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养猪的
    第二天早上,刘小波到镇里去了。镇里只有一家店铺卖家电的,冰箱的种类很少。刘小波看中了一款海尔的冰箱,立式的,容积不是很大,但农村家里够用了。

    价格不贵,刘小波特意讲了点价,老板心想一个镇的,又降了200块下来,最后谈妥的价格是2400。

    刘小波正要给钱,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叫道:“慢着,那个冰箱是老子先看中的,你小子不能买。”

    老板的脸一下变得煞白,刘小波愣住,回头望去,见一个一身油水的胖子大摇大摆走进来,胖子比刘小波要大几岁,留着小,牛大的眼睛瞪着,脑袋像西瓜,模样真不好看。

    胖子后面还跟着两个男的,长得比刘小波壮多了,挽着袖子,身上传出食味道。

    “你是谁?”刘小波沉着脸问道,胖子直呼“老子”,惹恼了刘小波。

    胖子十分嚣张,攥紧拳头,走近来,叫道:“你小子连老子都不认识,真是瞎了狗眼!”

    刘小波愤怒了,拳头不由攥紧,胖子满口脏话,气焰嚣张,明显是来找茬的。刘小波攥紧拳头,决定好好教训下胖子。

    老板的脸越来越白,说话有点打哆嗦,好像很怕胖子,小声说道:“小兄弟,你不知道,他是镇里养大户廖德伟的独生儿子廖永光。家里养特有钱,手下有几十号人帮他养。廖永光带着手下员工,在镇里横行霸道,镇里的痞子怕他三分,政府也拿他没办法。更别说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更怕他。小兄弟,我看……你还是把冰箱让给他吧!”

    刘小波牙齿缝里几个字:“他不是来买冰箱的,是来找我麻烦的。”

    果然,廖永光冲刘小波喝问道:“你就是刘小波?”

    刘小波强忍着性子,只想弄明白对方为什么找自己麻烦,点头道:“是。”

    廖永光怒叫道:“你小子得罪我了知道不?”

    刘小波冷笑着摇头:“不知道。”

    廖永光斜着眼向刘小波招手,说道:“这里空间窄,不好施展拳脚,你小子跟我出来,到大街上,我给你讲道讲道。”

    廖永光说着带着两个男的先走出去,刘小波一点不怕,挺着胸脯跟出去。

    站到外面街上,周围的人看见这边情形不对,都围了过来看热闹。

    刘小波站定,问道:“我根本不认识你,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

    廖永光歪着脑袋问道:“刘双双认识不?老子追她很久了,她本来给咱家养养的好好的,居然半道跑回村子了。老子打听,听说她回去到你党参地干活了。你小子夺人之美,不是得罪老子怎么的?”

    刘小波终于明白过来,想着刘双双那身肉,笑道:“原来是这样。刘双双那么胖,你居然……”

    刘小波一句话没说完,廖永光大叫起来,叫道:“胖怎么了,胖摸起才有手感,老子长得胖,老子就喜欢胖的。你小子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挑仇恨吗?”

    刘小波不该歧视胖子,连忙说道:“好好,长得胖没有错,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只是请了刘双双干了两次活,和她并没有什么,你别误会。”

    刘小波觉得没好大事,松了口气。他不想惹事,说明白就行。

    廖永光不依,叫道:“你小子装。老子去找过刘双双,她直接告诉老子,说喜欢你,这辈子只嫁你。老子的心碎了一地……哼,小子,今儿老子非得给你点教训不可,让你知道老子是不好惹的!”

    廖永光两只眼睛瞪得越来越大了,肥手一挥,身后两个壮男立马跳了出来。

    两个壮男龇牙咧嘴的,一脸凶相,朝刘小波逼过来。刘小波一点不怕,站着动也不动。

    两个壮男见刘小波不怕自己,可恼怒了,大叫了一声:“小杂碎,老子捶死你!”

    “呼呼!”两个拳头捏成了铁钵分从左右打向刘小波的脸庞。

    两个壮男挑食养,锻炼得臂膀肌肉鼓起,可有劲儿了。如果两个拳头砸在刘小波的左右脸上,刘小波的脸会被打扁。

    周围的人为刘小波捏汗,倒吸一口凉气。

    眼看两个拳头就要打上了,刘小波忽然两手伸出,摊开手掌包住了两个拳头。

    要知道两个壮男的拳头不仅力大,而且速度非常快,按照常理是抓不住的。但是刘小波却轻而易举抓住了,而且身子没有受到大力影响,像是脚底生了根,岿然不动。

    两个壮男大愣,使劲抽,拳头居然抽不出来。

    见鬼了!

    两个壮男不明白怎么回事,连抽了几下,对方的手掌像是铁箍一样,没一点松动迹象。

    两个壮男心里升起不祥预感,额头汗珠大颗大颗滚下。

    果然,刘小波发劲了。刘小波双掌朝下翻,把两大男的手臂差点扭成麻花。

    “啊!”两个壮男惨声大叫。刘小波一点不客气,用力推出,两个壮男四仰八叉翻倒在地上,然后抱着手臂“哇哇”惨叫起来。

    店老板愣住了,周围看热闹的人愣住了,廖永光傻眼了。

    “没用的家伙,就只能养!”廖永光回过神冲地上两货叫骂道。

    廖永光心里不服,刚才根本没看清刘小波怎么出手的,两货就仰翻在地上。

    廖永光把袖子挽了挽,叫了句:“小子,找死!”依靠肥胖的身躯像一座山扑过来。

    廖永光的身躯比刘小波的身躯庞大2倍,如果把刘小波扑倒在地上,刘小波会被压成纸片。

    眼看廖永光扑近,刘小波抱着手臂冷笑一声,朝左边一闪,脚勾出,廖永光被绊住,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门牙掉落两颗,满嘴是血。

    “啊!”廖永光嘴巴痛歪了,也惨叫出来。

    周围的人见廖永光摆很大的架势,一招没过就栽倒在地上,全部哄笑起来。

    廖永光嘴里全是血,十分恼怒,冲周围人叫道:“谁t笑老子,老子跟他没完!哎哟!”

    廖永光嘴里叫骂着,心里又羞又怒,出这么大洋相,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周围的人都是镇子里的人,知道廖永光的恶名,立马都闭嘴不笑了。两个壮男“哼哼”着爬起来,上前把廖永光扶起来。

    “少爷,我们不是小子对手,先撤!”两个壮男劝道。

    廖永光没想到刘小波有几下子,凶狠狠对刘小波说道:“小子,你给老子等到,老子跟你没完。”

    说着由两壮男扶着要溜。

    刘小波知道如果让廖永光这样走了,后面还有麻烦。他一脚踢起地上一颗鸡蛋大的石头,石头“呼”地飞过去,不偏不巧,恰好砸在廖永光的膝盖弯上。

    廖永光“哎哟”一声大叫跪在了地上。两个壮男见状,吓得要死,居然丢了廖永光就跑。

    如此,剩下廖永光孤家寡人一个。

    刘小波走上去,挡在廖永光面前,冷哼问道:“你是老子还是儿子?”

    廖永光跪在地上,忍住痛嘴硬:“自然是老子。”

    要知道廖永光就是镇上一霸,何时吃过这种亏,他恼怒万分。

    “啪!”刘小波一耳光打过去,立马打得廖永光脸上出现5个手指印。

    “再问你,是老子还是儿子?”刘小波的声音有点寒。

    “是……是老……”

    还没说话,“啪”又是一巴掌,又一颗牙齿被打掉。

    廖永光再无脾气了,着脑袋,哭着说道:“呜呜,是……是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