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嫂子的面好吃
    杨心里可高兴了,打量抽水机,虽然个头大,不过捆在摩托车后座上载回村里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小波,嫂子帮你载回去吧!”

    “行不行?”

    “捆牢了应该没问题。”杨有信心地说道。

    “嗯,好。”

    因为经常驮草药,摩托车后座上有橡皮带子。刘小波和杨把抽水机抬到后座上,用橡皮带子捆牢。

    这么重的东西,又是**的一坨铁,捆起来挺费力的。捆好后,刘小波和杨额头都流出汗。

    两人坐下来歇息,刘小波问道:“嫂子,太阳快下山了,你来镇上干嘛?”

    杨说道:“我来买稻田杀虫药的,咱家稻田不仅干旱,还生了虫子。”

    刘小波点了点头,这时,听到“咕咕”一阵响,刘小波看向杨的肚子。杨不好意思笑笑,说道:“中午吃了点稀饭,现在肚子饿了。”

    刘小波想着杨省吃俭用舍不得吃,心里发酸,站起来说道:“嫂子,走,我请你到街东头吃牛肉面。”

    街东头的牛肉面是全镇出名了的,面是拉面,很有嚼劲。关键是牛肉多,全是大坨。不像城里的小气,镇里人实在,不欺客。

    牛肉面好吃,大家都知道。可是像杨这样省吃俭用的人,一年到头也没有几次去吃牛肉面的。每次到了镇里,卖完草药就匆匆回去了。

    杨想去吃,但是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大刘小波一辈呢,要请客也该长辈请,偏偏自己确实捉襟见肘。

    “小波……算了吧,牛肉面挺贵的,6元一碗呢!要不回村去,嫂子家还有面,给你煮面吃。”

    刘小波不禁意问道:“嫂子的面有牛肉面好吃吗?”

    杨想也没想:“嫂子的面可好吃了。”

    话一说完,杨觉得有点不对。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有歧义啊!杨的脸立马红了。

    刘小波没察觉有什么问题,忽然一把拽着杨的柔软手腕,说道:“等回去,肚子都饿瘪了。先吃了牛肉面再说。”

    杨没想到刘小波会忽然抓住她的手,她心里一乱,身子。哪里还能反驳,点头答应了。

    街东头没有几步路,刘小波和杨一起推着摩托车过去。

    把摩托车停在面馆外面,刘小波和杨进去,点了两大碗牛肉面。

    佐料齐全,牛肉多,嚼着有劲,肉香十足,面条有韧劲,吃着爽口,比杨自家做的面条好吃几倍。

    杨吃在嘴里,香在心里。还记得那年,老公在世,没结婚,还和她谈恋爱,请她吃了牛肉面。这些年一直没再有过。

    那是男人第一次请她吃牛肉面,今天是第二次。久违的幸福满足感回来,杨心里暖暖的。

    吃上几口,不忘偷瞟几眼刘小波。越看越喜欢,杨心里突突直跳。

    两大碗牛肉面很快吃完,刘小波结了账,和杨一起出来。

    “嫂子,先麻烦你把抽水机驮回去。我步行跟上。”

    杨点了点头,“小波,没问题。”

    “嫂子小心!”

    杨骑着摩托车载着抽水机出镇子去了,刘小波在后面步行跟上。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杨把抽水机驮到了刘小波家门口,帮着刘大明把抽水机抬下来。刘大明给杨倒了杯白开水,杨坐着喝着。

    看见刘小波回来,刘大明和张晓碧颇高兴。杨松了一口气,说道:“大明哥、晓碧姐,小波回来了,我就放心了,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

    刘大明和张晓碧挽留杨吃了夜饭再走,杨笑着说已经吃过了,骑着摩托要走。

    刘小波说道:“嫂子,天已经全黑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去吧!”

    杨本来想推辞,忽的看到刘小波眼里殷切的目光,不知怎地,她轻“嗯”了一声。

    刘小波坐在后面,这次学了乖,双臂环绕,紧紧抱在杨的腰间。

    杨骑着摩托,一起一伏颠簸在土泥巴路上。几次颠簸,使得刘小波抱得更紧了。入手柔软,像是扎进温柔窝。刘小波心里有些醉。

    而杨心里,刘小波从后面抱住她,紧紧贴着她的身体,她能感受到刘小波成熟男人的气息,能感受到刘小波狂热的心跳。

    杨面红耳赤,一颗心儿乱跳不停。

    乡间田野,蛙声轻鸣,夜风习习,好有情调。两个人各怀心思,也不知道怎么到了家。

    刘小波从摩托车上下来,对刚才的胡思乱想有点不好意思,对杨说道:“嫂子……那个,我先回了……”

    不料杨轻唤道:“小波……”

    刘小波一愣,嗫喏道:“什么……事……”

    杨脸蛋红成了熟透的苹果,说道:“肚子饿没?要不,嫂子让你吃面?”

    “吃面?”刘小波抬起头,第一眼就瞅到杨胸前那对36d丰盈。因为杨心里“砰砰”在跳,丰盈处一起一伏,更显诱人。刘小波瞧得热血上涌。

    “哦,嫂子……肚子还没饿呢,我先回去了……”刘小波不敢再看,担心再看出事情,连忙转过身。

    杨心里失落,忽地瞅见刘小波手里提着个塑料口袋,看样子里面像是装着衣服,好奇问道:“小波,你手里提着什么?”

    “裙子。”刘小波想也没想老实答道。

    “你是男人,干嘛买裙子?”杨心里更好奇了。

    “送给谢……”刘小波立马打住了,差点说漏嘴,刘小波心里慌乱,“嫂子,你早点歇息,我先回去了……”

    刘小波说着几步走到了夜色中。

    刘小波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杨还是猜了出来。她特地留意过刘小波,刘小波经常在村卫生所转呢!杨心里不禁失落,还生起酸意。

    看着茫茫夜色,好久,杨才回房中去了。

    走在田间路上,刘小波使劲摔了摔脑袋,才把脑海里的36d摔掉。男人都好这个,怪不得自己啊!

    刘小波稳了稳情绪,朝村卫生所走去。

    谢美玉还没有睡觉,因为灯还亮着,刘小波提着裙子,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谁啊?”谢美玉的声音明显有点吃惊。这么晚了,门被敲响,一个女孩子毕竟害怕。

    刘小波连忙说道:“是我,刘小波。”

    “刘小波,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刘小波已经不下一次晚上敲自己的门了,谢美玉语气中显得有点不高兴。不过,谢美玉还是把门打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