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解围
    女的是标准大长腿,很有美感,刘小波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见老头子倒在地上,腿上流着血,嘴里不停地“哼哼哎哟”,女的有点懵了。开了这么久车,还是第一次撞了人,女的不知道怎么办。

    半晌,女的才回过神来,问道:“大爷……你要不要紧?”

    那个老头见着女的,忽然把女的美腿抱住,“哎哟”大声叫着:“肯定要紧啊……你没看见腿流了那么多血……你不能跑,你要负责……”

    被一个老头子抱住腿,女的吓得,“大爷,有话好好说,我没说不负责啊!如果不负责,我早跑了。大爷,你先把我的腿放开,我马上打120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女的心里挺寒碜的,带着求情的口气。大爷根本不理,反而抱得更紧了,“不行,我一松开,万一你跑了怎么办?现在的年轻人,看起来穿得体体面面的,其实一点不靠谱。”

    看热闹的人多半对女的指指点点。也是,谁叫女的有错在先,开车撞了人呢?

    女的被老头抱着腿,心里本来慌乱,这时候瞧大家都说她,一急眼眶有点发红了。

    “大爷,我还有急事,你不要抱着我的腿,让我打120……”女的急得说话声音有点发颤。

    “哼,还说不会跑,有急事?你骗谁啊!”老头子搂得更紧。

    女的双眸一眨,两颗泪珠落下来。

    就在这时,人群被拨开,一个穿着土里土气的小伙子走了上来。一边蹲一边用手掌按在老头子腿上的伤口。小伙子手上的动作很隐秘,看起来像是无意的。

    “大爷,你这么大年纪了,死死抱着人家一个大姑娘的腿有点不好吧!”

    老头子一愣,说道:“有、有什么不好?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防止她跑。她开车子不长眼睛,把我的腿血撞出来了……”

    老头子说了一半,说不下去了。他说话的时候,眼珠子一直在转,忽然看到腿上流血的地方血迹没有了,伤口也好了,皮肤处完好如初,好像根本没有受伤似的。

    老头子以为老眼昏花,连忙眨了眨眼,咦,怪事,腿上真没事啊!这是怎么回事?

    小伙子自然是刘小波,他刚才蹲的时候,凝聚丹田灵力沁出一滴灵蛇雨露按在了伤口。

    随着这段时间练导气法决,沁出的灵蛇雨露有蚕豆大小,灵效比先前更好了。所以,按到伤口,伤口迅速愈合。

    刘小波笑着说:“大爷,你瞧,你腿上根本没有事。”

    女的一愣,望去,咦,老头子腿上真没有事了,女的也纳闷了。

    老头子如在梦里,把女的腿放开,站起来走了两步真没事了。

    “怎么回事……明明刚才流血了……”

    女的挺聪明的,见这种情况,忙从皮夹里拿出500元钱按在老头子的手里,说道:“大爷,你也没多大事情,这点钱算是补偿,我还有急事,先离开了。”

    老头子见到500元钱,眼睛亮了,见自己确实没什么事,愣着点了点头。

    女的感激地看了刘小波一眼,问道:“多谢小哥帮忙,我现在有急事要走,你给我留个电话,后面我请你吃饭。”

    刘小波笑了笑,说道:“我也没帮什么忙,用不着客气,你有急事就去忙吧!”

    女的见刘小波不说电话号码,没办法,只好上了小车,开着小车离开了。

    老头子还攥着钱愣在那里,想不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周围看热闹的人无趣,相继离去了。

    刘小波连忙朝政府中心赶。到了政府中心,已经9点10分了。刘小波上了三楼,所有人都进去了,会议已经开始。

    刘小波被保安拦住,保安问刘小波从哪里来,有没介绍函。刘小波摇了摇头。保安眼珠上翻,说道:“什么也没有,是不能进去培训的。”

    刘小波说道:“我是别人介绍来的。”

    “是谁介绍你来的?”保安追问。

    “好像一个叫什么洁的,是个女的。”刘小波按照大银牙的话如实说道。

    “什么洁?你是说许洁?”保安微微有点吃惊。

    “可能是吧!”刘小波也拿不准。

    保安立马撇着嘴,眼珠滴流在刘小波身上打量,讥讽说道:“小伙子,看你穿的土里土气,应该是从农村来的吧?”

    “是啊,是从农村来的,怎么了?”

    “说大话也不打草稿,你知道许洁是什么人吗?她可是顶顶有名的天成药业公司的老总,高高在天上,会认识你这样的土?”

    保安说话难听,刘小波心里生气,但不好发作,毕竟自己是来取经学艺的。刘小波忍了,说道:“你给许洁打个电话,一问不就知道了。”

    保安一听可气了,叫嚣道:“你以为你谁啊,你叫我打电话我就打?再说许总的电话是别人随随便便能打的吗?”

    刘小波一时间没辙了,突然想起大银牙,连忙掏出直板老人手机给大银牙打电话过去。

    “大银牙老板,我是刘小波……我被拦在会议室外面了……嗯,好,我等你给她打电话……”

    刘小波挂了电话,把手机揣回裤兜。保安见刘小波还用的是声音比牛声大的老人手机,又撇了撇嘴。都什么年头了,还用那么老式手机,真寒碜!

    虽然见刘小波打了电话,保安仍然不信刘小波认识许洁,所以他依然不让刘小波进去。

    就在这时,保安腰间的对讲机响了。保安漫不经心地“喂”了一声,那边立时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喂,你小子什么工作态度,无精打采的。”

    保安吓了大跳,这是保卫室科长的声音啊!保安立时立正,站得端端的,精神抖擞说道:“科长,有什么指示?”

    “是不是有个叫刘小波的小伙子被你拦在外面了?那是许总的亲戚,马上让他进来!”科长的声音很粗,愤怒不满在里面。

    保安立马懵了,“许总亲戚?有没搞错?许总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亲戚?”

    “你耳朵聋了吗?连许总的亲戚都敢拦,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保安吓得发颤,“别、别,我错了……我马上放进来不行么……”

    保安立马没脾气了,刚的才傲慢不见了,赔着笑低声下气,“小兄弟,刚才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别见怪。培训会已经开始了,你快进去吧!”保安特意做了个请的姿势。

    见保安额头冷汗直滚,刘小波可解气了,“哼”了一声进会议室去了。

    不知道是大银牙说的,还是那个许总自个儿说的,居然说自己是许总的亲戚,把保安吓得半死。刘小波想着就觉得挺有趣。

    会议室很大,里面坐了不少人。刘小波找了个位置坐下,抬头看台,顿时一愣,台上有一个面孔挺面熟,瓜子脸,大眼睛,不是刚才撞了老头子的女的是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