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村长家
    自己媳妇儿的被别人看见,村长又羞又气,在刘小波背上冲院子里叫道:“死婆娘,洗澡不知道到屋里去,非要到院子来。”

    丰腴女的正是村长老婆,名叫王菊芬,40几岁,因为家里日子好过点,吃得好,保养得好,像是30几岁的。

    女人的特点就是体形胖,胸前十分丰盈,估计村长喜欢这种的类型的。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王菊芬性子急,嗓门也大,在里面叫道:“死鬼,屋子里热,我在院子里洗澡咋地?带别人进院子,你不知道敲门啊!”

    村长无言以对,立马哑言了,估计平日在家挺怕老婆的。

    猜测王菊芬穿好了衣服,刘小波才背着刘先烈进院子。

    刘小波把刘先烈放在椅子上,刘先烈抱着脚“哎哟”大叫着。

    王菊芬穿着一件很薄的睡衣走过来,刘小波不禁意瞟了一眼,在屋内灯光照射下,隐约可见薄薄睡衣里面的颜色。不得不说,王菊芬胸前那对实在大,比起杨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刘小波不敢再看,连忙别过头。

    王菊芬看着刘先烈抱着脚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了,不是去……咳咳,怎么崴到脚了?”

    王菊芬知道刘先烈去刘小波家地里拔党参,话说了一半立马打住了。

    刘小波这时候难得计较,说道:“菊芬婶子,家里有药酒吗?”

    山村人常年采药,难免蛇虫叮咬或磕伤摔伤,药酒家家必备。王菊芬点头说有,进屋子拿药酒。

    药酒拿出来,刘小波倒了些在手上,然后按在村长的脚踝,慢慢揉。

    刘小波虽然没有沁出灵蛇雨露,但潜移默化地,按摩手法挺不错。就这样揉着,村长觉得很舒服。连揉了几十下,村长“咦”了一声,貌似不疼了。

    “小波,你的手法真奇特,居然不疼了。”村长惊奇地说道。

    刘小波谦虚说道:“不是我的手法独特,主要是脚踝崴得不严重,加上你家的药酒好。”

    刘小波老老实实的模样,让村长对他改变了看法。

    刘小波最早大学毕业回来学着自己种党参,把党参种得蔫不拉几的。读了大学不在城里发展就罢了,居然回来种党参,而种不好,真是个大霉头。

    村长十分瞧不起刘小波。

    可是近段时间,刘小波完全变了个人似的,把党参种得特别好,短短时间,连卖了两批了,听说赚了1万多。刘小波还买了电动抽水机,给全村稻田抽了水。

    难道是刘小波读了大学,脑瓜子灵活,装了不少知识的缘故?

    “小波,你家党参到底是怎么种出来的,怎么成熟那么快啊?”自家党参3年收获一次,刘小波家一两个月收获一次,村长不甘心,再次问道。

    刘小波继续打哑谜,笑着说道:“村长,不是给你说了吗,就这样平平常常的种。对了,可能是我用的化肥不一样,化肥是我同学给我弄的进口的。”

    “什么化肥,能不能送我一点?不,我买点试试?”村长双眼放光,连忙说道。

    刘小波故作尴尬,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化肥我已经用光了。那种化肥是进口的,不好弄,估计我同学那里也没有了。”

    村长一听,脑袋下来。

    刘小波见村长的脚没什么大碍了,说道:“村长,已经半夜了,我先回了。”

    村长心里虽然有不甘,不过还是“哦”了一声,“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刘小波前脚出院子,后脚王菊芬就问道:“死鬼,拔到党参没啊?”

    村长没好气地说道:“拔毛,都是你出的烂主意。党参没拔着,被刘小波打了一扁担,现在都还疼呢!”

    王菊芬晃动胸前两坨,白了一眼村长,“谁叫你笨啊!”

    村长叹了一口气说:“小波这孩子明显是不想告诉我们,算了,他是年轻人,又读过大学的,脑子转得快,有知识有文化,我这个老东西甘拜下风。”

    说到这里,村长突然抬起头问道:“菊芬,明天去镇上把双双叫回来。”

    王菊芬好奇问道:“双双给镇上廖德伟家养养得好好的,每月有几百块钱工资拿,叫回来干嘛?”

    村长翻白眼说道:“还帮人家养啥,有啥前途。双双20好几了吧,该嫁人了吧,我寻思刘小波孩子不错,干脆把双双嫁给刘小波。”

    王菊芬愣了一下,随即眼睛一亮,说道:“死鬼,你是个老人精啊,得不到人家的技术,你要得到人家的人?不过,话说刘小波还真不错,好歹是个大学生,双双高中毕业就没读了,嫁给刘小波也不亏。只是,两个孩子会同意吗?”

    村长说:“你忘了小波和双双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吗?据我了解,读高中的时候,双双还给刘小波写个条子什么的。双双肯定喜欢刘小波的。”

    王菊芬点了点头,“好好,明天我就去镇里叫回双双。”

    第二天一早,王菊芬去镇里了。她前脚去,刘小波后脚去。

    刘小波是去镇里买酒的,到了头次卖酒的店,刘小波打了两斤25元的酒,提着回去。

    虽说村长到自家党参地拔党参有错,但自己一扁担打了人家,把人家打到水沟里,还崴了脚。村长毕竟是长辈,刘小波打了长辈,也有错。

    心里过意不去,刘小波今儿特去打了两斤好酒,给村长送去。

    路过村卫生所的时候,不禁意朝卫生所里瞟了一眼。见村里的李妹子正的在谢美玉那里打针。

    谢美玉看起来挺温柔的,其实手段挺狠的,一针扎在李妹子上,李妹子的一颤,刘小波心里也跟着一颤。

    李妹子肯定中暑了,才去谢美玉这里打针。

    刘小波没回过神来,谢美玉已经看见他,关键是看见他绿眼绿眼盯着李妹子的看。谢美玉心里气不打而出,凤眼狠狠盯过来,刘小波瞧见谢美玉的眼神,心里“突突”两跳,连忙逃也似离开了。

    本来刘小波给自己送了那么贵的裙子,谢美玉对刘小波一点不讨厌了,反而有一丝好感。没想到今天这一出,刘小波眼巴巴偷看李妹子,举止太了。那点好感被愤怒掩盖了。

    刘小波走远,心里挺失落的。因为他没有看到谢美玉穿他买的那条“卡姿伊”裙子。不过好的是,也没看到谢美玉穿他男朋友头次送的裙子。

    刘小波的心里平衡了些,提着酒朝村长家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