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钻小树林
    刘小波愣住了,没想到和高中时候一样,刘双双还是那么直接。高中时候送情书就罢了,今儿居然约他去钻小树林。

    刘小波撇了撇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也不矜持一点。刘小波把纸团揉了,扔到窗子外面,心想你叫我去我就去,我才不上你的当。

    刘小波躺在准备睡觉,但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刘双双是不是说真的啊?村头小树林临近小溪边,听村里人说,在那里看到过狼出没。大晚上的,刘双双如果真去了,碰到危险怎么办?

    刘小波心里忐忑,咬了咬牙,从爬了起来,打着手电出门了。

    一路走过田埂,很快到了村头小树林边。见小树林一片黑漆漆的,唯有听见溪水潺潺地流着。

    没有看到有人,刘小波轻声叫道:“刘双双,你在不在?”

    树林里传出个惊喜的声音,“小波哥,你终于来了,快过来。”

    刘小波不过去,叫道:“你出来,树林里危险,小心有狼把你吃了。”

    没想到刘双双语气暧昧地说道:“我就是在这里等‘郎’吃我,小波哥,等你好久了,快进来吧!”

    声音像是蜜糖一样甜,刘小波听得小心子被糊住了。

    “我不过来,你出来!”

    “哎哟,小波哥,人家出来不了,人家刚才来的时候崴了脚,不能走路了。”刘双双声音娇滴滴的,跟她的外表极度不符。没见过她人的,乍一听,还以为是个楚楚动人的大美女呢!

    刘双双说脚崴了,刘小波不知道真假,咬了咬牙,从小木桥上过去,钻进树林里。

    刚钻进去,一个黑影猛扑了上来。刘小波吓得“妈呀”一声,双手胡乱抓,抓在黑影身上,软绵绵的,不是多肉的刘双双是谁啊!

    “刘双双,你干嘛?”刘小波惊骇大叫。

    刘双双体重150,比刘小波重40斤,把刘小波地上,刘小波动弹不得。

    刘双双迫不及待压下来,丰盈直接让刘小波喘不了气。

    小嘴亲上来,刘小波嘴上脸上立马中招。

    “小波哥,人家从小就喜欢你,现在更是喜欢得不得了,你就从了人家吧!”

    “从了你?”这话听起来咋这么别扭啊?如果别人知道,他堂堂一个男子汉被一个女的按住还被非礼,岂不是脸都丢没了。还有,如果谢美玉知道了,还得了啊!

    “呼……刘双双……你干嘛……你快起来……”刘小波胸膛被压住,说不出话来。

    “不起来,就不起来,今晚你是我的。”刘双双的手胡乱抓。

    “不起来,我就不客气了!”刘小波威胁说道。

    “怎么不客气?”刘双双一点不怕。

    “我、我打你!”刘小波被压住,双手腾出来,恰好能够住刘双双的。

    刘双双还是不起来,眼看刘小波的阵地就要被攻破。刘小波豁出去了,抬起巴掌,“啪啪”打在刘双双上。心想我把你打开花,叫你不起来。

    没曾想越打越高兴,刘双双意乱情迷:“小波哥,打得好,继续……不要停……”

    刘小波一听,差点没气晕过去。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我苦苦守住的贞洁就这样没了?

    就在刘小波叫苦不迭地时候,忽然后面传来“嗷”一声叫。刘小波是躺在地上的,能看到刘双双背后。刘小波见一对泛绿的眼珠子出现,一条黑影站在刘双双的身后。

    刘小波能明显感应到那黑影的杀气,刘小波惊恐大叫:“有狼!”

    刘双双的心思全在刘小波身上,以为刘小波骗她,继续攻克阵地。忽然一阵风吹来,黑影猛扑了上来,目标是刘双双裸着的大。

    刘小波见情况危急,双脚还能动,使劲踹去,踹在了黑影身上。但是黑影凶残,速度很快,没咬上刘双双的,锋利的牙齿划过,立马在上划出一条血口。

    “啊!”刘双双捂住吃痛叫起来,一骨碌从刘小波身上爬起来。刘小波翻身而起,拉着刘双双就往树林外面跑。

    那只巨狼尝到血腥味,狂追不止。刘小波从地上抓了块石头朝它砸去,它一声尖叫,继续追上。

    刘双双没想到真的有狼,吓得六神无主,再没刚才的兴致,加上痛,哭出来。女孩子本来胆子小,特别是现在被咬了一口,胆儿全没了。刘双双,瘫在地上。

    刘小波顾不得那么多,背起刘双双,逃也似朝村子跑。

    也不知道跑了过久,反正进了村子里面,估计野狼不敢追进来了。刘小波累得气喘吁吁,额头汗珠直滚,把刘双双放了下来。

    刘双双一挨着田埂,立马扎了针似的叫起来:“小波哥……痛……”

    刘双双眼眶含泪,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活该!”刘小波啐道,“村头小树林连着大山丛林,村里人都看见有狼出没,你还朝里面钻。”

    刘双双嘴,哭着说道:“我还不是为了你……”那模样可委屈了,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流。

    刘小波还想数落两句,看见刘双双可怜的样子,不好开口。

    这时候,刘小波才发现刘双双没穿衣服。原来,刘双双先前把刘小波地上的时候,迫不及待把衣服脱去了。

    刘小波的眼珠子一下盯到刘双双丰盈上,哇哦,大,真够大。刘小波咽了口唾沫。

    刘双双刚才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才破釜沉舟的扑上。现在那股冲劲没了,加上被咬了,便害羞起来。见刘小波盯着自己这里看,连忙捂住,没好气说道:“刚才给你你不要,现在绿眼绿眼地看,什么意思?”

    刘小波连忙把目光收回,不好意思说:“条件反射。”

    刘小波心想刘双双这个光光的样子,回去叫人看见笑话。把自己的衬衣来,穿在刘双双身上。好的是衬衣挺长,能抱住腚儿。

    刘双双流血,不能走,得赶紧回去治疗。刘小波不逗留,背着刘双双朝村长家去。

    村长家里,村长和王菊芬坐在院里乘凉。王菊芬问:“死鬼,你出这个计谋行不行?”

    刘先烈说:“保准行,没有哪个男人不的。放心吧,过了今晚,刘小波就是咱家的人了。”

    王菊芬点了点头,心里有点忐忑,说道:“死鬼,我觉得这招太损,让咱姑娘倒贴过去。”

    刘先烈白了她一眼,没好气说道:“笨婆娘,你懂啥!这叫舍不得套子,套不到狼。”

    正说着,院门被一脚踹开了,见刘小波背着刘双双慌里慌张跑进来,刘双双穿着刘小波的衬衫,两条雪白露在外面,隐约能看见根。

    刘先烈连忙把脸别过去。王菊芬见刘双双在哭,急切问道:“怎么了?”

    刘小波喘着粗气说道:“刘双双被狼咬了,流了好多血!”

    刘先烈和王菊芬一听,忽觉天旋地转,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