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克制
    想着张佳丽刚才懵逼吃惊的样子,刘小雯心里甭提多么高兴了。

    虽然高兴,但一下花了1万5买手机,刘小雯心疼要死了。

    “哥哥,两款手机太贵了。要不,等会张佳丽走了,我们回去换两款便宜的吧?”

    刘小波忽然停下脚步,双手按在刘小雯的稚嫩肩上,语重心长地说道:“别,虽然贵,但贵的有价值。小雯,贵的你用,便宜的我用。你记住,咱们人穷志不穷,不能让别人瞧不起我们。”

    刘小波这句话说得铿锵有力,刘小雯被感染了,眼眶闪烁出晶莹。钦佩、喜欢、爱慕一骨碌涌上心头,刘小雯脑子一热,忽然快速在刘小波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掩面跑开了。

    刘小波愣了下,心想这丫头,一定是高兴过头了,也没有多想,连忙跟了上去。

    下午,刘小波把刘小雯送回了南城一中,把买的手撕面包给了她,嘱咐她好好学习,然后到车站,搭车回镇里去了。

    刘小波回到家里,开始琢磨请一个人长期管理党参地。刘小波想了,老爸和老妈肯定是不行的。家里还种的有其它农作物,老爸和老妈要分不开身,加上二老年纪大了,不能做更多的事情。

    刘小波想来想去,村里有2个人符合条件。所谓的条件,一是家境实在困窘的。二是人忒老实,只专心做事,其它事情不多问。

    这两个人分别是杨和刘得全。

    刘小波考虑过村长女儿刘双双,但他知道刘双双想嫁给他,如果经常被刘双双缠在一起,以后想脱开身很难。刘小波也考虑过刘得全的哥哥刘得主,但刘得主毕竟腿瘸了,做事不方便。

    那杨和刘得全,又选谁呢?

    黄昏时候,刘小波到半山腰育苗地去查看党参幼苗生长情况,恰好碰到一个女的从山上采药下来。那女的丰腴漂亮,走起路来胸前一对36d晃动不停,刘小波瞧了一眼,就口干舌燥了。

    女的不是别人,正是杨。

    刘小波不敢再看杨胸前的丰盈,老远叫道:“嫂子,今天又去采药了,采了多少中草药啊?”

    杨瞧见刘小波,立马投过来亲切地目光,叹了一口气说道:“小波,你不知道,现在中草药越来越不好采了。今天早上我一早就上山了,整整一天,就采了四五斤中草药。”

    杨说着背着中草药到了刘小波的育苗地前,坐了下来,直喘粗气。

    “啊,累死了。”

    刘小波看了看杨背篓里的草药,的确很少,约莫5斤吧,按照镇里市场上5元一斤的收购价格,不过卖25块钱,的确是少得可怜啊!

    刘小波不由心生怜悯,想起杨一个女人家家的,持家养孩子,还有老人要赡养,实在太不容易,刘小波想起心里的打算,但是刘小波心里稳重,没有立即说出来。

    刘小波看着杨背篓里的中草药,说道:“嫂子,5斤草药,我给你收购了吧,市场上是5元的价格,我给你7元怎么样?”

    杨愣住,讶异道:“小波,你也收购中草药了?”

    刘小波老实说道:“收购咱家党参那个女老总,也要收购中草药的,她让我帮她在村子里收购中草药。”

    “就是那个腿很长,很漂亮的女老总?”杨想起那天许洁来刘小波家里收购党参的情景。

    “嗯,就是她,她叫许洁。”

    “哦。”杨那天见许洁对刘小波挺亲热的,心里有点酸意。想了想说道:“小波,7元的价格你不会亏吧?”

    刘小波笑道:“放心,不会亏。镇里的药贩子本来出的收购价格就低,以前大伙儿都被他们宰了。这下大伙儿采的中草药我来收,我少赚点,让大家少吃亏。”

    杨听到这里心里可感动了,点头道:“小波,你真是好样的。好,嫂子以后采的中草药都卖给你。还有,我到村里去给你做宣传,让村里人采了中草药全卖到你那。”

    “谢谢嫂子。”刘小波真诚地说道。

    “谢啥呢!嫂子又不是外人。”杨这句话说的声音很小,脸颊微红。

    杨对刘小波有意思,特别是前段时间,刘小波对自己好,让她可感动了。她好久没有男人了,心里想男人,对刘小波感激,甚至喜欢,所以想和刘小波。

    最近冷静下来想了想,心想自己不能那样做啊,刘小波是个阳光小伙子,自己结过婚,可不能误了刘小波。所以,每次看见刘小波,她尽量克制自己。

    此时的杨已经有点心猿意马了,忙站起来准备和刘小波告别下山去。

    哪知道脚蹲麻了,才站起来,立马“哎哟”叫了声,一坐了下去。

    刘小波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连忙上来扶住杨,问道:“嫂子,怎么了?”

    “我、我的脚麻了……”杨又站起来,脚上麻意没消,顺势一头扎在了刘小波的怀里。

    成熟的男人气息扑鼻而来,杨只是吸了一口,立马意乱情迷起来,先前的克制一骨碌抛到了脑后,杨只想把刘小波推到在草丛里。

    而刘小波呢,还从来没有把哪个女的脑袋这么亲密地抱在怀里过。加上杨着,能感受着她嘴里的热气,刘小波身上热血立马腾了起来。

    “小波,嫂子想……”杨的手臂环过,紧紧抓着刘小波的后背。

    刘小波感觉后背一阵紧张感传来,前方感受着杨胸前丰盈的挤压,他的手不由自主抓向杨的。

    刚刚伸到一半,刘小波停了下来,脑子一清晰,连忙把杨推开。

    “嫂子……你是我的嫂子,不行的……”刘小波摇着头说道,就在刚刚那刹那,刘小波的脑海里浮现了谢美玉的影子。如果他真和杨有了什么,太对不起谢美玉。

    “嫂子……我不能和你……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刘小波还是说了出来,不仅给自己打一定心针,也给杨打一定心针。

    杨激情再次被冰水浇灭,她颓丧地坐到草从边,幽幽说道:“小波,你的心上人是不是村卫生所的谢美玉?”

    刘小波差点跳起来,自己可是隐藏得深,连老爸老妈都不知道,杨怎么知道的?

    “嫂子,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刘小波惊讶问道。

    “嫂子是过来人,还是有这方面眼力的。”杨叹了一口气,抬起迷离的眼眸,望着刘小波,忽然问道:“小波,你是不是觉得嫂子太……太不知羞耻了?”

    刘小波连忙摇头,说道:“没有,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

    杨幽幽叹道:“一个女人,快30岁年龄,10年没有跟男人睡过觉,有多苦,小波你是知道的。我、我其实只是想男人了,想和你睡个觉,其他方面我从没有奢求……”

    杨说到这里,忽然嘤嘤哭了起来,再也说不下去。她站了起来,伤心着朝山下走。

    “嫂子。”刘小波忽然在后面将她叫住。

    杨停下脚步,转过头来问道:“什么事?”

    刘小波硬着头皮说道:“你心里实在苦,我陪你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