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偷药贼
    很快到了半山腰的育苗地,许洁累得不已,找了块石头坐下来。罗专家到了地里,神色严肃,把皮革掀开,刨了不少干枯的种子起来,又是打量种子,又是打量地里的土,还不忘抓了些土在鼻尖嗅了嗅。

    刘小波见罗专家专心的样子,不好打扰他,焦急地在一旁看着。

    罗专家忽然断定地说道:“党参种子生了病才枯死的。”

    刘小波懵了,“生病?”

    罗专家点了点头,说道:“是一种冷热病,在海拔较高,气候反常的高山上最容易出现。归根到底,是你没有照顾好。”

    刘小波听到这里,心里可委屈了,这段时间每天上来浇水不说,没少浇灌灵蛇雨露。刘小波把育苗地当宝贝媳妇儿在供养,罗专家居然说没照顾好它们。

    罗专家见刘小波委屈的样子,走过来,拍了拍刘小波的肩膀,笑着说道:“也不怪你,头次培训会上我也没讲海拔高的地方注意事项。”

    罗专家说着望了望山下,只见九角村在大山脚下显得十分渺小。

    “你们这个镇在全县北边最靠后位置,是全县海拔位置最高的地方。你们这个村又是镇里海拔较高处,早晚温差极大,党参种子很难适应。”

    刘小波似乎明白了点,听罗专家继续讲。

    “晚上温度骤降,土里潮湿,可以用皮革和牛粪搭在上面。但是白天日照距离短,温度高,再用皮革和牛粪搭着。土层温度升高,种子。早晚冷热交替,党参种子本来娇气,自然得病枯死了。”

    刘小波听到这里,完全明白了,十分感激罗专家,忙说谢谢。

    因为许洁公司里还有事,刘小波邀请她和罗专家吃顿农家饭,她也没吃,开着奔驰车一路颠簸着出村子去了。

    刘小波望着许洁的轿车开远,摸了摸臂膀上微微发疼的肉,心里一阵异样。这是下山搀扶许洁,许洁因为紧张,紧紧抓住他,把他抓疼了。

    许洁走的时候跟他说了一句话,说期望收购他种的党参,然后给了刘小波一个密封的袋子。刘小波打开一瞧,是最新的党参种子,满满一大袋,不少呢!

    刘小波高兴得差点蹦起来,同时对许洁感激得。美腿女老总,心地真是好啊!

    这一下,知道了原因,刘小波有信心了。花了两天时间重新翻地,重新播撒党参种子。然后,不怕麻烦,晚上用皮革和牛粪搭在地里,白天一早去掀开。

    同时,刘小波不忘隔一天沁出灵蛇雨露,融合在清水里,每天傍晚浇灌育苗地。

    在浇灌育苗地的同时,山上党参地后期种的一部分党参没有收获,刘小波不忘隔一天沁出灵蛇雨露。在灵蛇雨露的浇灌下,这部分党参长得特别好,估计再过半个月就可以收获了。

    时间流逝,刘小波却感觉度日如年。一天24个小时,有一半的时间刘小波都扎在育苗地和党参地里,甚至有的时候吃饭,也是张晓碧送上山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周时间过去了。育苗地终于长出了娇嫩的幼苗。开始几天,顶土出来的幼苗很少,后面几天,幼苗越来越多,嫩绿一片。刘小波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中午,刘小波喜滋滋跑回家,叫张晓碧炒了一大盘回锅肉,和刘大明喝了两杯酒,吃了两碗白米干饭,美美睡了一觉。

    想想这一周,焦虑成不像人过的日子!饭没吃好,觉没睡好。现在好了,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刘小波只觉得从来没睡这么香的。

    接下来,刘小波细心呵护党参幼苗,除草、挠土、喷灌,每天保证适当水量,有意向的保留壮苗。又是一周过去了,党参苗长高了个头,嫩绿的颜色变成了翠绿。

    同时,党参地里那部分党参长得越发茁壮茂盛,叶子上开花结籽。按照隔一天就浇灌灵蛇雨露的速度,再过一周,就可以收获了。

    党参即将收获,是最关键的时候。刘小波白天在地里查看的时候,发现有小动物的脚印,有的地方还有土被刨开的痕迹。

    早就听说有野生小动物偷吃党参的事情,刘小波以防万一,索性在党参地边搭了一个草棚,晚上反正没事,就守着党参地过夜。

    这,天上挂着毛绒绒的月亮,刘小波躺在草棚里正要睡着。忽然听着一阵“窸窣”声响,刘小波一惊从草棚里爬了起来,见党参地前一个黑影正鼓捣着什么。

    “的贼,终于抓到你了。”

    刘小波仔细瞧那个黑影挺大一团,猜想是一只不小的动物,抓起一旁的扁担,冲了上去。

    那个黑影挺敏捷,听见刘小波的步子,掉头就跑。居然不往山林里跑,朝下山的小路跑。

    刘小波哪里想那么多,不管三七二十一,几个箭步冲上去,挥起扁担,“啪”一下打在黑影的身上。

    黑影“哎哟”一声大叫,滚落到一旁的小水沟里。

    刘小波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动物会叫“哎哟”,连忙把手电筒打开,朝黑影射过去。见水沟里倒着一个人,双手反过来抱着“啊啊”叫,不是村长刘先烈是谁。

    刘小波头上冒出了冷汗,连忙下到水沟里,把村长扶了起来,好的是刚才扁担打在村长上的,幸亏没打在脑袋上。不好的是,村长滚落水沟,把脚崴了。

    “村长,怎么是你?这么晚了,你到咱家党参地干嘛?”刘小波疑惑地问道。

    村长龇牙咧嘴的,这时候顾不得脸上没光,惨叫着说:“我好奇你咋把党参种那么好,半夜摸上来不就想拔一株回去研究研究嘛……哎哟……”

    刘小波明白过来,说道:“村长,没啥研究的,一样的种法。”刘小波自然不会说出缘由。

    村长哪里会信,听刘小波的语气就知道在搪塞。只是现在他脚崴了,疼得很,无暇刨根问底。

    “村长,你脚崴得不轻,不能回去,我背你回去吧!”

    刘小波说着蹲,把村长背起来,打着手电筒,朝山下走去。

    黄昏时候,刘小波刚刚沁出灵蛇雨露浇灌党参地,此时丹田没有灵力,不能再沁出灵蛇雨露为村长治脚。只有背着村长回去想办法了。

    回到村长家,一进院子大门,就见一个丰腴女的,什么也没穿在院子的大木盆里洗澡。

    刘小波一眼盯到如山般两坨,吓得“妈呀”一声退出来。里面女的同样尖叫一声,忙不迭把裤衩衣服胡乱穿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