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送只老母鸡
    “哎哟,我苦命的姑娘……”刘先烈回过神来心疼地叫道。王菊芬狠狠盯了他一眼,沉声道:“都是你出的烂主意,你还叫这么大声,是想让村里人都知道吗?”

    刘先烈立马闭嘴。

    王菊芬叫刘小波把刘双双背到屋子里,放在,刘双双不能坐不能躺,只有匍匐着。

    刘小波当着人家爸妈的面,不好意思看人家。但是现在没办法,必须要先查看刘双双的伤势。

    只见刘双双的上满是血迹,王菊芬找来条毛巾把血迹轻轻擦干,露出一条8公分左右的血口。好在是,幸亏刘小波踹那脚,野狼牙齿只是划过,血口不深。

    “菊芬婶子,把药酒拿来。”刘小波说道。

    王菊芬连忙拿药酒出来,刘小波倒在手心,按在刘双双上。刘双双惨声叫起来。王菊芬瞧见姑娘的惨样,心疼得落泪。

    村长不好看姑娘的雪白大,别过头去,听着姑娘的叫声,心里甭提多寒碜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刘小波知道,就算止住血,后面刘双双上的疤痕也好不了。刘双双是个黄花大姑娘,上多了条疤,不好嫁人。

    刘小波调集丹田最后一点灵力,在手心沁出一粒灵蛇雨露揉在刘双双上。

    刘小波这时才没心思感受刘双双上的肉感,沁出灵蛇雨露后,整个人十分疲软,跟村长告别,头重脚轻地回去了。

    说也奇怪,刘小波揉了两下,不疼了,还有清凉的感觉。不过瞧见刘小波走了,刘双双心里失落极了。

    今天竭力催出灵蛇雨露,丹田灵气耗尽,人疲惫。刘小波回去后嚼了两根党参,然后倒头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精神头又上来了。刘小波叫刘大明一起上山挖党参。这批党参数量不多,半天时间没到,就挖完了。刘小波和刘大明把党参挑回去,把土除去稍微晾干一下。

    刘大明看着晾在地上的党参,惊喜说道:“小波,你有没有发现,这次党参比头次党参个头还大些,品质似乎还好些。”

    刘小波自然看出来,不过不能说灵蛇雨露灵效增加了,而是说道:“种了两次,我技术更精了呗!”

    刘大明欣赏地看着自己儿子,说道:“小波,你要努力,争取种大片大片党参,赚更多的钱。等赚了钱,我们把家里的瓦房修成楼房,再给你娶个媳妇,我和你妈就高兴了。”

    刘小波拍了拍胸脯,很有信心地说道:“老爸,放心,楼房肯定要修的,如花似玉的漂亮媳妇儿肯定会有的,你二老就等着享福吧!”

    刘大明听了乐呵着嘴。

    吃过午饭,刘小波追着家里的一只老母鸡不放。刘大明和张晓碧好奇地问道:“小波,你追老母鸡干嘛?你是不是想吃鸡了,给你杀一只得了。”

    刘小波说道:“老爸老妈,我欠人家人情,送只老母鸡过去。”

    刘大明张晓碧好奇地问道:“欠谁人情?”

    刘小波可不能把昨晚和刘双双钻小树林的事情告诉爸妈,不然二老会担心死的。

    刘小波说:“老爸老妈,就别问了。”

    终于把老母鸡抓住了,刘小波提着出了门。

    刘大明和张晓碧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所以然。

    “大明,小波欠谁人情?该不会是喜欢上哪家姑娘了吧?昨天小波在村长家吃饭,听说村长的女儿刘双双没养了,从镇上回来了,该不会和小波……”

    刘大明把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说道:“我的儿子我知道,小波不喜欢刘双双那种类型的。倒是经常看到小波到村卫生所转,可能对女医生有意思。”

    张晓碧喜道:“你说的是美玉啊?可是个又漂亮又有礼貌的好姑娘,如果小波真跟她好了,是小波的福气。”

    ……

    刘小波提着老母鸡往村长家去,路过村卫生所,谢美玉远远瞧见他,把他叫住:“刘小波,你去哪里?”

    刘小波忙把老母鸡藏在后面,讪讪笑着说道:“去村长家。”

    谢美玉早看见刘小波手里提着老母鸡,好奇问道:“你去村长家提着只老母鸡干嘛?”

    刘小波在其他人面前还能撒谎,在谢美玉面前撒不来谎,嗫喏了半天说不出来。只有讪讪笑着,走远了。

    这时候,李妹子又过来打针了。接连打了两天针,暑意消了不少,李妹子看上有精神头了。

    李妹子在村子里喜欢嚼舌头,就是爱说闲话那种,想也没想,就对谢美玉说道:“谢医生,你不知道,村长家女儿刘双双回来了。刘小波跟刘双双青梅竹马长大的,可好着呢!刘小波手里的老母成是送给刘双双的。”

    谢美玉听到这里,没由的心里有点不舒服。

    刘双双刚回来,刘小波就迫不及待提一只老母鸡去,这是什么意思啊?

    谢美玉心头有点乱,胡思乱想着,没注意到手上的劲头,一针扎在李妹子的上,顿时把李妹子扎得惊呼起来。

    谢美玉醒神过来,才知道下手重了,连忙说对不起。

    李妹子走后,谢美玉愣坐了一会儿,脑海里两个画面在交织,一个是刘小波送自己裙子的情形,一个是刘小波给村长提老母鸡的情形。

    谢美玉摔了摔玉头,让自己清醒过来。“我是怎么了,刘小波那霉头,跟我又没什么关系,他乐意干啥去干啥。”

    想到这里,谢美玉心里没那么闷了。

    刘小波提着老母鸡到了村长家里,这次学了乖,不冒然闯进去,而是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刘双双,刘双双看见是刘小波,脸上闪过惊喜,说道:“小波,你来啦!”然后把刘小波让进了院子。

    刘双双反手过来把大门一下关上,刘小波心里“咯噔”一下,忙叫道:“刘双双,别关门。”

    刘双双抿嘴笑着说道:“小波,看把你吓的,放心,大白天的,我能拿你咋地。呵呵,我也不是母老虎,不会吃你的。”

    “你昨晚就差点把我吃了。”刘小波心生畏惧地说道。

    刘双双说道:“昨晚不是老爸给我了任务嘛!”

    “给你任务,什么意思?”刘小波立马懵逼住。

    刘双双方知说漏了嘴,忙打遮掩说道:“就是老爸喜欢你,想让你做他女婿。唔,对了,你干嘛提一只老母鸡啊?”

    刘小波把手里的老母鸡放到笼子里,说道:“还不是想着你的被狼咬了,提只老母鸡过来给你补补。”

    刘双双一听,感动得稀里哗啦,抱着刘小波的手臂,说道:“小波哥,还是你心疼我。”

    “咳咳,不是心疼你,是我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对了,村长和菊芬婶没在家?”

    “爸妈都去地里干活了呢!”刘双双说着把刘小波往屋里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