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让我试一试
    于是大家都坐了下来,不一会儿,急诊室的门推开了,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医生走了出来,神色十分肃穆地问道:“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徐珊珊脸色发白,站了起来,小声说道:“我是。”

    男医生瞧见徐珊珊的穿着打扮还是一名学生,有点诧异怎么没有大人来,不过他没有问,摇了摇头对徐珊珊说道:“病人病情实在严重,我们尽力了。”

    徐珊珊听到这句话,身子两晃,就要朝地上倒去。刘小雯和杨晓会一直陪在她身边,连忙把她扶住。

    “爷爷……呜呜……”徐珊珊忍不住大哭了出来。

    徐珊珊哭得可伤心了,刘小雯和杨晓会受到感染眼眶也湿润了。保姆在一旁也擦拭眼泪。刘小波要好点,不过心里还是挺难受的。

    男医生似乎见惯这样的场面,叹了口气,说道:“哎,家属做好后事的准备吧!”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走廊一端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一个中年男人,身材颇高,穿着西服,满面焦急地朝这边奔过来。

    他身后一个年轻小伙子,同样穿着白衬衫黑西服,提着个公文包紧紧跟上。

    徐珊珊见到那个中年男的,眼泪再次哗啦啦滚落出来,叫了声“爸”,一头扎到中年男的怀里,大声痛哭。

    “姗姗,爷爷怎么样了?”中年男的喘着粗气问道。

    “爸,医生说爷爷……呜呜……”

    中年男的身子明显一颤,不过他还是稳住了。他只感觉心中如针在扎,父亲年迈,这些年自己忙于公务,没有时间照顾父亲,他自责、愧疚。

    中年男的眼眶也湿润了,愣了好一阵,他从衣兜里拿出一张手帕将眼睛擦了擦,然后走到男医生面前,问道:“医生,是不是真的没希望了?”

    中年男医生觉得男的很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见男的身上很有气质,客气地说道:“老人年迈,心肌梗塞又比较严重,对不起,实在抢救不过来了。”

    中年男的点头嗫喏道:“好、好,那我进去看老人家最后一眼……”

    男医生点头,让开了门。

    中年男的叫身后的年轻男的在后面等着,走了进去。徐珊珊想见爷爷,也跟着进去。刘小雯和杨晓会怕徐珊珊见着爷爷伤心,也跟了进去。刘小波见妹妹跟进去,也进了去。

    只见白发苍苍的老人静静地躺在,嘴上戴着氧气罩,眼睛闭着,一旁的心率检测器几乎跑成了直线。看那样子,真的是没任何希望了。

    中年男的面部抽搐了下,缓缓坐到病,然后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了老父亲的手,把头枕在老父亲的手背上,眼眶再次湿润,愧疚说道:“爸、对不起……”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徐珊珊的脑海里回忆起爷爷平日对自己和蔼的笑容,对自己万分的疼爱,忍不住再次哭起来。刘小雯、杨晓会也跟着哭。一屋子人都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

    刘小波最见不得这种生离死别的场面,虽然是个男子汉,但心里发酸,也忍不住眼眶湿润。

    或许是情绪发生了较大的波动,引起丹田处的灵力微微荡漾,刘小波一怔,突发奇想,灵蛇雨露可以治疗恢复外伤,不知道能不能治疗心肌梗塞?

    刘小波有了大胆想法,跃跃欲试。如果灵蛇雨露有此奇效,就能救老人家一命啊!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管行不行,应当一试。

    众人还在悲痛中,刘小波忽然说道:“或许我有办法救醒老人家。”

    这句话声音说得不大,而且不紧不慢,但就像是一颗惊雷在大家伙儿头顶炸响。

    大家都回过头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刘小波,目光中明显不信。

    “哥哥,你没说胡话吧?医生已经说爷爷啊!”刘小雯先诧异地问道。

    刘小波淡淡说道:“我只是说有可能,但不一定能救醒。”

    此时,男医生也进了来,听刘小波这样说,眉头大皱,说道:“小伙子,可不要说大话,我们医护人员可是经过全力抢救,得出权威结论。病人的心跳几乎停止,就算是全国最好的专家来,也抢救不了。而且你又不是医生,没有半点医学经验,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刘小波不语,只是把目光投向徐珊珊的老爸。

    中年男的打量刘小波的样子,穿的很土,不像是医生,也没有看出特别的地方。但他还是迟疑问道:“小兄弟,你说你有可能救醒我父亲?”

    刘小波点头:“嗯,只能说有可能,没有十足把握。”

    “有多大可能性?”中年男的继续问道。

    刘小波想了想,说道:“百分之三十。”

    中年男的善于决断,咬了咬牙说道:“好,百分之三十已经够了,你来试一试。”

    男医生和护士都上前阻止,中年男的摇手制止说道:“医生,我知道你们的难处。就让小兄弟一试,我承诺,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跟你们医院没关系。”

    男医生和护士没有办法,皱起眉头盯着刘小波。刘小波根本不理睬,朝前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下来,说道:“我用的方法是家里祖传的秘诀,不能让外人知道。所以急诊室里只能有我一个人,你们都出去吧!”

    男医生和护士一听,可气恼了,叫道:“小伙子,你太托大了。病人就算去世了,也有尊严,你可不能对病人不敬。”

    刘小波说道:“放心,我不会对老爷子怎么样的。”刘小波把目光再次看向中年男的,中年男的点头,给医生和护士说道:“几位,就依小兄弟的,先出去吧!”

    其实中年男的心里有自己的打算,反正医院说老父亲已经,小伙子说有可能救醒,就死马当活马医吧!试一试还有希望,不试什么希望也没有。

    “哼,如果有什么事情,咱们医院概不负责!”男医生更气愤了,留下这一句,带着护士出去了。

    中年男的最后看了一眼的老父亲,带着徐珊珊和杨晓会出去了。

    刘小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十分不解,心想:“咱家什么时候有祖传秘籍啊?哥哥是卖得哪葫芦药?”

    刘小雯见刘小波给他使眼色,带疑惑十分纳闷地跟着出了去。

    于是,急诊室里只剩下刘小波和老爷子了。刘小波口念导气法决,调动丹田处的灵力,朝手掌心汇聚,一步步朝病床前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