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收购草药
    刘小波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或许是被杨感染了吧!

    杨愣了半晌,忽然“噗哧”笑了出来,说道:“小波,你是好人。”然后转头就走。

    刘小波豁出去准备跟杨睡觉,杨却没头没脑冒了一句“你是好人”,就下山去了。

    刘小波想不明白杨是什么意思,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过的话就要负责任。吃过晚饭,刘大明和张晓碧都睡了,刘小波出了门。

    径直来到杨家,刘小波见四下没人,敲了敲门。杨迷糊着出来开了门,见是刘小波,惊愣住。

    想起刘小波白天说的话,杨心儿立马扑通扑通跳起来,脸颊红霞攀飞。

    “小波,你、你怎么来了?”杨说话有点了。

    “嫂子,我来……收草药的。”刘小波本来要说过来陪你睡觉的,话到嘴边换了词。

    “进来吧!”

    杨把刘小波让进了屋子,窗外月光皎洁,投屋里,朦胧一片。刘小波依稀看见杨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衣,而且是露肩深v的,下方裙摆很短,白玉在外。胸前高耸,翘起,得没得说了。

    刘小波忍不住了,直接把杨抱了起来,按到,上下其手,一阵乱揉。

    杨早已经在心里把自己交给刘小波了,干柴遇烈火,立马要燃烧起来。

    正准备进一步的时候,忽然听到屋子外有人急切叫道:“杨姐,睡了吗?”

    刘小波和杨吓得翻身起来,听那声音有点像是隔壁的李妹子。李妹子最喜欢嚼舌头,知道了还不乱说一通啊!

    李妹子这么晚了找杨有什么事?刘小波和杨都害怕。刘小波毕竟是年轻人,哪经历过这种事,慌起来。相反,杨还要镇定点,忙叫刘小波朝后门走。

    刘小波提了裤子就跑。而杨则整理了衣裳去开门。

    “李妹子,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啊?”

    幸亏是晚上,李妹子看不清杨发羞的脸。

    “杨姐啊,刘三狗又到镇里喝烂酒,醉醺醺回来,吐了一地。咱家没醋了,到你家要点醋,回去给他喝些醒酒。”

    杨皱眉,刘三狗是村里喝酒出了名的,卖点草药赚点钱就去买酒,李妹子也不容易。

    “嫂子家有醋,这就去给你拿。”杨说着转身拿醋去了。

    刘小波逃也似地跑回家,心里像是做贼一样乱跳,刚才实在太惊险了,想起来都心有余悸。不过晚上睡着,脑子里想起杨那柔软的地方,兴奋了好久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见杨背着背篓过来了。刘小波昨晚做了贼,心里虚,不敢正眼看杨。

    杨却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说道:“小波,你不是要收草药吗?我把家里的草药全背来了。”

    刘小波松了口气,去找了秤,把杨的草药称了,一共10斤,刘小波给了杨70元钱。

    杨说了“谢谢”,冲刘小波开心一笑,转身就走。刘小波忽然把杨叫住。

    “小波,还有什么事?”

    “嫂子,你以后就别进山挖草药了,一个女人家的多危险。”刘小波真诚地说道。

    杨听着这样的话,想起昨晚的一幕,可暖心了。她感激地说道:“小波,谢谢你关心嫂子。只是嫂子不去挖草药,家里没收入……”

    刘小波脱口说道:“嫂子,我长期聘用你,帮我我管理党参地,每月给你开2000块钱工资。”

    杨听愣住了,长期聘用?每月2000块?这样高的工资想也不敢想啊!杨明显不信,惊讶道:“小波,你没糊涂吧?”

    刘小波郑重其事地说道:“没糊涂,嫂子,我现在多了收购草药的业务,一个人忙不过来,必须要请人才行。我还打算开荒3亩党参地,党参地没人管理是不行的。”

    “可是,我也没有……管理经验啊……”

    “简单,嫂子,种党参,就是翻土、育苗、移栽、灌溉、收获的过程,很多过程都是请人做,你到时候负责督促他们做好事情就是了。”

    “可是……”杨心里还是没底。

    “别可是了,就这样决定了。”

    于是,杨正式上岗。首先是开荒,刘小波又请了5个村民,一天就开荒出3亩地。然后翻土、移苗,10亩党参地很快再次种上了。

    杨一心一意扑在了党参地里,除草,灌溉,每天早出晚归,可用心了。

    开先,刘小波每天黄昏亲自去用喷雾器给党参苗喷洒灵蛇雨露。后面刘小波索性每天给杨一个小瓶,小瓶里看起来是清水,其实是沁出的灵蛇雨露。

    刘小波教着杨把小瓶里的灵蛇雨露融合到喷雾器的清水中,让杨背着去喷洒。

    杨不免好奇,问刘小波小瓶里是什么。刘小波想了想说道:“是杀虫剂,党参容易招虫,必须要每天坚持使用杀虫剂。”

    杨还真信了,每天黄昏时候,就背着喷雾器喷洒。

    杨做事细心,且守口如瓶,党参地里的事情她从来不给外人说起。在她悉心照料下,在灵蛇雨露每天浇灌下,10亩地的党参茁壮成长。

    刘小波则把心思用到了收购中草药上面。刘小波找到村长刘先烈,在村委会通知了收购中草药的事情。

    村民们听到刘小波普通草药出价7元,其余草药有8元、10元、15元不等。反正每一种草药,比镇里的药贩子收购每斤要多2元。

    村里人立马就炸开锅了,一斤多2元,10斤就多20块,20块够村里人辛辛苦苦赚上一天的钱了。而且不需要跋涉到镇里去,挖了草药直接在村里就可以销售,可是又赚钱又省力的事情啊!

    于是,村里人挖了草药全背到刘小波家卖。仅仅三天的时间,刘小波家院子里就被草药堆满了。

    看着院子里的中草药,刘小波有点头疼。

    中草药认识刘小波,刘小波却不认识它们。中草药品种太多,刘小波根本认不全。

    刘小波不认识,自然不知道价格。在收购的时候,就让村民自己说这是什么草药,有什么药性,在镇里收购是什么价格。刘小波在村民口中的基础上加2元收购就行了。

    但是,说的多了,刘小波记不住,还是要忘的。刘小波用小本子记下来,另外在苹果手机上用度娘搜索相关的词条,一种一种地认识草药。

    院子实在堆不下了,刘小波给许洁打电话。许洁听说刘小波短短3天的时间收了一院子中草药,可乐呵了,立马派了黄师傅开着货车下来收购。

    许洁这次没有下来,跟着黄师傅一起下来的是萧兰。萧兰开着天籁颠簸在村里的土泥巴路上,一下车,就狂吐起来。

    萧兰是第二次来了,头次是坐许洁的车来的,还好点。没想到今天自个儿开车,反而。

    “兰兰,你没事吧?”刘小波担心地问道。

    萧兰本来就不想下来,更不想见到刘小波,只是许洁要到市里参加一个什么商会,来不了,才让她来的。

    听着刘小波又亲切叫自己“兰兰”,萧兰可气恼了,“刘小波,你们村是什么路啊?五脏六腑差点给我颠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