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育苗地出事了
    刘小波终于听见了,回过头,好奇地问道:“子学哥,怎么了,有事吗?”

    刘子学讪讪笑着,“小波……那个……你能不能挖开你家稻田的缺口?”

    刘小波一拍脑门说道:“啊,子学哥,你看我这记性,我忘了这茬儿了。”

    不知道是真忘还是假忘,但刘小波表态说马上去挖开稻田缺口。

    刘小波说话算话,抗着锄头朝自家稻田去了。到了稻田前,瞧见稻田里的水已经要满了。刘小波挥起锄头挖出一个缺口。水流“哗啦啦”淌进了下方刘子学家的稻田。

    刘子学两口子瞧见,欣喜不已。刘子学想着以前对刘小波的讥讽,怪难为情的,嗫喏着说道:“小波……以前……对不起……”

    刘小波坦然一笑,说道:“没事,子学哥,咱们是一个村的人,好乡邻嘛!”

    刘小波虚怀若谷的心境让刘子学感激佩服不已,他神色有点激动,说道:“小波,谢谢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支我一声,我一定第一个到。”

    “行,谢谢子学哥。”

    抽水机工作了一整天,村里每家每户的稻田都有水了。如果不是刘小波,不是刘小波买的电动抽水机,估计今年稻谷真没收成了。

    大家伙感激刘小波,合计给刘小波拿点报酬。毕竟使用机器,机器会消磨,算是给点机器消磨费。

    刘大刚收了大伙儿的钱,凑着一块给刘小波。但刘小波怎么也不要,说是乡里乡亲的,不要这么见外。刘大刚没办法,只有把钱退还给了大伙儿。

    刘大刚向大伙儿转达了刘小波说的话,大伙儿心里感动,更加敬佩刘小波了。

    稻田的问题解决了,但是接下来却出现了一个头痛的问题,应该说是对刘小波一次很大的打击。

    那就是党参幼苗的培育。

    过了几天,刘小波到山腰地查看幼苗培育情况。掀开皮革,发现并没有幼苗破土。

    刘小波纳闷了,从种下幼苗算起,有一周的时间了。为什么幼苗没有动静。党参幼苗顶土能力弱,本来没播多深。加上刘小波培育的幼苗不一样啊,因为浇灌了灵蛇雨露的,按理说会很快破土的。

    刘小波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用铲子刨了点土起来,发现土里面的党参种子几乎干枯死掉了。

    刘小波心里“咯噔”一声,连忙再刨了不少种子起来看,发现刨起来的种子几乎都枯死了。

    刘小波一屁股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

    第一次培育幼苗,没想到以失败告终了。刘小波有些心灰意冷。丧气了好一阵,刘小波才重新振作起来。

    好在刘小波从小身子骨里有一股倔性,能化悲痛为力量,有困难不会退缩,反而会迎难而上。

    俗话说,失败不是成功的妈妈么?刘小波拿出直板老人手机给许洁打了个电话。许洁头次给自己名片的时候,刘小波特意把手机号码存到了手机里。

    “喂,是许总……哦不,许洁吗?”

    许洁银铃般的声音在电话那边说道:“是刘小波啊,这么快你就给我打电话了,又有一批党参成熟了吗?”

    刘小波有点尴尬,忙说道:“不是,我培育的幼苗出问题,种子埋在土里全枯死了……”

    许洁明显有点吃惊,问道:“怎么会枯死?你没按专家讲的方法做吗?”

    “我是严格按照专家在培训会上说的,所以现在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才打电话向你求助。你这么大的老总,认识不少的专家,能不能叫个专家帮我分析一下?”

    许洁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道:“好,我帮你联系一名专家,到村子里来瞧瞧。”

    “好,谢谢您!”刘小波高兴地说道。

    许洁的办事效率挺高的,就在下午,一辆白色奔驰轿车从村头的土泥巴路颠簸过来。

    可怜豪华轿跑在城市里驰骋风云,到了土泥巴路变成了乌龟。

    终于到了刘小波家前,奔驰轿车停了下来。先是一个秃顶的男的,近似爬下来的,在草边一阵呕吐。

    紧接着,驾驶门打开,一双大长腿先下来,紧接着钻出一名十分有气质的美女出来。

    村里人不少在附近干活的,开先瞧着一辆奔驰车开进村子,纳闷不已。要知道,这样好的车子进村,是破天荒第一次啊!

    紧接着看到奔驰车行驶到刘小波家的门前,大伙儿更加疑惑了。然后看着一个绝佳气质的美女朝刘小波家走去,立马炸开锅了。

    刘小波没想到许洁会亲自开车来,连忙出来迎接。许洁腮帮鼓起,埋怨说道:“刘小波,你们村子偏僻不说,怎么全是土泥巴路啊,我的车子地盘被撞得‘当当’响,心疼死我了。”

    刘小波不好意思笑着挠头,“嘿嘿,咱村偏僻,条件差,村里修不起路。”

    许洁随口说道:“要想富先修路,不修路永远穷下去。小波,你好好发展,以后有钱了,出资给村里修条路。”

    刘小波说道:“我正有这个想法。”

    “有想法就好。”

    言归正传,那个秃顶男人被颠簸得肠胃翻腾,终于吐完了,走了过来。许洁介绍,秃顶男人是她认识的县里农技科的专家,姓罗,头次在培训会上讲话了的。

    刘小波仔细打量,面熟,还真是。连忙笑着上前握手,“罗专家,这次要麻烦你了。”

    罗专家把中午吃的全吐出,这会儿脸色恢复点。专家就是不一样,干实事,他问刘小波地在哪里,叫刘小波快带他去看。

    于是,刘小波带着许洁和罗专家朝山腰走去。刘小波健步如飞,罗专家虽然慢点但不吃力,估计经常下乡考察。许洁可就不行了,这样的山路哪里走过啊。山路狭窄陡峭不说,山下是“哗啦啦”的溪流,许洁心里发怵、脸色发白。

    “刘小波,你会不会怜香惜玉啊?山路这么难走,你一个人在前面跑,也不过来拉一下我?”

    刘小波一心顾着党参育苗,倒把许洁忘了。感觉不好意思,“哦”了一声,连忙跑回来。

    见许洁被困在光滑的草坡下面,刘小波连忙伸出手。许洁把手伸了过来。刘小波抓住许洁柔嫩的小手,感觉很舒服,心里一颤,有点发痴。

    这是第二次握住许洁的小手了,许洁属于大家闺秀的类型,小手保养得好,柔嫩好看,只要是个男的没有不想摸的。

    “咳咳,刘小波,你不是要拉我上去吗?愣着干什么啊?”

    刘小波才回过神来,脸上一阵发热,连忙把许洁拽了上去。

    刘小波不再一个人走在前面,陪在许洁的身边,难走的地方,就扶许洁一把或是拽许洁一下。摸摸许洁的小手,搀扶下柔软的臂弯,感觉很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