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撞见洗澡
    刘小波还是要走,刘三狗耍起赖来,拽着刘小波的手臂不放,急切说道:“刘小波,人参可是补元气的,是难得难遇的好东西,错过了就难再遇了啊!”

    刘小波听到“补元气”三个字,停了下来,想了想,下定了决心,问刘三狗:“人参怎么卖?”

    刘三狗见刘小波回心转意,可高兴了,生怕刘小波反悔又走,忙说道:“我也不认识人参,但听老爹说,这根人参年成很久,能卖个好价钱。嘿嘿,咱们是兄弟嘛,我也不要高价,就卖你600块好了。”

    刘三狗是急着想买酒喝,所以贱价卖了。他本来就是败家子心性,哪管划不划算。

    刘小波微微愣了下,虽然他对人参也不太了解,但估摸着这根人参不值这个钱,至少上千吧!

    见刘三狗执意要卖,刘小波决定买了。恰好今天卖了中草药,兜里有现钱,刘小波掏出来数了1000块钱给刘三狗,说道:“我给你1000块买这根人参,人参可是你执拗要卖给我的,不是我逼你的,想反悔,没门。”

    刘三狗没想到刘小波会大方地给1000块,感激得眼泪哗啦啦淌,接过钱又是点头又是哈腰,“谢谢”说个不停,欢喜地走了。

    刘小波重新把人参包好,想了想,没回家,掉头重新往村卫生所去。

    “咚咚咚!”

    刘小波敲门,没人应。咦,怎么回事,谢美玉难道睡觉了?不对,屋子里灯还亮着呢!

    “咚咚咚!”刘小波继续敲门,还是没人应。刘小波心里生起一种不祥的预感,顾不得那么多了,使劲推门,没想到门没有锁,一下推开了。

    原来刚才刘小波匆忙跑出去,只是把门关上,谢美玉也忘了上锁。

    刘小波一步踏进屋里,急忙叫着“美玉”、“美玉”。刘小波的声音很大,加上丹田沉积了一些灵力,无形中各方面都有提升,嗓音穿透力可强了。

    突然卫生间里传来一声“啊”尖叫,刘小波心想着谢美玉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没往其他方面想,几步冲到卫生间一掌将卫生间的门推开了。

    谢美玉居然没有锁卫生间的门。谢美玉以为外面的门锁着的,一个人在家,以往进卫生间都不反锁的。万没想到刘小波闯进来。

    刘小波一眼瞧见谢美玉就愣住了,只见谢美玉地背着自己,双臂交错,应该是抱着胸前的丰盈,玲珑颤抖不停。晶莹的翘臀一览无遗地展现在了刘小波的视线里。

    幸亏谢美玉反映得快,听到脚步声来,立马背过身,不然,自己前面的风光、的隐秘都会被刘小波看见。

    饶是如此,刘小波看见谢美玉的,已经吃惊不已了。要知道,谢美玉可不同杨,谢美玉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啊,心爱的可人儿地近在咫尺,刘小波哪有不心动,身体哪会没有反映啊!

    刘小波只想迎上去把谢美玉的搂在怀里,好好地疼爱她一番。

    但是,谢美玉歇斯底里地大叫让他回归了现实。

    “啊!”谢美玉被刘小波看见了,那还得了,羞愤难当,大叫起来:“刘小波,你个!”

    “啪!”谢美玉反手一张毛巾扔过来,搭在了刘小波的脸上。

    毛巾湿漉漉的,也不知道谢美玉刚才擦拭了什么地方。

    “刘小波,你卑鄙下流可耻,大,赶快出去!”谢美玉急得要哭了。

    太尴尬了!刘小波“哦”了一声,把毛巾从脸上取下来,着脑袋走到外面屋子里,坐下。刘小波没想着离开,如果就这样离开了,谢美玉对他的误会一定会加深。

    刘小波得留下来负荆请罪,想办法求得谢美玉的原谅。刘小波琢磨着怎样向谢美玉解释。

    很快,谢美玉穿了睡衣出来。谢美玉的睡衣很薄,依稀可以看见里面的颜色。但刘小波这时候哪敢看啊!低着头等待受训!

    本来以为谢美玉会把他骂得狗头淋血的,没想到等了半晌,没听到谢美玉的骂声。刘小波抬起头来,好奇地看过去。见谢美玉坐在凳子上,眼眶发红,低声抽泣起来。

    这一下,刘小波可慌了。谢美玉打他骂他,他都可以承受,谢美玉伤心抽泣,他可。

    刘小波慌忙站了起来,走到谢美玉面前,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求着说道:“美玉、你别哭了,是我不好,我不该闯进来,不该偷看你洗澡。你要打我骂我都可以,别哭了,听着你哭我心里难受……”

    谢美玉抽泣更厉害了,哽咽着说:“呜呜,我的身子都被你看见了,呜呜……以后我出去还怎么见人啦……”

    刘小波见谢美玉眼泪一颗颗落下,心疼地要死,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蹲下来,强行将谢美玉的小手捧住,言真意切地说道:“美玉,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一定会娶你的。”

    谢美玉使劲拽,却拽不出,双肩耸动,哭泣更厉害了。

    刘小波刚才想了好多解释的词,这时候一激动忘了大半,还依稀记得一些,说道:“美玉,我走了又回来,是给你送东西的。刚才敲了许久门,你都没答声,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才急切冲进来的……”

    原来谢美玉月事来了,想洗洗干净,刘小波走后就去洗澡。洗澡时水声哗哗,根本没听到刘小波敲门。此时见刘小波一五一十地说着,不像撒谎,信了几分。

    “刘小波……你走吧……今晚的事、不能跟人说……更不能让我男朋友知道……”

    谢美玉说道“男朋友”三个字,刘小波心里“咯噔一下”,凉了半截。

    “唔,好。”刘小波木讷点头,松了谢美玉的手,转身要离去。

    走了两步,刘小波忽然停下,转过身,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一个草纸层层包裹的东西。刘小波把东西塞到谢美玉的手里。

    “美玉,其实我是回来给你送人参的。我刚刚在刘三狗那里买了一根人参,想着你痛、痛经,人参吃了可以补充元气,可以缓解,所以才回来的……”

    谢美玉前一秒还抽泣着,手里拿着人参,听着刘小波真诚说的话,停止了抽泣,愣着看着刘小波。

    谢美玉是学医的,自然知道人参的功效,更知道人参的价值。人参价格不菲,就是短短几年的野生人参,也值几百块。村里没有人工种植人参,刘三狗的人参肯定是从深山里来挖的,纯野生,价格更不菲。

    谢美玉想问刘小波花多少钱买的,但刘小波已经走出门去了。

    刘小波走后,谢美玉把门关了,这下不忘上锁。然后回到座位上,打开层层包裹的草纸,一根手指粗的极品人参出现在了眼前。

    谢美玉对人参有一定了解,看个头,看色泽,再看根须,就知道这是一根年成至少上30年的极品人参,价值应该两千左右。

    谢美玉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贵重的人参,刘小波说买就买了,而且一心想着自己的身体不适,给自己买的。

    紧紧抓着人参,脑海里想着刘小波瞧光自己的情形。谢美玉心里像是揣了一只小兔子,脸蛋也生起了红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