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醉酒一夜
    三个男的,三把锋利匕首,卷带着风声,眼看就要戳在刘小波的身上了。萧兰在一旁看见,惊吓得捂上眼睛,想象着刘小波身上被戳出三个血窟窿的样子。

    刘小波半眯着眼睛,打着酒嗝,吐着酒气,好像是睡着状态。三把匕首刺过来,他好像没看见,眼皮都没抬起来。

    三个混混瞧见,心里高兴极了,心想对方非被刺中不可。

    眼看离刘小波的身体只有几公分的距离了,刘小波身子忽然一蹲,好像是醉酒瘫倒下去了一样。

    恰好躲过了三把匕首,三个混混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传来“邦邦邦”三声响,紧接着腿骨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三个混混立马抱着腿惨叫起来,摇摇晃晃撞在一起,全仰翻在了地上。

    原来刘小波蹲下去的时候,攥起了铁锤一样的拳头,快速击在了三个混混的腿骨上。

    劲力大的出奇,三个混混的腿哪里受得主,刹那间腿骨碎裂,痛翻在了地上。

    萧兰睁开眼来,惊奇地朝三个混混看去。三个混混怎么仰翻在地上的她没看见,瞧刘小波蹲在地上,眼睛眯着,还咂巴了下嘴巴,好像仍然没有从醉酒中醒过来。

    鸡冠头见刘小波轻而易举就撂翻了自己的三个兄弟,气恼得要死,顾不得手腕的疼痛,用另一只手握着匕首朝刘小波的脑袋刺过来。

    刘小波看似睡着了,匕首刺来,脑袋一偏,躲开,然后一爪扣在鸡冠头手腕上。

    像是被铁钳,鸡冠头惨叫,匕首脱落掉在地上。刘小波一头撞去,撞在鸡冠头的胸膛上。鸡冠头被撞倒在地上,刘小波趁机骑上去,挥着拳头就朝着鸡冠头的脸蛋一阵狂揍。

    “哎哟、我的手、我的脸……求求你别打了……呜呜!”

    鸡冠头惨叫起来,他的脸变成了熊猫脸,鼻子嘴里流出血来。

    其余三个瞧见刘小波这么凶悍,吓得要死,也不管鸡冠头了,瘸着腿就跑。

    鸡冠头惨叫着求饶,刘小波处于醉酒状态,仿佛没听见,眯着眼睛继续打,感觉是在打沙包,可爽了!

    萧兰在一旁看呆了,万万没有想到刘小波的身手这么了得。好半天回过神来,她连忙上前把刘小波拉了下来,说道:“刘小波,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刘小波被拉了下来,鸡冠头鼻青脸肿从地上爬起来,瞧见刘小波就像是瞧见鬼一样,屁滚尿流地逃跑了。

    萧兰把刘小波拉过来,惊讶说道:“刘小波,你、你挺厉害得啊?”

