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买裙子
    刘小波刘小雯的秀发,笑着说道:“哥哥种党参,每天挑水,力气变大了。”

    刘小雯将信将疑。

    饭吃完了,刘小波把妹妹三个送回了学校,嘱咐妹妹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为爸妈争光,为九角村争光。

    最后,刘小波掏出500块钱塞给妹妹,让她自己去买点好吃的。

    刘小雯什么时候一次性拿过这么多钱啊,以前每个月只有200元生活费,没想到哥哥这次一给就是500元。

    而且刘小波告诉她,这是零花钱,不要告诉爸妈,买有营养的补充身体,别乱花在其它上面。刘小雯使劲点头,心里美滋滋。

    从南城一中出来,刘小波朝车站走。走在半路,见一家女装店,上面写着牌子“戈诗缇”三字。再看玻璃橱窗里一个女模特,身上穿了一件深蓝色网状拼接的连衣裙,很有气质,很好看。

    刘小波心里一动,“这件裙子真好看,穿在谢美玉的身上,一定会衬托得谢美玉更加漂亮。”

    脑海里闪现头次谢美玉穿着男朋友送的裙子高兴的样子,刘小波心里“哼”了一声,走进店里。

    接待刘小波的是个30多岁的女服务员。“戈诗缇”是女装中的大品牌,随便一件夏天的衣服就上千。

    女服务员在店里做了10个年头了,察言观色、以貌取人的技术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她瞧见刘小波穿得土里土气进来,就知道刘小波不是真买衣服的主。

    所以她对刘小波按理不理。当刘小波问及模特身上穿的那件深蓝连衣裙时,女服务员更是不屑,撇着嘴说道:“小伙子,那件连衣裙可不便宜,价值2000,你买得起吗?”

    刘小波说:“你先拿下来我看看。”

    连衣裙是穿在模特身上的,拿下来可费力了,女服务员料定刘小波买不起,懒得拿,就说道:“小伙子,你先说你买不买?要买我才拿。看你土里土气的,拿下来摸脏了,又不买,我卖谁啊?”

    女服务员的话里明显有瞧不起刘小波的意思,刘小波听了气一打而出,这不是狗眼看人低吗?

    什么叫摸脏了?这是严重的歧视,哪有这样开店做生意的。刘小波怒了,一坐了下来,冲女服务员说道:“把你们经理叫来!”

    女服务员不明白:“你买裙子,关我们经理什么事情?”

    刘小波气愤愤说道:“顾客就是上帝的道理你不懂吗?我要投诉,你们这么大店歧视顾客,根本没有顾客至上的理念。”

    女服务员一下愣了,她如何也没有料到对方会来这么一手。她们的店是国际品牌女装店,平日经理对她们教导严格,反复讲把顾客放在首位的道理。如果经理知道了她今天的表现,她绝对要受到处罚,说不定工作丢掉都有可能。

    女服务员吓得,连忙堆着笑说道:“小兄弟,也没多大事情,你要看那裙子,大姐给你取下来看不就行了嘛!”

    没想到刘小波手一挥,说道:“晚了,唔,谁大姐啊,像你这样的人有资格当我大姐?废话少说,把经理叫过来。”

    女服务员尴尬了,急得不知道怎么办。不停说好话,刘小波就是不听。

    这时,在后面仓库突然过来一个小妹,年纪20岁左右,长得小乖的模样,同样是穿着工作服,也是店里的服务员,看年龄小,应该刚来店里工作没多久。

    小妹见到这边的情况,十分惊讶地走了过来。

    她见着刘小波,并没有因为刘小波穿的土里土气瞧不起刘小波,而是很有礼貌地说道:“哥,有什么事情好商量嘛,如果叫经理过来,大姐的工作说不定就没了。求求你行行好,不要叫经理过来。”

    小妹言真意切地求着刘小波,刘小波没想要把女服务员的工作弄掉,只是想给她点教训。见小妹妹这样说,才“哼”了一声,不再找经理。

    好不容易平息了纠纷,女服务员不敢招惹刘小波站到一边去了。小妹手叠合着抱在腹间,轻轻施礼,很有礼貌问道:“哥是不是要看模特身上穿的连衣裙?”

    刘小波点了点头。

    “您稍等,我马上给你取下来。”小妹说着,不怕麻烦,先费力把模特放下来,然后把连衣裙取下来,很恭敬地交给刘小波。

    刘小波接过来,感觉入手丝滑,很舒服,应该质地不错。心里想着谢美玉的身材和模特身材差不多,就说道:“好,这件裙子我买了。”

    这话一出,那边的女服务员立马懵住了,虽然刘小波执意要看裙子,但至始至终她不相信刘小波真能买下裙子。

    小妹也以为刘小波拿下裙子只是看看,没想到会真买,高兴极了,连忙“哎”了一声,去包裙子。

    一件2000块的裙子可有不少提成呢!看着小妹喜滋滋的样子,女服务员肠子都悔青了。明明是自己接的生意,没想到……哎,后悔死了!

    刘小波直接从衣兜里掏出2000块钱现金付了钱,然后在小妹弯腰恭送下提着袋子离开了。

    头次卖党参赚了1万多块,一下就花了2000块,要说不心疼是假的。但刘小波想着以后能抱得美人归,咬咬牙忍了。

    心里想着谢美玉见到裙子的高兴情形,不知不觉走到了车站。刘小波给卖抽水机的老板打了电话,老板热情,不一会儿就把抽水机驮到车站来,搬到车上。

    刘小波给老板说了声“谢谢”,坐车回镇里去了。

    到了镇上,刘小波把抽水机从客车上搬下来。正想着抽水机这么重,怎么弄回村子去。一眼瞧见杨骑着摩托车从道路那边过来。刘小波连忙招手:“嫂子、嫂子!”

    杨瞧见是刘小波,眼眸一亮,连忙骑着摩托车过来,讶异地问道:“小波,你在这里干什么?”

    刘小波指着地上的抽水机,笑着说道:“嫂子,我从县城回来,买了台电动抽水机,这不,刚刚下车,正犯难想着怎么弄回村子去。”

    “电动抽水机?”杨的目光被抽水机吸引住了。今年大旱,自家田里的水稻没能幸免。

    山村气候晚些,按预期10月份要收获稻谷了,现在9月份正是稻谷打花结籽的关键期,偏偏大旱没水,如果再这样下去,估计今年没收成了。

    大伙都知道镇上卖的有电动抽水机,偏偏镇上没几款不说,价格还贵得不得了。村民一年种庄稼采草药赚不了几个钱,谁舍得花千儿八百买抽水机啊!

    有了抽水机,稻谷就有救了。杨羡慕说道:“小波,抽水机能给嫂子家用不,我按每小时给你钱。”

    刘小波拍了拍胸脯,说道:“嫂子,看你说的什么话,拿去用就是了,我会收你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