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参观中药厂
    许洁也没想到刘小波会摸到自己这里,也是“啊”一声叫了出来。刘小波见许洁像是一只受惊吓的小兔,一个劲儿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许洁的脸蛋刷刷就红了,佯装生气道:“刘小波,你大胆!”

    刘小波抬起头,满脸委屈:“许洁,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你饶了我吧!”

    刘小波的样子委屈极了,许洁瞧见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从小在城里长大,性格开朗活泼,思想较为开放。

    许洁知道刘小波不是故意的,所以心里并没有责怪。

    许洁正想说“其实没事的”,不料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萧兰惊慌跑了进来。她刚才退出去,一直守在门口,就是严防刘小波会对许洁不老实。

    里面发生的一切她都听着呢,萧兰急切叫道:“许总,你没事吧?”

    许洁没想到萧兰会风风火火闯进来,这种情况以前是没有的。以前,萧兰每次进办公室,是先敲门的。

    许洁讶异,问道:“兰兰,你这么急干嘛?我在自己的办公室能有什么事啊?”

    萧兰顾不得那么多,问道:“许总,刘小波没欺负你吧?”

    许洁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摇着头:“他敢欺负我吗?呃,只是刚才不小心触到了我的胸。”许洁直言不讳地说道。

    萧兰一听,差点跳起来:“什么?”萧兰矛头调转,指着刘小波严厉喝斥:“刘小波,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啊,敢摸许总的胸?”

    刘小波自觉理亏,讪讪笑道:“兰兰,估计你误会了。不是摸,是不小心触到了。”

    萧兰听到刘小波叫她“兰兰”,心里更来气了,跺着高跟鞋跳上去,准备好好教训下刘小波。没想到因为太激动,高跟鞋踩偏了,脚下一崴,整个人摔下去。

    地板坚硬,如果摔下去,一朵鲜花肯定会变成一朵残花。刘小波眼疾手快,拦腰抱去,把萧兰抱在了怀里。一只手揽住萧兰的小蛮腰,另一只手臂从后背揽过,从腋下穿过,手掌正好搭在萧兰右边的峰峦上。

    刘小波的第一感觉,好坚挺!

    “啊,流氓!”萧兰大叫起来,两只凤眼瞪得要炸裂,甩手朝刘小波的脸扇过去。

    刘小波还沉浸在很棒的手感中,“啪”,萧兰一巴掌打在他脸上,立马把他打醒。他一愣,才知道无意摸到了萧兰那里。刘小波慌忙把手松开,一个劲儿说:“对不起、对不起……兰兰,我是为了帮你才……”

    “闭嘴,刘小波,你是大流氓……”萧兰急得要哭了。

    刚才那一巴掌打得不轻,刘小波半边脸火辣辣痛,捂着脸委屈极了。哎呀,看来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这是哪跟哪啊?

    许洁不以为然地笑着,制止萧兰道:“好了,兰兰,刘小波不是故意的,就不要计较了。”

    萧兰嘟着小嘴说道:“许总,你不知道,刘小波就是故意的。他心里可坏了,刚才在来的路上,他居然说我俩是岛国电影里的拉拉,女同性恋呢!”

    许洁愣住,随即“哈哈”笑出来,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萧兰气得跺脚:“许总,你还笑!”

    许洁好不容易停下来:“刘小波,没想到你想象力挺丰富的。呵呵,不说这个了。刚才咱俩两个的胸都被你摸了,你是不是要表示点什么呢?”

    “表示什么?”刘小波愣住,“话里有话啊,难道许洁想让我更进一步?”刘小波的目光不由朝许洁的另一边胸看去。

    许洁似乎看出了刘小波的心思,“咯咯”笑道:“看来兰兰说的不错,刘小波,你表面看起来憨厚,心里忒不老实。别想多了,我叫你表示,是叫你过来把合同签了。”

    刘小波这才想起还没有签合同,“哦”了一声,上前,看也没看合同上写着什么,直接拿笔在后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接下来,许洁亲自带着刘小波朝中药厂房里面去,萧兰作为许洁的秘书,自然要跟上的。

    厂房在大楼的旁边,很矮,呈长方形状,一间连着一间,密密麻麻占了一大片地,估计有几十间吧!

    一走近厂房,浓浓的中药味扑鼻而来。厂房里有很多工人,正忙碌着对收购来的中药草进行加工。他们虽然忙碌,但看到许洁进来,都很有礼貌地向许洁打招呼:“许总好!”

    此时的许洁不像刚才在办公室的轻松样子,而是一脸严肃,大长腿站立,老总的气质一下就出来了。

    “刘小波,看到没有,货架上面的全是中草药,你瞧瞧,看能认出多少种来?”许洁问刘小波。

    只见厂房里货架纵横摆放,上面每一层都放满了各种类型的中草药。刘小波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药材,惊诧地吐了吐舌头。

    刘小波仔细去瞧,虽然以前常和老爸进山挖草药,但是仍有好多都认不出来。依稀只认得几种,比较常见的,天麻、当归、益母草、车前草、黄芪、沙参等。

    许洁说道:“我国中草药一共有上千多种,而遍布在西北地区也有数百种,刘小波,你只是种了党参,对其他的草药都不太了解。每一种中草药都有特殊的药用价值,有的比党参价值更高,更值钱。”

    刘小波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叫我不要只种党参一种药材,可以种些其他药材?”

    许洁笑道:“聪明。只种党参太单一,想赚上大钱很难。你要想把事业做大,最好多种不同类型的药材。当然,如果能种名贵药材,就更棒了。”

    刘小波摇了摇头,说道:“可是我只对党参了解,其他药材都不了解啊!”

    许洁说:“不急,慢慢来嘛!没有那件事情是一蹴而就的。我给你出个主意,你们镇一带不是村民都上山挖草药吗?你先去收购草药,在收购的过程中,对草药逐渐熟悉,后面再来种。

    你在村子里收购,给个合适价格,村民把草药卖给你,不用舟车劳顿到镇里、城里,省了路费,省了力气,划算。你囤量大了,我就派车来拉,给你更高的收购价格。”

    刘小波想想觉得有道理,不仅可以赚钱,自己也可以了解各种草药,便一口答应了。

    许洁带着刘小波继续参观厂房,不时给刘小波介绍认识一些草药的名称和药性。刘小波记下不少。

    走着,忽然眼睛一亮,看到有一处密封的玻璃货柜中,摆放着一些像是小人一样长着触须的参类。

    很贵重,刘小波以前见过,惊奇叫道:“许洁,这是人参吧?”

    许洁点了点头,说道:“人参依照年龄确定药用价值,年成越久,价值越高。我这里收购过来的人参年成很短,最长的只有30年。现在人参少了,光是百年人参都很难找了。”

    刘小波点头,又认识了一些。

    通过参观,刘小波知道了许洁的厂子主要做什么业务。一是收购各种中药材,二是对中药材进行加工,制造成品药,比如药丸,药粉,包括给中医院提供的用袋子封好的中药颗粒。

    成品的中成药都会打上“天成药业”的商标,销售到全国各地。天成药业至少在西北一带还是挺有名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