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奇迹
    刘小波调动灵力在掌心处沁出了一粒灵蛇雨露,说也奇怪,这次沁出的灵蛇雨露体积大了不少,居然有胡豆大小了。

    灵蛇雨露十分晶莹,仿如一颗神奇的珍珠。

    刘小波没有迟疑,将灵蛇雨露按在了老爷子的心口处。

    灵蛇雨露一挨着老爷子的肌肤,立马沁入了进去。

    刘小波撤回手来,感觉脑袋有点发晕,坐在病床边上闭目休息。

    休息了大概5分钟样子,刘小波忽然听到“滴滴”不间断的响声。响声开始间隔10秒响一次,很快就有节奏地响了起来。

    刘小波连忙睁开眼睛,见病床旁的心率监测器,由直线变成了曲线。再瞧老爷子,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隐约可以瞧见眉毛微微颤动。

    刘小波欣喜地差点跳起来,只是沁出了灵蛇雨露,身体实在太虚弱。他站起来,一步步朝外面走去。

    打开急诊室的门,见大伙儿都怔怔看着他,他用舌头润了润嘴唇,有气无力说道:“老爷子应该得救了。”

    这话一出,让外面的人更加惊讶了。中年男人、徐珊珊最先进了急诊室去。杨晓会、保姆,还有跟随中年男人的年轻小伙子也半信半疑地跟进去。

    刘小雯瞧刘小波脸上没有血色,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不知道哥哥刚才在里面做了什么,担心哥哥,连忙上来把刘小波扶到椅子上坐下。

    男医生和几名女护士面面相觑,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绝对不会相信刘小波能救活病人。

    男医生和女护士愣了好一阵,才朝急诊室进去。

    没想到前脚刚刚踏进急诊室,就听到心率监测器正常有序“滴滴”叫的声音。男医生和女护士惊讶不小,连忙大踏步进去。

    见心率监测器上显示的是心脏正常跳动的曲线,也就是说病人的心跳正常了。虽然没有醒过来,但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估计很快就会苏醒过来。

    男医生、女护士直接懵逼住。

    怎么可能?明明心跳变弱,几乎为0,在医学上完全没有办法救回来的啊!那小伙子是怎么做到的?

    中年男人隐约看见老父亲的眉头在颤动,心里十分高兴,但还是有点拿不准。有的人在濒临死亡之时,不是会回光返照吗?

    中年男人心里十分忐忑,回头问男医生:“医生,现在是什么情况?”

    男医生张大了嘴,满脸刻画着惊讶,说道:“真是……怪事……老爷子心跳恢复正常了……奇迹、奇迹啊!”

    “爸!”

    “爷爷!”

    中年男人和徐珊珊兴奋地大叫出声,一屋子人全都喜极而泣。

    高兴了一阵,中年男人反映过来,腾地站了起来,快速朝急诊室外面去。他要当面真诚地感谢刘小波。

    男医生和护士也醒悟过来,外面的小伙子能将病人从阎王殿拉回来,手段可不是一般。再也不敢小瞧小伙子,男医生和护士连忙奔出,他们要好好讨教一下,小伙子是怎么救活病人的。

    但是,让他们十分失望的是,外面的椅子上根本就没有人了。刘小波没有,刘小雯也没有了。

    刘小波和刘小雯已经走了。

    中年男人神色激动,转头问徐珊珊:“姗姗,你认识那个小兄弟?”

    徐珊珊点头:“他是我同学的哥哥。”

    中年男人真诚说道:“一定要好好感谢他,是他救了你爷爷的命啦!”

    徐珊珊眼里噙着泪,使劲点头:“爸,我知道,小雯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哥哥是咱家大恩人,这样的大恩我一定涌泉相报。”

    这时,一直跟着中年男人的年轻小伙子走上前,忽然说道:“徐县长,要不要我现在立即把小兄弟追回来?”

    中年男人想了想说道:“暂时别了,小兄弟离开有他离开的道理。他是姗姗同学的哥哥,要想找到他,很容易。”

    小伙子自然是中年男人的秘书了,“嗯”了一声,恭敬地退下去。

    此时此刻,男医生、护士还有杨晓会在内,全都惊大了嘴巴。

    难怪第一眼瞧到中年男人会眼熟,原来他就是南城的县长大人啊!

    杨晓会更惊诧,徐珊珊的老爸是县长,这么大的官,怎么从来没有听徐珊珊说过啊?

    惊诧之后,大家忙着进病房照顾老爷子去了。正如医生所说,两个时辰后,老爷子醒了过来。老爷子是县长的父亲,医院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把老爷子转进了病房。

    再说刘小波,刚才感觉身子挺虚的,而且心想他们进了病房见老爷子没事了,一定会出来围着他问是怎么救回老爷子的。

    那时候说谎不一定能说得过去。刘小波对刘小雯说,身体虚弱得很,得赶快离开医院找个地方休息才行。

    刘小雯担心哥哥的身体,只有暂时和徐珊珊杨晓会分开,扶着哥哥出医院去。

    出了医院,刘小波找到三轮摩托车,爬了上去。刘小雯担心说道:“哥哥,你身子虚,不要骑三轮车。”

    刘小波叫刘小雯上来,说:“我总不能把三轮摩托车丢在这里吧,花了1万多块钱,弄丢了可亏大了。放心,骑一段路程找个酒店还是没有问题的。”

    刘小雯心想也是,爬到车斗里。刘小波开着就走。

    刘小波身体虽然有点虚,但骑三轮车完全没有问题的。毕竟骑车是技术活,不是费力的活。

    路上,刘小雯心里有点小激动,因为这么晚了,哥哥不可能骑着三轮摩托车回村里去。哥哥刚才说了,要找个酒店休息。

    哥哥竟然要找酒店,自个儿今晚也不回学校了。刚才陪徐珊珊到医院,她和杨晓会给学校班主任打电话说明了情况,班主任老师知道她们在医院陪徐珊珊的爷爷,不会好担心。

    再说哥哥现在身体看起来很虚,必须要陪在哥哥身边才行,所以只有和哥哥一起住酒店了。

    能和哥哥睡在一起,是自己一直想着的事情。小时候就一直和哥哥睡,长大了还是想和哥哥睡。

    小丫头怀着古怪心思,偷乐不已。刘小波哪里知道妹妹的心思,只顾着开车。

    很快就看到前面有一家酒店。酒店规模不是很大,但看起来也还不错。

    刘小波把三轮摩托车停到酒店的车库里,上了锁,然后带着妹妹去开房间。

    大堂营业员一瞧刘小波和刘小雯的样子,以为是对情侣,半夜来开房肯定是为了那事。没有问,直接开了一间房。

    刘小波接过房卡,见只有一张,问道:“怎么只有一张?”

    “是啊,你们不是情侣么,开一间房够了啊?”营业员纳闷说道。

    刘小波可懵了,正要说:“我和她是兄妹关系,不能睡一间房,开两间房。”

    但还没说出来,刘小雯就抢着对营业员说道:“对,就一间房。”与此同时,使劲拽着他的胳膊,朝里面走。

    刘小波现在身子没力,被刘小雯轻易而举拽走了。刘小雯拽着刘小波直接坐电梯上楼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