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破坏贼
    “没、没事,美玉,你先吃着,我还有事,先走了。”刘小波在谢美玉面前胆子小,如果让谢美玉知道他偷瞧了大,不知道谢美玉会怎么收拾他。

    “哦。”

    刘小波连忙出了村卫生所,满脑子都是大,刘小波再次吞了吞口水。

    下午,刘小波到党参地查看党参生长情况,顺便把喷雾器背了上去。

    7亩地,刘小波一亩一亩地查看。总体来说,党参苗的生长达到预期,效果不错。但刘小波发现问题,发现在地的边沿位置,有小动物的脚印。脚印杂乱无章,看不出来是什么动物。

    而且边上有两株党参苗被咬短,上面半截落在地上枯萎死了。

    看来是有野生动物搞破坏,如果小动物一天咬两株,10天就20株,这还得了。刘小波决定今晚留宿山上,把小动物抓住。

    刘小波为自己的聪明点赞,喷雾器真是好用。先把喷雾器装满清水,再沁出灵蛇雨露融合进去。然后背上喷雾器,走在党参地里,直接按开关,喷雾器喷出水雾,均匀地洒在党参上面。

    刘小波保证每天喷洒一次灵蛇雨露。刘小波把7亩地划分成3块,每天轮着喷洒灵蛇雨露。现在,刘小波能用导气法凝聚不少灵力在丹田,沁出的灵蛇雨露虽然还是只有蚕豆大小,但灵效好像要强许多。7亩地的党参苗比先前种的长势还好些。

    刘小波坚持不懈,期待着尽快收获。

    黄昏,刘小波回家早早吃了晚饭,然后打着手电到了山上地里。

    山里夜晚凉,加上10月份天气转凉不少,刘小波特意带了一床厚棉被。躺在草棚里,刘小波没有睡着,而是竖着耳朵听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8点、9点、10点仍没有动静。刘小波不气馁,继续等。大概10点30分的时候,刘小波听到党参地里传来窸窣的声音。

    “小畜生,我就不信逮不到你。”

    刘小波翻身起来,蹑手蹑脚走了出去。今晚月色较好,夜色朦胧下,刘小波瞧见一团白影在地边上的党参丛里耸动。

    白影不大,应该是一只小动物。

    “小畜生,原来是你在捣鬼!”

    刘小波担心走近,那白影会跑掉。毕竟山里的小动物十分机敏的。刘小波从地里抓了土块,瞄准白影,用力掷去。

    地里的土块不算坚硬,但刘小波今日不同往日,掷出的力道大,准头正,不偏不巧,击在了白影身上。

    白影“吱呀”一声惨叫,立马翻到在地上。刘小波跳起来追上,打开手电筒一瞧,见一只全身雪白的小动物在地上挣扎。估计土块击打不轻,它受了很重的伤。

    刘小波仔细打量雪白小动物,“咦”了一声,小动物平日很少见过,好像在家里的老电视机里见过。小小的头,胖胖的身子,粗长的尾巴,应该是只雪貂。

    “咦,咱村大山什么时候出现雪貂了?要知道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啊!”

    见雪貂痛苦哀鸣,刘小波心生不忍。虽然这雪貂啃断了党参苗,但它形貌可爱,痛苦的样子让人生怜。刘小波决定救下雪貂。

    刘小波把雪貂提了起来,见它并没有咬自己的意思,将它抱在怀里,抱到了草棚里。

    借着手电筒光亮,刘小波翻动雪貂的白色长毛,发现在雪貂的腹部上的皮肉处有一块红肿,应该是刚才土块打中的地方。雪貂受的重伤就是这里。

    刘小波感应了下,丹田里还有一些灵力,不过遗留不多。救雪貂要紧,刘小波凝聚心神,沁出了一滴稍小的灵蛇雨露按在了雪貂受伤处。

    丹田灵力耗尽,刘小波全身没了力气,坐到草堆上。

    灵蛇雨露真是神奇,很快,雪貂不再哀叫了。又过了一会儿,红肿消失了不少,雪貂能挣扎着站起来。

    刘小波瞧见松了口气,有气无力说道:“小家伙,你应该没事了。你偷咬我的党参,不对在先,我打伤你有错在后。不过,我又费力治好了你的伤。你欠我人情知道不?”

    雪貂的眼珠子十分闪亮,盯着刘小波看,好像可以听懂刘小波说话一样。它居然点了点头。刘小波大喜,心道,难道这只雪貂通灵性。

    “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你可以走了,以后不能再来偷咬我地里的党参苗了。如果还有下次,我绝对会不客气的。”刘小波的声音变严厉,像是一个对晚辈说话一样。

    我去,雪貂真是通灵性,又点了点头,然后一瘸一拐消失到夜色中去了。

    刘小波今天两次沁出灵蛇雨露,身体被掏空,没有力气,感觉十分疲惫,倒下“呼呼”睡去了。

    刘小波一觉睡了好久好久,梦见自己的7亩地党参收获了,赚了好多好多钱,然后刘小波帮着村小学盖楼房,谢美玉喜欢他,巴心巴肝主动要嫁给他。他抱着谢美玉进洞房,嘴去亲谢美玉。

    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叫道:“啊,哥哥,你好坏。”

    刘小波从美梦中惊醒,见刘小雯站着离自己只有咫尺的距离,满脸通红。

    原来刘小雯上山来,见到刘小波还在睡觉,听到刘小波嘴里嘟囔着说着什么,凑着耳朵去听。没想到,刘小波嘴巴亲在了她脸上。她立马羞红着脸叫了起来。

    刘小波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见刘小雯的脸蛋红得像红苹果,还以为刘小雯是不是发现他的什么窘态了。

    刘小波发觉两不对劲,连忙一夹,坐了起来,尴尬地问道:“小雯,你怎么来了?”

    刘小雯回过神来,气嘟嘟地说道:“我不能来吗?哥哥,你瞧瞧现在多少点了,居然还在山上睡觉?我们等你吃早饭,左等右等不回来,我以为你出什么事呢,才上来找你。”

    “呃。”刘小波掏出老人手机一看,立马吓了大跳,已经上午9点半了,瞧昨晚这一觉睡的,主要是灵力耗尽身体疲惫的原因。

    “你们吃过早饭了吗?”刘小波问道。

    “吃过了,老爸老妈到稻田里收稻子去了,早饭给你留着呢!”

    刘小波这才想起,好像自家稻田的稻子熟了。刘小波连忙和刘小雯下山,先吃了早饭,然后和刘小雯一起到自家稻田去。

    一路从田埂走过,刘小波发现其他家稻谷也结出了颗粒,但还是青的,不能收割啊!为什么老爸老妈就到自家稻田去收割了?

    刘小波带着好奇,很快和刘小雯到了自家稻田。一瞧,稻田里一片金灿灿,奇了怪了,自家稻子真成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