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灌溉
    刚才和老爸一起挖都觉得没什么,现在跟杨一起挖怎么感觉那么不顺手啊!

    刘小波说道:“下面空间太小,嫂子,要不你上去提土吧!”

    杨面红刺耳的,答道:“好吧!”

    杨朝坑外爬,谁知道下来容易上去难,坑壁太滑,杨爬了两次都滑下来。没办法,刘小波只有抱着杨的腰身,把杨托了上去。

    正所谓男人的头女人的腰,不能乱摸的。一摸说不定就摸得人家心里泛起涟漪。杨的脸更红了,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刘小波没觉得有什么,继续挖,挖了的土装在篓子里,然后提起来,杨在上面接住,把土倒在外面。

    不一会儿,杨大明用背篓背着抽水机来了。这时,到田里干活的村民多起来,大伙儿见到抽水机,眼睛全亮了,都围了过来。

    大家的眼睛里全是羡慕之意。

    “大明,在哪里买的?花了不少钱吧?”村民们羡慕问道。

    刘大明从没感觉脸上这么有光过,笑呵呵说道:“是小波到县城买的,也不贵,千儿八百。”

    刘大明故意把价格说成镇里的价格,更让村民们羡慕不已。

    “你家小波真能干,听说种了2亩党参卖了不少钱。”

    “是啊,村长说党参种三年才收获,你家种了半年多就收获。看来小波头脑精,学习了新知识,懂技术啊!”

    “……”

    村民们都夸起刘小波来。

    夸自己儿子,比夸自己还高兴。刘大明脸上阳光灿烂,别提多得意了。

    比刘大明大两岁的刘大刚忽然说道:“大明,等你家稻田抽上了水,把抽水机借俺家用用,按小时给你算钱?”

    张大婶说道:“也借我家用用?”李妹子:“还有我家。”“……”一时间,大伙儿都求刘大明。

    这么多人,就算轮流着用,也要花很长的时间啊!刘大明一下犯难了。

    这时,听到刘小波大声说道:“大家不要着急,我保证让村里人每户的稻田都能抽上水。”

    大家朝刘小波望去,见刘小波一身泥从水渠下面爬上来。虽然刘小波全身脏兮兮的,但是大家都敬佩他,给刘小波让出一个位置。

    刘小波看了看村民,然后说道:“我是这样想的。已经挖通的水渠连着村头小溪,可以引水到目前这个位置。我在这个位置挖蓄水坑,把水蓄起来,然后再用抽水机抽水到稻田。”

    刘大刚问道:“蓄水到这里,抽水机水管长度有限,也不能抽到每家稻田里去啊?”

    刘小波笑道:“关键点来了。只需要村里每户都同意,我就有办法。”

    “什么办法?”

    刘小波望了一眼村里的稻田,说道:“200米的距离就是村长家的稻田。村里的稻田都是一块连一块的,地势由低到高,像是梯田。而村长家的稻田位置最高。只要把水抽到村长家的稻田,然后打开村长家稻田的缺口,水就会流到其他稻田。

    按照同样的方法,打开上面所有稻田的缺口,水就能淌到下面每家稻田去。”

    刘小波一番话,说得大家都惊喜莫名。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刘大明一拍脑门:“还是小波脑瓜子灵活,刚才我怎么没想到。”

    大家一致表示赞同。现在最关键的是先要叫村长打开自家稻田的缺口。

    不知道是谁眼尖,叫道:“大伙儿看,那不是村长来了吗?”

    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见村长刘先烈挑着水桶走了过来,估计也是去给稻田挑水的。

    刘大刚第一个跑过去,把村长拉了过来,说了刘小波说的办法。

    村长刘先烈看见地上放着的抽水机,心知刘大刚说得没有假。他在羡慕刘大明的同时,也在心里琢磨:水第一个抽到自家田里,是好事情啊!刘先烈点头同意了。

    于是,刘小波分配工作。由于水渠有的地方太窄,或者塌落有泥土下来挡住了,让有力气的壮男去疏通水渠。又叫了几个男的一起挖深坑。其余的人嘛,都到各家稻田边挖缺口。

    人手多了,挖起来也快了。晌午11点的时候,深坑达到直径5米,深度6米的规模。与此同时,水渠被全面疏通。村头小溪的水被引过来,顺着水渠汇聚到了深坑。

    刘小波和刘大明布好水管,架起抽水机开始抽水。随着抽水机“哒哒哒”的响声,水管鼓胀起来,深坑的水抽到了村长家的田里。

    村里人瞧见全欢呼了起来!

    刘小波欣慰地笑了。杨站在离刘小波不远的位置,望着刘小波,忽然觉得刘小波竟从来没有那么帅气过。杨的小心儿又“砰砰”跳起来,眼眶中有些迷离。

    1个小时,水先灌满了村长家的稻田,然后朝其他家稻田流去。下午3点钟,已经灌溉了村里一半的稻田。下午6点钟,水终于流到了刘小波家的稻田。

    因为刘小波家的稻田在靠近村子里面倒竖第二的位置,所以水流淌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干旱了那么久,也不急在几个小时的时间。刘大明和张晓碧看着清水大汩淌入,高兴得合不拢嘴。

    刘小波家的稻田是倒竖第二的位置,那倒竖第一又是谁呢?自然是一直瞧不起刘小波,早上还讥笑刘小波的刘子学了。

    刘子学早上和老婆从村头挑水过来灌溉自家稻田,一上午的时间挑了10来担水,累得要散架不说,对稻田的需求也是杯水车薪。

    刘子学没想到刘小波会来这么一手,直接看傻眼了。这一天是他最难过的时候,因为看到水流到每家人稻田里去,就是没流到自家稻田来。

    他后悔死了,后悔不该嘲笑刘小波。加上老婆在一旁埋怨他,他羞愧得。黄昏的时候,水灌满了刘小波家的稻田。见刘小波并没有打开自家田的缺口,刘子学坐不住了。

    刘子学心里像是吃了一把绿苍蝇,滋味可难受了。可是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去找刘小波。

    “小波……那个……你能不能打开你家稻田的缺口……”刘子学没有底气,结结巴巴地说道。

    村民们坐在田埂上围着刘小波吹牛聊天,一旁抽水机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不知道刘小波是真没听见,还是装作没听见,刘小波打着“哈哈”和大伙儿聊天,不理刘子学。

    刘子学甭提多难堪了,但没办法啊,每家稻田都有水,自己稻田没水,稻子会旱死的。刘子学硬着头皮又叫:

    “小波、小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