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劫色
    “啊!”萧兰立马懵了,叫道:“小洁,你平时一个人住,你的闺房,怎么能让外人,而且还是个男的……”

    许洁打断说道:“小波不是外人,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许洁说完,小脑袋一偏,睡着了。

    萧兰心里一百个不愿意,许洁没谈恋爱,一直一个人住的,这么平白无故弄个男人进去住,算什么事啊?她本来就防着刘小波打许洁的主意,这时候心里更不舒服了。

    但是老板下令,不得不遵从,萧兰拿了钥匙站起来,狠狠瞪了刘小波一眼,然后和许老王阿姨告别,先“蹭蹭蹭”出去了。

    刘小波也和许老王阿姨告别,许老忽然走过来,拉着刘小波的手,眼中含着深意,和蔼说道:“小波,你和爷爷投缘,以后没事过来找爷爷谈心。”

    刘小波挺感动的,连忙点头。

    刘小波下楼,见萧兰已经钻到天籁车里去了。刘小波知道萧兰的心思,故意说道:“兰兰,我喝多了,你过来扶我下呗!”

    萧兰把脑瓜子伸出来,没好气说道:“哼,想得美。要上车就来,不上车我就开走了。”

    刘小波真担心萧兰把车开走了,这边是老城区,有点不熟悉,开走了挺麻烦的。刘小波不装了,连忙走近,打开副驾驶的门。萧兰白了一眼说道:“一身酒气,不准坐副驾驶,坐后排。”

    看起来模样挺凶的,刘小波心里打突,听话着坐后排去了。

    刘小波坐上车,萧兰启动开走。

    车子一出小区,萧兰就开始约法三章了。

    “刘小波,在小洁家住一晚没关系。但是要记住,一不能睡小洁的床,唔,只能睡沙发。二不能动小洁的东西,特别是卫生间里面的东西……”

    说了好一阵,见刘小波没有说话,萧兰好奇,扭头看,死刘小波居然“呼噜噜”睡着了。原来,许老的茅台酒后劲大,刘小波这时候酒意上来,忍不住睡着了。

    “啊,臭小子,气死我了!”萧兰咆哮着说道。

    很快就到了许洁住的小区,许洁的小区是临近公园的高档小区。这地方比较安静,比起城区里,稍微要偏僻些。

    萧兰不是小区的住户,车子不能开进小区。只有把车子停在外面的绿荫街上,再说等会她还要离开呢!

    下了车,萧兰把后排车门打开,叫道:“喂,刘小波,快下车了!”

    刘小波已经睡着,哪里有反应,萧兰可气了,又接连叫了两声,刘小波还是没答应。

    萧兰气得咬住银牙,“刘小波啊刘小波,你难道是想让我扶你吗?”

    气得跺脚,但没办法啊!刘小波睡着了不出来,不可能让他在自己车里睡一宿吧?

    萧兰硬着头皮弯腰进车里去拽刘小波,刘小波身子挺重的,萧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把他拽不出来。香汗淋漓,可累了,萧兰真想不管刘小波,一走了之了。

    但肯定是不行的,自己的车要开走,再说小洁后面知道了一定会埋怨她的。

    萧兰继续拽,拽手臂不行,就抱着刘小波的脖子拽。咦,这招行了。刘小波被拽出,眼看就到车门边上来了,刘小波忽然一头扎过来,扎到了萧兰的怀里,把萧兰胸前的两大团撞晃动了起来。

    “啊!”萧兰惊叫,松了刘小波,刘小波一头栽倒在水泥地上,听到“邦”一声,估计摔得不轻。

    萧兰心想惨了,刘小波脑袋一定会摔出一个洞。萧兰正要去查看,忽然听到脚步声传来,一个声音戏谑叫道:“,长得不错啊,哥几个今晚嘴里实在淡出鸟了,想吃点新鲜口味的。”

    萧兰一愣,顾不得刘小波了,连忙站起来,见来了4个小混混模样的男的。男的打扮怪模怪样的,一脸淫笑。最前面那个是个鸡冠头,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指着萧兰。

    “你们、想……干什么?”萧兰知道碰到街头小混混了,这时候天黑了,恰恰停车的地方树多,又比较僻静,几乎少有行人过来。

    “哈哈,,你难道不知道哥哥几个想干什么啊?哥几个想劫色啊!”鸡冠头淫笑着叫道。在他眼里,萧兰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了。

    身旁一个染着黄毛的男的跟着坏笑道:“,今晚真是出来对了。看这长得真不错,的,还穿着小包裙,哎哟,看着就死了。”

    另外三个男的都跟着哄笑起来。

    “不仅漂亮,还是有钱人啦!看这车是天籁吧,价值20万呢!,咱们先轮番玩了,再用敲诈笔钱可好?”另一个矮胖的男的出鬼主意说道。

    “对、对,就、就这样……”最后一个男的居然是个结巴,兴奋附和说着。

    四个男的一齐朝萧兰逼过去,萧兰吓得,心想今晚完蛋了。偏偏刘小波醉晕了,还倒在地上。这里四面没有人,也叫不来人啊!

    说到刘小波,萧兰的气不打而出,不是为了送刘小波过来,会摊上这事吗?都是刘小波,害人精,丧门星啊!

    萧兰转过身要跑,不料男的比她的动作还快。两个男的几步就跃了上来,张开双臂,把她的去路拦住。

    鸡冠头男的舞动匕首,凶狠狠地说道:“,你敢跑,小心我把你身上扎两个血窟窿。哼哼,识相的,跟咱几兄弟到那边的树林子去,哥几个让你爽翻天!”

    萧兰羞怒得,大叫“!”鸡冠头逼近,把匕首比在萧兰的脖子处,喝道:“小样儿,你再嚷嚷试一试。”

    萧兰不敢嚷了,吓得哭了。四个男的见萧兰哭了,更兴奋了,眼睛瞅着萧兰的大胸大,口水都流出来了。

    鸡冠头忍耐不住,一手握着匕首,另一手直接朝萧兰的胸前抓去,想先下手为快,先感受感受。

    萧兰闭着眼睛,心想今晚完了。

    不料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阵风声传来。紧接着,听到“咔嚓”一声,鸡冠头惨声叫了起来。

    萧兰愣住了,睁开眼睛一瞧,见刘小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的面前,正一手箍住鸡冠头的手腕,把手腕反折过来,估计是折断了。

    萧兰瞧见刘小波,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叫道:“刘小波,你总算醒过来了。”但看过去,发现不对劲,刘小波眼睛半眯着的,身子还在晃,好像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

    萧兰的小心儿一下就凉了,这样子怎么能打架啊!再说,对方四个男的,刘小波一个男的,根本打不过啊!

    鸡冠头没想到横冒出来的小子手劲这么大,痛得要死了,恼羞成怒叫道:“,醉鬼,敢箍老子手腕,兄弟几个,戳死他!”

    其余三个男的也看出刘小波喝了酒,没有完全醒过来,都不害怕,从身上摸了把匕首叫骂着一起冲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