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学习培育技术
    很快村头的土路上开来一辆小货车,村里很少来小货车的,村里人不知道小货车来干什么的,都好奇地观望。

    小货车径直开到了刘小波家的门前。刘小波和刘大明早就等在门前了,见大银牙从小货车上下来,连忙迎了上去。

    “大银牙老板,让你亲自来,真是太麻烦了。”刘大明十分客气地说道。

    大银牙满脸堆笑,说道:“不麻烦,谁叫你家党参品质好呢?下次还有,我仍然亲自来。呵呵,党参在哪里?”大银牙迫不及待想看党参了。

    刘小波忙领着大银牙到6大筐前,大银牙只是看了一眼,立马把眼睛瞪得铜铃大了。

    今天的党参明显比上次的个头大上不少,而且更匀称光滑,品质更高。大银牙收了那么多党参,还没有见过这么好品质的。不说在镇里,整个县城里,刘小波家的党参也是屈指可数的。

    大银牙吞了口唾沫,然后讶异地问刘小波:“小波,这么好的党参是怎么种出来的?”

    刘小波笑道:“大银牙老板,这是秘密,真不能说。”

    “哦,对,你看我这记性,怎么又问起来了。对不起,我不问,再也不问。”大银牙只是好奇而已,别人种,自己负责收,管那么多干嘛?

    “小波,6筐党参我全要了。这次品质比头次还高,我给你25元每斤的价格,你看怎么样?”

    刘大明和张晓碧立马惊大嘴巴,刘小波也愣了下,头次20每斤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没想到今儿大银牙再次提价。

    刘小波有点不好意思,“大银牙老板,还是20元每斤吧!”

    大银牙摇了摇头,说道:“不,你的党参值这个价。另外,我也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大银牙老板,别这么客气,有什么要求你说就是。”刘小波见大银牙这么耿直,自己不耿直太不对了。

    大银牙拍了拍刘小波的肩膀,显得十分亲近地说道:“以后还有党参,一定不要忘记老哥哥。”

    刘小波还以为是什么要求,从现在看,大银牙是他的财神爷,他能忘了大银牙吗?

    刘小波立即点头,表示同意。

    大银牙高兴不得了,叫同来的司机从货车上拿出大秤,把6筐党参全称了。乖乖不得了,加起来一共有500斤,按照25元每斤的价格,一共就是12500。

    刘大明和张晓碧激动得双手发抖,刘小波张了张嘴,没想到可以卖这么多钱。

    大银牙十分耿直,1万多块钱现金肯定是有的,马上从手提包里取出大叠钞票,一分不少地数了12500,交给了刘小波。

    刘小波拿着厚厚一叠钱,心里甭提有多高兴,赚钱的感觉真好啊!

    大银牙叫司机把党参搬到货车上面,然后转头说道:“小波,我能不能参观下你的党参地?”

    刘小波笑着说道:“没问题。”

    于是,刘小波带着大银牙一齐爬山前往党参地。

    到了党参地,大银牙见2亩多面积,除了刚刚采挖了半块地,另外半块地的幼苗茁壮长了起来,看那势头,特别带劲。

    不过大银牙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小波,党参地的面积太小了,你要扩大规模才行啊!”

    刘小波何尝不想扩大规模,只是现在条件不成熟,笑着说道:“不瞒大银牙老板,首先我现在资金不太宽裕,不能大量种植。其次,就是幼苗的问题。我联系的那家幼苗基地只在一定时间供货,我不能随时买到育苗。”

    大银牙说道:“资金可以积累,幼苗完全可以用种子自己培育。”

    刘小波十分苦恼地说道:“可是我现在不懂培育技术。”

    大银牙点点头说:“这的确是个问题。”忽然,大银牙眼睛一亮,说道:“小波,我知道这周星期五县里有一个农业科技培训会,其中就有讲解药材幼苗培育方法的,要不你去学习下?”

    “可是我什么人都不认识,没有门票,没有资格啊?”刘小波自然想去,这可是个机会。要发展,就必须学习才行。

    大银牙拍了拍胸脯说道:“小波,你不用担心。培训会的主办方之一是我表妹的药材公司,我打个招呼,你尽管去就是了。”

    “太感谢大银牙老板了。”刘小波心里欢喜,感激说道。

    “有什么好感谢的,咱们是什么关系?可是比亲人还亲啊!”大银牙不忘攀近乎。

    大银牙做事效率挺高的,立马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小洁啊,我有个特别要好的小兄弟,想参加你们举办的农业科技培训会,行不行?好勒,周五我叫他来。”

    电话打完了,大银牙扬了扬手机,得意说道:“小波,已经搞定,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周五就去学习。一定要学到真技术、真本领,老哥还期望你种的党参哦!”

    “放心,我一定认真学。”

    大银牙载着党参高兴地离开了。

    一下赚了1万多块,村里人挖一年草药也差不多赚这么多钱。一家三口甭提多么高兴了。中午,张晓碧刻意炒了几个菜小小庆祝了一番。

    饭桌上,刘大明问刘小波:“小波,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刘小波说道:“老爸,周五我到县城去学习育苗培育技术,我想再投入1万块进去,扩大种植规模,赚更多的钱。”

    刘大明竖起大拇指,打着酒嗝说道:“我就说我刘大明的种不是孬种,小波,以后村里谁有人敢叫你霉头,老子就跟他拼命!”

    张晓碧埋怨道:“老不正经地,说什么呢,也不害臊。”

    刘小波不觉得有什么,觉得老爸第一次说话这么硬气,听着挺有趣的,忍不住笑出来。

    张晓碧咳了咳,说道:“小波,你不要像你老爸,有点成绩了就把尾巴翘到天上了。不论什么样子,我们都要踏踏实实做人。”

    从小老妈对自己言传身教最多,刘小波也最听老妈的话,使劲点了点头。

    很快到了星期五了。天才蒙蒙亮,刘小波走路到镇上,在镇上搭客车前往县城。

    南城是所在县城的名称,县城不大,却很精致,很热闹。刘小波下车后,按大银牙发来的地址找去。

    培训会在政府中心三楼会议室举行,刘小波对南城颇为熟悉,毕竟读高中在县城读的,直接走路过去。

    正在街边走着,忽然听到“刺拉”一声急刹,刘小波看见街上一辆白色小轿车把一个行人撞倒在地上了。

    周围的人都喜欢看热闹,很快围了上去。刘小波也挤进去,见地上倒着一个60来岁的老头子,老头子的大腿处裤子烂了,被剐蹭了一块皮,鲜血流出来。

    这时,从白色小轿车下来一个女的,大约20多岁,瓜子脸,大眼睛,五官十分精致。穿着白色衬衣,里面若隐若现黑色内衣,包臀短裙,光滑的美腿白皙修长,脚下穿着粉色闪钻高跟鞋,看起来很有气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