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鸿门宴
    谢美玉没想到刘小波吃了,有点讶异,随即转过身,进屋子吃饭去了。

    刘小波则一个人坐在卫生所外面的凳子上,等着别人过来卖草药。

    正坐着,见村长女儿刘双双坐着个三轮车往镇里去。刘双双看见刘小波,两个眼珠子都放出光了,在三轮车上朝刘小波兴奋挥手。

    “小波哥、小波哥,你为了我打倒廖德伟胖儿子廖永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好兴奋,好感动哦!今儿我去镇里买酒买肉,晚上到咱家来,我和老爸都要和你喝一杯。”

    刘小波听得张大了嘴,心想什么叫为了你打倒廖德伟的胖儿子啊?那孙子不来招惹老子,老子会打倒他吗?

    刘小波顿觉无语,怎么看刘双双都像花痴一个。

    刘双双坐着人家的三轮车朝镇里的方向去,土泥巴路凹凸不平,三轮车上下颠簸,刘双双胸前两坨耸动不已。

    刘小波忙把目光移了回来,不知什么时候,谢美玉已经站在身后,倚在门框边,“咳”了两声。

    “刘小波,你挺能的啊,居然帮刘双双打倒了廖永光?”

    刘小波不知道谢美玉在身后,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解释说道:“美玉,你可别听刘双双瞎说,我可不是为了她才打倒廖永光的。廖永光那天故意找茬,我完全是为了自卫。”

    谢美玉嘴角微笑,说道:“看把你激动的,我就是问问而已。”

    谢美玉走前两步,坐在刘小波身旁的凳子上。刘小波见谢美玉坐下来,也坐下来。

    谢美玉脸蛋有点微红,问道:“小波,昨晚那根人参还是新鲜的,是从山里挖来的吧?”

    刘小波点了点头。

    谢美玉把脸转过来,一双美眸流转看着刘小波,忽然说道:“谢谢你!”

    刘小波笑着真诚说道:“没事,只要为了美玉好,做什么我都愿意……”

    谢美玉的小脸蛋更红了,心里感动,打断刘小波的话:“小波,进深山很危险的,以后不能一个人进山。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刘小波听得微微怔住,从谢美玉的话里听出了关心的意思。刘小波心里可高兴了,连忙点头:“美玉,听你的。”

    谢美玉这才转过头,脸蛋红扑扑的。

    昨晚,刘小波送来人参,她就洗干净了炖了汤喝。一觉睡得特踏实,今天醒来感觉全身精神头十足。自己的月事还没有结束,但是痛经的感觉一点也没有了。

    人家都说女人心里细腻,是情感动物,最受不得别人感化。刘小波不惜花钱、不怕危险,为自己弄来了两根极品人参,对自己的好是不言而喻了。

    谢美玉虽然表面对刘小波淡然些,但心下对刘小波已经颇有好感了。

    正说着话,陆续有人来卖中草药了。谢美玉和刘小波坐在一起,因为心思的变化,颇尴尬的,连忙站了起来,去辨别中草药了。

    刘小波见谢美玉去忙活了,也跟着去忙活。

    村民卖过来的中草药明显减少,多的有二十来斤,少的只有几斤。收购了半天,不过收了100多斤。

    11点钟的时候,刘双双提了几斤猪肉,买了些菜,还提了一壶酒,从镇上回来,路过村卫生所,热情叫刘小波:“小波哥,今天晚上一定过来吃肉喝酒哈,我在家里等你。”

    最后一句说得情意绵绵的,刘小波听着不由打了个寒噤,害怕刘双双到村卫生所纠缠,刘小波连忙答道:“好,双双,你先回去,我晚上来。”

    刘双双见刘小波答应了,可高兴了,像一只小燕子一样,欢快地哼着歌曲去远了。

    谢美玉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刘小波,说道:“刘双双看起来对你挺有意思的。”

    刘小波嘟囔着嘴说道:“她对我有意思,我对她没有意思。”

    谢美玉不解,问道:“为啥?”

    刘小波笑着说道:“嘿嘿,美玉,你不知道我的心都在你那儿吗?”

    谢美玉脸上立马红霞攀飞起来,轻啐了一口:“油嘴滑舌。”然后别过头跑到屋子里去了。谢美玉感觉脸上有些发烫,心里竟有点甜甜的味道。

    村长有请,刘小波自然是要去的。后面自己种植业做大了,开荒扩地,不免要让村长帮忙,刘小波可不敢得罪村长。

    晚上7点,刘小波朝村长家去。

    村长老婆王菊芬炒了好几盘肉,还有几盘素菜,弄得可丰盛了。

    村长刘先烈把刘小波拉了过来坐下,一边给刘小波倒酒一边说道:“小波,听说你打倒了廖德伟的儿子廖永光?”

    刘小波谦虚地笑着,说道:“是啊,先烈叔,那小子那天找我麻烦,我便教训了他。”

    刘先烈眉开眼笑,拍手叫道:“打得好,俺家双双给廖家养猪的时候,廖永光没少骚扰双双。他喜欢双双,你打了他,你的意思叔知道。”

    刘小波愣住,连忙摇手要解释,村长哪容他解释,拉了他喝酒。

    刘双双在一旁瞧见,越看刘小波越喜欢,心里乐开了花。

    刘小波被村长灌了好几杯烧酒,肚子里像是有团火在烧,脸上火辣辣发烫。

    村长高兴,也喝得多,脸上出现两团红晕,说话不利索了:“小波……俺家双双以后就交给你了……你是个有上进的孩子……叔把双双交给你、放心。”

    这哪能好好吃饭喝酒,完全是鸿门宴啦!刘小波知道再喝下去,对方的糖衣炮弹就会把自己打败。

    刘小波推说还有事,站起身来就走。村长不料刘小波要走,要起来按住刘小波。但是刘小波身手敏捷,爬起来就跑,跌跌撞撞差点撞到门衔上。

    村长见没有办法,叫刘双双送刘小波。

    刘小波虽然喝了酒,走路有点偏倒,但脑子清晰着呢!走在田埂路上,偏了几次,都没滑下去。

    刘双双在后面一阵小跑居然追不上,叫了两声“小波哥”,刘小波也不回应。刘双双眼珠一转,有了一计。

    刘小波就是怕刘双双追上,所以走得非常快。忽然听到后面“哎哟”一声,刘双双好像是出什么事情了。

    刘小波愣住,不能再自个儿跑了,只有停下来,回头问道:“双双,怎么了?”

    刘双双惨哼着说道:“小波哥,我的脚崴了,可疼了,你快回来看看我吧?”

    听刘双双说话的语气不像是撒谎,刘小波只有回去。哪知道刚刚走到刘双双身前,刘双双忽然从地上爬起来,一个饿狼扑食,把刘小波扑倒在稻草田里。

    10月底的稻田里没有水,是干的,田里堆满了干枯的稻草。

    刘小波被扑倒在稻草堆里,草堆软绵绵的,上面两坨也是软绵绵的,刘小波好像被包在了棉花里面。

    刘小波知道着了刘双双的道,正要叫出来,不料刘双双的小嘴直接亲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