去,全是极品党参啊!

    怎么可能?刘先烈懵逼住,半天回过神来,吞吞吐吐问道:“大明……这、这是怎么回事……真是你家地里长的……怎么这么快收获……”

    刘大明扬眉吐气,十分得意,正要说是刘小波的同学弄来进口化肥的缘故。刘小波连忙拉他衣角,一边使眼色一边催促:“老爸,快走,等会赶不上早市了。”

    刘大明立马醒悟过来,进口化肥的事情绝对不能跟村长说,这是行业机密。

    刘大明马上换了副模样,笑呵呵地说道:“肯定是咱家地里长的。呵呵,我现在忙着卖党参,没时间跟你聊,咱们下次聊。”

    刘大明说着和刘小波挑着胆子就走,留下刘先烈一个人傻愣站在那里。

    到了镇上,刘大明和刘小波直奔早市。镇上的市场除了卖日常生活用品外,还有一块区域专门卖草药的。毕竟采草药是村民们的一处生活来源。

    直接到了卖草药的区域,见已经有不少村民在卖草药了。有的10来斤,有的20来斤。专门有药贩子收购。其中有一个药贩子40来岁,腆着肚子,露出两颗银色大门牙,大家都叫他大银牙。

    大银牙一直在镇上收购草药,每天都来。他眼睛贼精,谁家草药品质好,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今天大银牙不例外,一家一家地看,边看边摇头,好像很不满意。

    大银牙虽然挑剔,但大家都知道大银牙出价最高。据说大银牙在县城里有关系,能把草药弄到县城里转手卖个好价钱。

    所以大家都很期待大银牙能看中自己的草药,见大银牙摇头,心里顿时凉了。

    刘小波父子把竹筐一放,掀开面上盖着的塑料袋子,立马让周围的人惊呼起来。大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党参,围了上来,惊叹不已。

    “哇,好粗的党参,好匀称啊,这品质简直没得说了。”

    “是啊,比那个村长刘先烈家种的党参好多了。”

    “……”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都是赞扬惊叹的话,刘大明听了心里美滋滋的。

    “让让,大家让让。”大银牙挤了进来,一眼瞧见满满两担党参,顿时眼睛发出光来。

    大银牙拿了一根党参,瞪大眼珠子瞧,放在鼻尖闻,甚至折了一小截触须放在嘴里嚼。大银牙眼里的光芒越来越盛了。

    “大哥,这些党参真是你家地里种出来的?”大银牙问刘大明。

    刘大明回答:“还有假么,肯定是地里种出来的,不然哪来这么多。”

    大银牙想想也是,不过心下疑惑,问道:“你家党参咋长这么匀称,每一根个头都差不多?”

    李大明刚才差点说露了嘴,这时候留了个心眼,打掩护说道:“这些党参都是我儿子刘小波种出来的,我家小波懂方法,懂技术。”

    大银牙立即把目光投在了一旁刘小波的身上,见刘小波年纪轻轻的,有点讶异。

    “小兄弟,都是你种的?”

    “当然。”刘小波一点不含糊。

    “如果我没记错,九角村的村长家也在种党参,但是没你种的好。小兄弟,你能不能说咋种这么好?”

    刘小波故意卖关子,笑道:“呵呵,这个是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大银牙先是一愣,随即笑呵呵点头:“是是,小兄弟有经验有技术,不能外传。唔,你的两担党参我要了,你开个价吧!”

    刘小波和刘大明相视看了一眼,没卖过党参,还真不知道行情。

    大银牙见刘小波和刘大明都不说话,生怕对方不卖给自己,连忙说道:“这样,新鲜党参的市场收购价是15元钱一斤,你的党参品质好,我直接给20元一斤,怎么样?”

    刘大明听到20元一斤,惊大了嘴巴。刘小波也愣了愣,说道:“好,成交。”

    大银牙见刘小波同意了,欢天喜地,连忙找来大秤,称了所有党参,一共210斤,算下来一共4200元。大银牙十分耿直,当场就数了4200元现金给刘小波。

    刘小波和刘大明第一次见这么多钱,不知是激动还紧张,身子有点发颤。

    周围的人瞧见,个个羡慕不已。4000多块啊,他们卖草药要卖多久才能凑到这个数。

    大银牙叫人把党参搬走,然后笑呵呵地把刘小波叫到跟前,拍了拍刘小波的肩膀,说道:“小兄弟,你家地里还种的有没有?”

    刘小波知道大银牙的意思,自家的党参品质好,大银牙想继续收购。

    能一次性收购这么多党参,也只有财大气粗的大银牙能做到。刘小波也不想失去这个买主,于是连忙点头说道:“还有,不过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成熟。”

    大银牙笑呵呵的,说道:“没关系,小兄弟,我给你留个电话,如果党参成熟了,一定联系我,有好多我收好多。不过前提是一定要品质好。”

    刘小波说道:“没问题。”

    大银牙把自己手机号码说给了刘小波,刘小波掏出老人手机记下来,不忘给闪了过去,让大银牙也有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大银牙这才喜滋滋地放心离去。

    在周围人羡慕的目光中,刘小波和刘大明揣着钱美滋滋地离去了。

    由于父子俩早上急着卖党参,没来得及吃早饭,肚子开始唱空城计。

    走到一家牛肉面馆前,刘小波停了下来。

    “老爸,咱们去吃牛肉面吧!”

    刘大明拮据惯了,有点不想去。但想想刚卖了4200块钱,心道小波这段时间种党参幸苦了,吃碗牛肉面又咋地?

    “好。”刘大明爽快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