    刘小波眯着眼睛没有说话,忽然一头朝萧兰的怀里扎去,不偏不巧又撞到萧兰的胸前那上。最可恶的是,刘小波胃里难受,“哇”一声吐了一堆秽物在萧兰的怀里。

    “啊,死刘小波!”萧兰发疯一样尖叫起来。

    好不容易把刘小波扶到了许洁的房子里,萧兰把刘小波扔到沙发上,就尖叫着去卫生间洗身上的秽物。

    刘小波刚才吃的喝的全吐出来了,把萧兰的衣服上沾满了。萧兰没办法,只有把外衣脱了下来洗,可是洗了不会那么快干,萧兰心想着找一件许洁的衣服穿。

    萧兰外衣穿的是件黑色的小西服,里面穿着一件很薄的白色衬衣,衬衣是那种紧身的,而且领口的纽扣分开,几乎能看到事业线。

    萧兰心想着穿这么暴露出去被刘小波看见了可不好,洗好衣服后开了个门缝,瞧刘小波还躺在沙发上“呼呼”睡着,才放心地出来,直接从走廊拐进许洁的卧室。

    进到卧室,萧兰在衣柜里找许洁的衣服。由于卧室灯要亮一些,这才发现白色衬衣衣角也沾了些秽物,而且还有酒臭味。

    萧兰气得在心里骂刘小波,找了一件许洁的衬衣出来,决定先换上。

    不料刚刚把自己的衬衣来,忽然听到脚步声传来。脚步声像是挪着走的,不用说肯定是刘小波了。

    原来刘小波迷糊中感觉尿急,瞧见卫生间在这边过来放水。

    “哗啦啦!”

    水声极大,像是从九天银河落下。萧兰听到耳中,羞在心中。她可紧张了,把衬衫抱在怀里,一动不动,等着刘小波放完水回到沙发上。

    没想到刘小波放完水,昏头转向地一下把卧室门推开,一头扎了进来。

    萧兰的上身现在只穿了一个罩罩啊,其余肌肤在外。她如何也没有想到刘小波会一头扎进来,惊得花容失色,直接跳了起来。

    好的是刘小波闭着眼睛的,倒在许洁的绣花,“呼呼”睡着了。

    萧兰已经惊吓得,又羞又怒,慌乱中抱着衣衫逃了出去。到了客厅三下五除二把衣衫穿上,这才想起刚才刘小波爬到许洁去了。

    上车的时候,萧兰还跟刘小波约法三章呢!没想到刘小波居然毫不客气地睡上了许洁的床。咱许总的闺房,女孩子温软如玉的大床就这样被无赖刘小波了。萧兰心里那个气啊,真想冲进去把刘小波拖下来。

    但萧兰不敢啊,想着刘小波刚才醉酒状态上撂翻了四个混混,真是厉害得不得了。萧兰生怕进到卧室里,刘小波醉酒中对她做点什么。

    萧兰只有在心里恨恨地骂刘小波,咬牙切齿地离开了。

    女孩子的床睡起来就是不一样,舒适柔软,还有女孩子身上的体香。刘小波这一晚睡得好舒服。

    天大亮了,刘小波才醒过来。醒过来四下瞧,屋子很陌生,全是粉色的格调,应该是女孩子的闺房。刘小波想起昨晚萧兰送他到许洁的房子。

    刘小波想起萧兰跟他的约法三章,“啊”一声从跳下来,“惨了、惨了,说了不能睡许洁的床,怎么睡上了。兰兰那么凶,知道了,一定不会饶了我!”

    刘小波慌忙从卧室出来,感觉头皮还有点疼,到卫生间去洗帕冷水脸。

    钻进卫生间,迎面就看到墙上的挂钩上挂着粉色小物件,刘小波醉眼惺忪的,没看清,凑近瞧去。我去,居然是丁字小,还的。

    刘小波只在里瞧见过这样的物件,现实生活中哪里瞧见过。不用多说,小肯定是许洁的。没想到许洁这么开放,喜欢这种风格。刘小波的脑海里立马浮现许洁穿着小的情形。只觉全身热烫,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呸呸呸,想什么呢?刘小波,你的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啊?”

    刘小波连忙甩甩脑袋,放开清水洗脸,感觉清醒了不少,逃也似地出了卫生间,出了许洁的房子。

    下了楼,刘小波掏出手机一看,上面有两个未接电话,一个是老爸刘大明打来的。刘小波买了苹果手机后,上了一张便宜的卡在直板老人手机里,放在家里用。

    估计昨晚没回去,老爸老妈担心给他打了电话。

    另一个是许洁打的,1个小时前。刘小波看了看现在的时间,现在9点。许洁8点钟给他打的电话,估计是问他起床没。

    想着回村还有事情要做,刘小波在街边胡乱吃了点东西,打了个的士直奔许洁的天成药业厂。刘小波先要拿回三轮摩托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