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百年人参
    刘小波不知道雪貂叫他去深山干嘛,但执拗不过,还是跟了去。

    雪貂的动作非常灵活,在前面奔跑着完全化成了一道白光,不过,它飞奔一段距离,又会停下来等刘小波,始终没有把刘小波落下。

    刘小波跟着雪貂渐渐了深山腹地,雪貂带着刘小波朝一处偏僻的地方走去。

    最后,雪貂停在一株大树下。刘小波发现这个地方很眼熟,原来就是上次在这里大战蜈蚣挖人参的地方。

    咦,雪貂怎么又把自己带回到这个地方了?

    正纳闷,见雪貂好整以暇地蹲了下来,用前爪指着脚下的地面。

    地面被落叶枯树覆盖,刘小波开先还没怎么注意,这时候仔细看去,立马吓了一大跳。

    见地面上死了几只很大个的毒虫,有一条手臂粗的花斑毒蛇,还有一只全身漆黑的穿山甲,另外还有很大的毒蝎子。

    毒虫分先后不同时间死的,有的已经腐烂了,有的还很新鲜,估计刚死不久。

    而在毒虫的中间,一棵青色植物长得十分壮硕,枝干有两根手指那么粗,叶子繁茂,很大一团。

    刘小波倒吸一口凉气,这棵植物不正是人参吗?刘小波这才想了起来,上一次,就在这棵大树下,雪貂让他用灵蛇雨露灌溉了一棵很小的人参苗。

    刘小波打量周围,原先的党参幼苗不见了踪影。难道,这棵大的党参就是幼苗长成的?

    不可能吧?这才几天时间,小小的党参幼苗居然长成这么大株人参了?观察现在人参的外貌特征,应该有上百年的长势。

    刘小波想到了灵蛇雨露,该不会是灵蛇雨露灌溉的原因吧!以前在党参地,刘小波每天沁出一粒灵蛇雨露,融合清水灌溉大片党参地。而上次,刘小波一次性将一粒灵蛇雨露全灌溉到人参苗中。

    人参苗将一粒灵蛇雨露全部吸收,难怪会在短短几天时间生长成百年之势。

    刘小波能断定这棵人参就是上次那棵小人参苗长成的。雪貂一直守护着这棵人参,一旁死的毒虫估计过来偷吃人参,被雪貂咬死了。

    刘小波十分惊诧,用惊奇地目光瞧向雪貂,见雪貂居然用爪子指了指人参,朝刘小波点点头。

    刘小波惊喜叫道:“雪貂儿,你的意思是叫我挖这棵人参?”

    雪貂会意,点了点头。

    刘小波惊喜得差点跳起来,心里叫道:“发了、发了,这次大发了!”

    要知道人参一是卖品质,二是卖年龄。年龄越大的人参价格越贵,10年左右的人参可以卖几百块,几十年的人参生可以卖几千块、几万块,而年龄越大,倍数越大,上百年的人参一般都能卖到10万块,如果是纯野生或品质极好的,买几十万都没有问题。

    刘小波可兴奋了。看来头次救了雪貂,雪貂完全是来报恩的。雪貂让刘小波沁出灵蛇雨露灌溉人参,也是为了能让人参有了价值让刘小波来收获。

    刘小波准备挖人参,这才发现刚才空手进山的,挖人参的工具都没带。

    挖人参有讲究,需要十分小心,没有工具可不敢乱挖。

    雪貂见刘小波迟迟没有动手,打量刘小波,似乎看出了刘小波没带工具。它的身子忽然一跃,落到了人参旁。

    奇迹出现,把一旁的刘小波完全看傻眼了。只见雪貂探出爪子,在人参周围一阵乱刨。刨得尘土飞扬,不一会儿就把整棵人参给刨了出来。

    人参裹着泥土躺在地上,雪貂的目光瞧向刘小波,用爪子朝人参指了指,意思叫刘小波去拿。

    刘小波瞧见那颗人参,惊得嘴巴张大半天合不上。人参不粗,呈现金黄色,全身触须交错,有头有身有脚,几乎长成了一个人形。

    刘小波走近,把人参小心翼翼地拿在手上,仔细打量,这样貌,这品质,当是一棵上百年的极品人参啊!

    刘小波心中大喜,叫道:“发了,大发了。”

    极品人参可不能随便用手去拿,人参上了百年,说是有了灵性,沾了人的肌肤,灵性就会流失。

    刘小波两三下把外衣脱了下来,将人参连着一些泥土小心翼翼地包裹了起来。

    当刘小波把人参包好后,雪貂忽然“呱呱”叫了起来。刘小波好奇望去,雪貂用前爪向左边远处的方向指了指,然后率先蹿过去。

    刘小波心里好奇,连忙跟上。雪貂停在一处四面都是杂草的凹地里。凹地里十分潮湿,在正中间也有一棵很小的人参苗。

    刘小波惊喜莫名,望着雪貂问道:“雪貂儿,你是叫我用灵蛇雨露灌溉这棵人参苗?”

    雪貂很通灵性,点了点头。

    刘小波想也没想,蹲子凝聚灵力,沁出了灵蛇雨露,灌溉到这棵人参苗下面。

    这一次,灵蛇雨露有胡豆大小,挨着人参苗脚下的土壤,立马沁了下去。

    沁出灵蛇雨露,刘小波稍稍有点累,坐在草丛上。雪貂也温顺地靠了过来,傍着刘小波的身子蹲了下来,还用脑袋在刘小波身上蹭。

    刘小波对雪貂可感激了,用手轻轻雪貂的脑袋,感激说道:“雪貂儿,谢谢你,你的恩德我不会忘记的。”

    雪貂像是能听懂人话,脑袋蹭了蹭,“呱呱”叫了两声。

    刘小波想了想说道:“以后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干脆我给你起个名字怎么样?嗯,见你全身雪白,又如此冰雪聪明,就叫你小雪吧!”

    雪貂儿高兴地蹦了起来,兴奋地“呱呱”叫个不停。刘小波瞧见,也跟着开心地叫出来。

    刘小波跟雪貂告别,从深山下来,已经中午了,杨下山吃午饭去了。刘小波没有再在党参地逗留,直接下山。

    刘小波下了山,直奔村卫生所。谢美玉正在做饭,刘小波没有敲门直接钻了进去,把谢美玉吓了一大跳。

    让谢美玉更惊讶地还在后面,刘小波脱了外衣,光着膀子,进了屋子,立马反手将村卫生所的门关上了。

    谢美玉吓了一大跳,大白天的,刘小波脱了外衣,进屋关门,表情怪异,这是要干坏事的节奏啊!

    谢美玉后退一步,惊诧叫道:“刘小波,你、你想干嘛?”

    刘小波不说话,眼珠子直直盯着谢美玉,好像要把谢美玉吃了似的。谢美玉被刘小波瞧得心里直发毛,小心儿“突突”乱跳,瞧刘小波的目光好像朝自己胸前盯,谢美玉连忙用双臂抱住,喝道:“刘小波,你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没想到刘小波恍然没听见,居然大步向前,看那模样,好像要朝谢美玉扑过来。

    谢美玉吓得,心想刘小波久追她不下,是不是要硬来了?本来这段时间,心里对刘小波都有些好感了,这样一来,那些好感荡然无存了。

    “刘小波,你再过来,我对你不客气了!”谢美玉大叫着朝后退,突然退到墙角,再无可退了。

    而刘小波步步紧逼,已经到了面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