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决定开荒
    到了村长家里,村长刘先烈恰好在家。

    “村长,昨晚的事情真的不好意思,今天我特意给你打了两斤酒,当赔罪了。”刘小波一边把酒递给刘先烈,一边真诚地说道。

    村长知道,昨晚最先有错在于他。他没想到刘小波会给自己打酒来,诧异之外颇为惊喜。村长好酒,比起刘大明瘾还大些。他连忙把酒瓶接过来,敲开盖子一闻。

    酒香浓烈,比自己打20元的酒档次还高,应该是25元一斤的酒。村长脸上立马喜笑欢颜,说道:“小波啊,别人叫我村长,你就不要叫我村长,直接叫我叔,亲热些。”

    刘小波憨厚地笑着点头,“好,以后就叫你叔,先烈叔。”

    村长满意地点头,“嗯,好孩子。”

    “先烈叔,没事我先回去了,我还要到党参地忙活呢!”

    村长连忙站起来,把刘小波拽住,说道:“别别,小波,你菊芬婶到镇上买肉去了。等会儿回来炒两盘,咱叔侄俩喝两盅。”

    村长拽得死死的,刘小波想走也走不掉,只有陪着村长坐下来。

    这时,王菊芬提着两斤新鲜猪肉回来了,王菊芬后面还跟着个女的,和刘小波年龄差不多,圆胖的脸蛋,傲娇的胸脯,肉滚滚的腰身,不是刘双双是谁。

    刘双双和自己从小长大的,后来读大学了就很少看见了。今天瞧见,给刘小波的第一感觉,刘双双长得挺胖,身上特有肉,突兀的两坨太大,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王菊芬的还大,有点要撑出来的感觉。

    “小波哥。”刘双双看见刘小波,眸子一亮,甜甜地叫出声。声音太甜,像是吃了白糖一样。刘小波感觉骨头发酥,忙摔了摔脑袋,清醒过来。

    “那个……双双,好久不见……”刘小波斜着眼睛说道,不敢去看对方胸前的突兀,怕看了上火流鼻血。

    “哈哈,双双回来了,太好了。今儿中午请小波吃饭,正好你可以陪小波。”村长在一旁说道。

    刘双双的眼眸子滴溜溜盯在刘小波的身上,目光中是满满的喜欢。这么多年来,她的初心不变。

    刘小波却仿如芒刺在背,尴尬极了。

    好不容易等到吃饭了,菜端了上来,酒倒了上来。刘双双给老爸倒了酒,又来给刘小波倒酒。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她挨着刘小波很近,肉肉的身子在刘小波身上蹭啊蹭。

    刘小波心猿意马的,加上喝了点酒,热血上涌,恨不得伸出两只爪子狠狠光临对方两座巫山。

    但是,刘小波忍了。一是村长两口子坐在旁边,不能做得太出格。二是刘小波心里有条界限,理智告诉他,不能越界。

    刘小波敬了村长两杯酒,推说已经吃好了,就逃也似地离开了。

    走在田埂上,晕乎乎的脑袋里尽是刘双双晃动的两团,刘小波连忙蹲在稻田边,捧水洗脸,方才清醒了些。

    刘双双一直喜欢自己,刘小波不是不知道,读高中的时候,刘双双还给他写过情书呢!但刘小波并不喜欢刘双双,不说其他,单说刘双双那胖胖的体形,虽然有手感,却不是刘小波的菜。

    刘小波喜欢像谢海玉那样的,苗条纤细,凹凸有致的。

    中午睡了会儿午觉,刘小波又到山腰育苗地,见苗子越发长得茁壮了。刘小波很高兴,估摸着这一地幼苗,数量挺多,能移栽至少5亩地。

    而自己只有2亩多一点点党参地,幼苗出来,种不完。刘小波有了扩大党参地的想法。

    两亩地党参地有局限,一次收获卖1万多块钱,靠灵蛇雨露浇灌,快速生长,假设一季收获一次,一年才赚四五万块钱。

    四五万块钱顶什么啊,连村小学一间厕所都修不了。想要赚更多钱,必须要扩大党参地才行。

    山下的稻田是不能种党参的,在山上,自家的粮食地也不多。占用粮食地也不靠谱。刘小波想了想,决定开荒。

    九角村背靠的大山,东麓下是村子,南北两面环水,西面连接连绵起伏的原始大山。原始大山中有原始丛林,最高处常年积雪,绕村而过的溪流就是从雪山流淌下来的。

    村里的粮食地在东山腰下面,山腰上面,是大片荒地,因为山高的缘故,村里很少有人上去开荒。

    刘小波决定先回去和爸妈商量一下。

    看完培育地,刘小波继续爬上,到了党参地。后期种植的党参叶子已经变成黄橙橙的,说明到了成熟期。刘小波特意刨了一株,见根部粗壮光滑,比上次的品质还有好点。

    刘小波猜想是灵蛇雨露更有灵性的缘故。

    刘小波决定明天叫上老爸一起上来把党参挖了。

    黄昏的时候,刘小波在水池打了两担清水,沁出蚕豆大小的灵蛇雨露融合进去。

    刘小波发现,后面几次沁出的灵蛇雨露更加晶莹,应该是灵效有所增加的缘故。然后,刘小波给这批党参最后一次浇灌。

    浇灌完后,刘小波坐到水池边,把眉头皱起。现在有个问题。

    党参地旁的水池是自己开荒2亩党参地的时候,和老爸一起挖出来的。因为两亩党参地需要不了多少水,水池并没有挖大。

    好在是,刘小波和刘大明当时挖下去,挖到一处水脉。水脉可能和西面的雪山连通,不停沁出水来。虽然沁出的水不多,但能保证前段时间大旱,水池有水。

    谁知天公无情,这一干旱,就是两个月。水脉沁出的水变小,水池里的水日渐减少,如果再不下雨,党参幼苗不能移栽不说,还面临枯死的下场。

    老天不下雨,刘小波没办法。人在大自然面前渺小如蚂蚁,刘小波只有祈祷雨早点下来。

    晚上饭桌上,刘小波向刘大明和张晓碧提出开荒扩大党参种植面积的想法。

    刘大明想了想说:“我支持小波,只有扩大种植规模才能赚更多钱。”

    张晓碧心里忐忑,说道:“开荒5亩地光是家里三个人根本不行的,种植面积大了,小波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啊!”

    刘小波说:“照顾不过来,就请人。没听说哪个皇帝一个人打天下的,都带着自己的军队。”

    这句话说的很有气势,刘大明喝了一口酒赞道:“小波说的好,当老板才能赚钱,哪个老板手下没请人,老爸支持。”

    刘小波想了想说道:“头次两批党参卖了一万多块钱,除去用了的,我手上还有0块,全部用在请人开荒、扩大规模上面。”

    张晓碧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但是看到刘小波信心十足的样子,不再说什么。

    吃过饭,刘小波进了自己的屋子,忽然发现地上有个纸团。刘小波纳闷,捡起纸团,打开看,见上面用圆珠笔写着一行字:晚上8点,村头小树林不见不散。落款是刘双双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