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招人
    刘小波就知道村长会问这个,开先来的路上就想好了说辞,忙道:“先烈叔,我不是男子汉么,男子汉不都先干事业嘛!没有事业哪有家,等我把党参地种好了再说,好不好?”

    村长以为刘小波给他表态,很高兴,有点激动地说道:“好。小波,从今天起,村里有什么难事,给叔说一声,叔给你弄妥当。”

    “谢谢叔!”刘小波真诚地说道,“先烈叔,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

    “小波,跟叔不要这么客气,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我想用下村里的大喇叭,广播招村民开荒。”

    刘先烈点头,“开荒5亩地,必须招人才行,小波,你打算怎么开工资?”

    刘小波早就想好了,说道:“包饭吃,80块钱一天。”

    “什么?80块一天?”刘先烈差点跳起来。村里人上山挖草药,一天最多挖七八斤草药,按8块钱一斤,也才60多块钱,而且危险重重。

    刘小波招人开荒,一天开80,还包三顿饭,这样的好事哪里找啊!

    刘先烈眼睛一亮,立马说道:“小波,你看叔行不行?叔看起来年龄大,干起活儿可有力了。”

    刘小波摇了摇头,说道:“先烈叔,你是村长,招你干活不合适吧!”

    刘先烈想想也是,自己好歹是个村长啊,在村子里算是有身份的人,委身到刘小波那里干活,确实有点不妥。可是他又舍不得刘小波那80元一天。

    刘先烈眼珠一转,有了主意,问道:“小波,要招女工吧,双双反正在家闲着没事,就去给你帮忙了,开不开钱都没事。”

    刘先烈故意这样说,女儿给刘小波做事,可是一箭双雕。刘小波好歹要开点工资吧,另外两个人相处,时间久了还不生出感情来?

    见刘先烈这么客气地说了,刘小波只有点头同意了。开荒不仅需要力气大的,也需要手脚麻利的。男女都要招,女的割草铲荆棘,男的锄地。

    刘先烈见刘小波同意了,可高兴了,带着刘小波到村委会大喇叭面前。刘先烈叫刘小波亲自来说,刘小波说村长有威望些,就村长帮着说下吧!

    村长点头答应,清了清嗓子,打开大喇叭,说道:“村民朋友们,现在广播一件招人启事。咱村优秀青年刘小波,要在东山开荒5亩地种植党参,特招人开荒。包一天3顿饭,工钱80块钱一天。名额有限,有意向的速速到刘小波家报名。”

    村长不愧是经常吼大喇叭的,说话就是有套路。特意强调“包3顿饭”、“工钱80块一天”、“名额有限”,广播一结束,村里人就沸腾了。

    80块钱一天,对于极少经济收入的村民来说,可是难得的好事啊!要知道刘双双给镇里廖德伟家养,一个月才几百块钱。

    所以大伙儿听到广播后,不管在忙活什么,丢下家伙什,就往刘小波家跑。

    刘小波回到家的时候,见一群村民已经围在自家门口了。刘小波早已经想好,只招10个人。而且10个人是有条件的。

    一是必须主动过来报名的,也是说自己有意向。二是一户只选一个人。这样能照顾到10户人。刘小波知道村里种地挖草药也不容易,有挣钱的事情,尽量照顾。

    几乎每户都来报名了,刘小波不能全部选上。毕竟只是开荒5亩地,活儿不多。再加上资金有限,自己也开不起那么多工钱。

    于是,刘小波先点了几个有力气的男的,比如说刘大刚、刘保全、刘云昌、刘小华等6个人。刘小波是有意向选的,6个人家里比较吃紧,有的比自己辈分大,有的和自己同辈,不过都是憨厚老实、舍得出力之人。

    接下来,刘小波选女的,除去刘双双,还要招3个女的。刘小波一眼看到杨在人群中。杨望着刘小波,眼中写着期盼,但她没有像别人一样踊跃举手报名。

    刘小波知道杨的困难,第一个就选了杨。杨没有举手的原因,是心里有刘小波,她怕刘小波为难。没想到刘小波特意照顾她,第一个就选了她。

    杨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李小波又选了张大婶、李妹子两个。头次稻田抽水,张大婶还感激着刘小波,今儿没想到刘小波又特意照顾。张大婶感动得直抹眼泪。

    李妹子头次还在嚼刘小波的舌根,没想到刘小波选了自己,过意不去,脸上一阵火辣辣发烫,心想以后嚼谁的舌根,也不嚼刘小波的舌根。

    人选定了,好多没选上的垂头丧气。刘小波表态说道:“大家不要丧气,开荒后还有很多的事情,到时候再招大伙儿,挣钱的机会百分百有的。”

    大家相信刘小波,散了。

    事不宜迟,当天就开工。刘小波早已经量好了5亩荒地,离自家党参地距离并不是很远,以后扩大水池,可以就近灌溉。

    10个人全部上山干活了。刘小波不让刘大明和张晓碧到山上干活,在家做饭烧水,上午和下午,刘大明负责给山上送水。

    刘小波招这10个人,干活都不错。刘双双和杨心里念着刘小波,自然干活积极。其余的人感激刘小波,干活同样不掉链子。

    仅仅一天,就开荒出一亩地。

    刘小波算了算,5天应该可以干完。刘小波也进去帮忙,但最主要的是负责安全问题。他是有知识有文化的,知道安全责任重于泰山,山高路险,出了安全事故他是负不起责任的。

    刘小波歇气的时候,坐在水池边,一边低头看着水池里不多的水,一边抬头看天上火辣辣的太阳,皱起了眉头。

    今年的天儿真是怪了,连续干旱了这么久,还不下雨。如果再不下雨,村里的稻田又没水了,水池也没水了。移栽党参苗必须要水量充足才行,如果天不下雨,就算荒地开好了,也不能移栽党参苗。

    刘小波每天出门都要看天,祈祷着就这两天,雨能下下来。

    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第三天晌午,张晓碧提着水壶上来了,她有肺心病,一路爬上山,累得气喘吁吁的。

    刘小波见状,连忙迎上去把水壶接了过来。

    “老妈,怎么你上来送水了,老爸呢?”

    张晓碧说:“稻田里的水又干涸了,你爸和村长忙活着抽水去了。”

    刘小波看着火辣辣的天,皱起了眉头。雨啊,你什么时候能下来?

    老妈不仅喘气,还使劲咳嗽。刘小波连忙用手抚老妈的背。然后,刘小波给老妈倒了一盅水。

    见老妈咳得厉害,刘小波灵机一动,不知道灵蛇雨露能不能治疗肺心病呢?这几天党参全收获了,党参幼苗也长得差不多了,不需要灵蛇雨露。刘小波没有沁出灵蛇雨露,丹田灵力沉积了不少。

    想到这里,刘小波趁张晓碧不备,沁出一粒灵蛇雨露,滴在了盅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