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妹妹的身世
    刘小波脸有点发烫,忙叫道:“小雯,快停停,哥哥的胳膊快被你拽下来了。”

    刘小雯停了下来,仍然用好奇地目光打量刘小波。刘小波用手指按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瞧什么瞧,不认识你哥了吗?”

    “我在瞧哥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哼哼,这不算什么,哥哥厉害的手段还在后面呢!”

    刘小波叫刘小雯快点吃饭,然后对刘大明和张晓碧说道:“老爸老妈,我还剩3000块钱,要不去镇上买个便宜点的冰箱吧!天气大,有肉有菜冻在里面,拿出来吃新鲜。”

    张晓碧使劲摇头,“别别,小波,说不准后面还要花钱,你留着备用。老妈不怕麻烦,大不了要吃新鲜的多往镇上跑几趟行了。”

    刘小波也摇头,说道:“老妈,现在党参移栽好了,不需要请人了,几乎没有花钱的地方。再说,赚钱的目的就是用来花的,你二老省吃俭用了一辈子,用不着再节约下去。就这样定了,明天我就去镇上买冰箱。”

    张晓碧还要说什么,刘大明碰了碰她胳膊,说道:“小波竟然执意要买就买吧,孩子在家,有时候吃点新鲜的也好。”

    张晓碧叹了口气,不再说了。

    “咦,老妈,今儿回来这么久,我没发现你气喘,也没听见你咳嗽?”刘小雯心里想着张晓碧的肺心病,好奇地问道。

    张晓碧也十分讶异,说道:“是啊,这段时间没再复发过,呼吸匀畅,好像全好了一样。”

    老爸老妈妹妹都在纳闷,刘小波却在心里偷笑。灵蛇雨露真是好东西,不仅可以催生植物,还可以治病。刘小波在心里感激那条七彩小蛇。

    家里的瓦房很窄,面积有限,只有两间睡觉的房间。以前是老爸老妈睡一间,刘小波和刘小雯睡一间。

    读高中前,妹妹一直跟刘小波睡一张床上。妹妹从小就依赖自己,虽然大了点,但跟哥哥睡在一起也觉得没什么。

    上了高中,妹妹身体逐渐发育起来。刘小波满18岁,成年了,很多事知道了,就不能再和妹妹睡一张床上。于是,每次回来,刘小波和刘大明睡,张晓碧和刘小雯睡。

    刘大明说今晚还是这样睡,刘小波摇头道:“老爸老妈,你俩睡一间房,妹妹睡一间房,我拼两张长凳在堂屋里睡。”

    老爸老妈妹妹都不同意,刘小波态度坚决,就这样了。

    老爸老妈相守了一辈子,哪有因儿女分开睡的道理?刘大明和张晓碧没办法只有同意了。

    虽然放国庆在家,但高三学业繁重,刘小雯晚上还要挑灯做作业。

    刘小波见刘小雯辛苦,给她拿盒牛奶进去。牛奶是前几天刘小波特意买的,知道刘小雯要回来,都舍不得喝,给她留着的。

    “哥哥,这道题我做不来,你能帮我看看吗?”刘小雯歪着脑袋叫道。

    刘小波连忙摇手:“哥哥虽然读了大学,读的是文科,对数学题不懂啊?”

    “懂不懂,看了就知道。”刘小雯不放弃说道。

    刘小波没辙,只有过去看数学题。刘小雯连忙端了张凳子,让刘小波和自己并排坐着。

    刘小波仔细读那道数学题,读了一遍没感觉,读了两遍有点思路了。于是全神贯注进去,先自己解出来。

    刘小雯一直歪着脑袋看着刘小波专心解题的样子,怔怔地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

    哥哥大她5岁,从她记事起,就是哥哥背着她满村子跑。小时候,老爸老妈上山采药,没时间带她。全是哥哥用稚嫩的肩膀背着她。

    哥哥背着她玩,她不高兴哭了,哥哥跟着哭。她不小心栽倒水田里,犯了错事,受罚的总是哥哥。

    读小学的时候,哥哥打着光脚板背着她上学。初中的时候,哥哥为了她跟同学打架。高中的时候,哥哥每次回来都要到学校给她送好吃的。

    她和哥哥的感情真的无可比拟,她依赖哥哥,小时候如是,现在也一样。哥哥的形象在她的心中一直高大伟岸,她欣赏哥哥,甚至喜欢哥哥。

    少女的心,刚刚情窦初开,对哥哥的那种感觉很奇妙。

    “嗨,终于解出来了。”刘小波出了一口气,“唔,小雯,我给你讲……”

    叫了两遍怎么没反映啊?刘小波侧头,见刘小雯眼神迷离瞧着他。

    刘小波伸出手指在刘小雯额头上轻轻戳了下,“小丫头,走神了呢,哥哥要讲题了。”

    刘小雯回过神来,脸一下就红了,假装听刘小波讲题,心绪却是一阵乱飞。

    讲完一遍,刘小波问道:“懂了吗?”

    刘小雯撒娇:“不懂,哥哥再讲一遍?”

    刘小波又讲了一遍,“这下懂了吗?”

    刘小雯闪动美丽大眼睛,点头说道:“懂了。”

    “那好,我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学习重要,身体更重要。”刘小波关心地说道。

    刘小波站起身,准备要走,忽然手臂一紧,刘小雯把他的手臂抱住,脑瓜子枕在他手臂上,眼巴巴说道:“哥哥……能不能不走,咱俩还是睡一张床上……”

    刘小波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柔声说道:“小丫头,哥哥长大了,你也长大了,再睡在一起,人家要笑话的。”

    “我才不怕人家笑话……”刘小雯嘟着嘴说道。

    “就算不怕人家笑话,从风俗礼制上来说也是不可以的。”刘小波说着出屋子去了。

    刘小雯挺失落的,心想着自己为什么要长大,长大了和哥哥的关系好像疏远了。刘小雯怀念小时候和哥哥无忧无虑的日子。

    晚上,刘小雯睡不着,她的脑海里浮现一件事情。那是她即将去城里读高中的前一晚,她听到老爸老妈在屋里悄悄谈话,说16年前,刘大明和张晓碧在山上采药,听到草丛边有婴儿哭泣的声音。

    两人好奇,走过去拨开草丛,见一个女婴,女婴额头上长了很大块青斑,咋一看去有点像是蛇鳞。估计人家嫌弃女孩子的模样,把女孩子丢弃在荒山野岭。要知道,那年头,物质贫乏,丢孩子的事情可不少。

    刘大明和张晓碧看着女婴可怜,把女婴抱回去养,好在是,随着女婴长大,额头上的青斑神奇地消失了。

    当时,刘小雯听到这里伤心了好多天。后来随着时间去淡化,才从伤心中走出来。她不同于其她女孩,她一向乐观,想得开,心想自己虽不是刘大明和张晓碧亲生,但刘大明和张晓碧待她如亲生,她一定发奋用功读书,以后有出息了好好报答。

    还有哥哥,从小对她那么好。想着哥哥,再想着自己不是亲生的,她的心里竟有些欢喜。

    刘小波也知道刘小雯不是爸妈亲生,但他从来不在刘小雯面前说起,反而待刘小雯十分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