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偷药的野兔
    刘小波不知道党参地出了什么事情,心里的,昨晚老爸给他打电话,说不定就要告诉他这件事,只是他睡着了没接到电话。

    刘小波一路焦急地爬山,很快就到了党参地。杨正坐在地边垂头丧气的,瞧见刘小波来了,急忙站起来,迎了过来。

    “小波,你总算回来了。”杨见着刘小波,心里有了主心骨。

    “嫂子,党参地怎么了?”刘小波急切地问道。

    杨说:“从昨天开始,不知从哪里来了几只兔子,到党参地里偷吃党参。偷吃了十几根,今天早上我上山,发现几只兔子又来了,把土刨起来,又吃了十几根。我去追,兔子太狡猾,一溜烟蹿没影了。”

    刘小波皱起了眉头,这的确是个问题。以前听说野兔子躲在黄豆地里偷吃黄豆,祸害庄稼,兔子本就灵活,想抓着它们很难。

    而且野兔子破坏力是相当大的,别看它们一次偷吃十几根,几天下来,数量可不少。

    见刘小波皱着眉头,杨心里可急了,眼眶有晶莹闪动:“小波……都是嫂子不好,你叫嫂子管理党参地,党参地却来了兔子……”

    说着说着,几颗眼泪落下来。刘小波没想到杨哭了,一急之下,用衣袖去擦拭杨脸上的泪珠。

    杨虽然天天在党参地里忙活,但正值青春年龄,加上天生漂亮,脸上肌肤可嫩滑了。刘小波挨着,不由心中一荡。

    “嫂子,看你说的什么话。腿和嘴长在兔子身上,它想来就来,想吃就吃,你拿它没办法。唔,别哭了。先带我去被偷吃的地方瞧一瞧。”

    杨见刘小波并没有怪罪她的意思,情绪平稳了些,很感动,点了点头,带着刘小波朝那个地方走去。

    在上面位置,党参地傍深山的边沿。野兔子正是从深山密林出来的。

    刘小波查看了那个地方,果然,地里很多土被刨了起来,长在地里的党参被吃了,只剩下二十来株党参枝叶,已经枯萎了,横七竖八躺在地面。而地上有许多杂乱无章的小爪子印,正是野兔子的足印。

    刘小波眉头越皱越紧。党参已经过了结籽期,土里的党参已经有小手指粗,再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收获了。如果任由野兔偷吃,后果不堪设想。

    刘小波在心里琢磨一定想个办法。竟然野兔不好捉,就想办法把它们吓走。

    刘小波下了山,回到家里,叫刘大明去稻田收了一捆稻草回来,扎了一个草人。扎好后,找了一顶草帽给带上,再找了旧衣服穿在草人身上,两手的位置还绑了些塑料口袋。

    远远看起来真像一个真人,刘小波抗着草人上山去。

    杨瞧见刘小波扛了草人上来,立马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山里人种庄稼,难免有野生动物搞破坏。山里人用的最多的方法,就是扎草人,以假乱真。让野生动物以为是一个真人站在那里,不敢过来。

    刘小波把草人立在被偷吃的位置。草人戴着草帽,风一吹,衣袂飘飘,两手上的白色塑料口袋迎风舞动,看起来像是一个真人在驱逐什么一样。刘小波心想,这下野兔应该不敢来了。

    晚上回去后,刘小波继续练习导气法决,不忘吃几根中药材补充身体元气。同时,刘小波也在琢磨种植中草药的事情。

    刘小波决定,等这次10亩党参地收获了,多请些人开荒,多开些面积。不仅扩大党参种植面积,还要种植中草药。

    刘小波已经制定了个目标,要在短期内,让种植业达到一定规模。现在靠10亩党参,一个月应该可以卖到几万。刘小波的短期目标,一个月至少赚10万。

    毕竟花钱的地方还多,要修村小学楼房,还要修路。刘小波还想推了自家的简陋瓦房,建一栋小楼房。老爸老妈幸苦了一辈子,现在这么大年龄了,应该住一栋好房子。

    想着想着,睡着了。

    “懒虫、懒虫,起床了!”

    苹果手机的闹铃响了起来,这是头次小雯自己的手机给设置的闹钟铃声。

    刘小波今儿不睡懒觉,心里叨念着党参地,所以设置了6点30分的闹钟。

    刘小波翻身从起来,简单洗漱了下,朝山上走。

    10月份的天气早晚已经转凉了,而且夜深长了,将近7点,天还没大亮。不过好的是,能看清脚下的山路。再加上刘小波走这条山路走了不下上千次,特别熟悉,走起来没有一点问题。

    走到党参地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刘小波径直朝立草人的地方走去。

    很快到了立草人的地方,刘小波走近一瞧,顿时傻眼了。就在草人的一旁,又有党参被刨起来吃掉,瞧剩下的枝叶,一共有10几株。

    地里多了一连串新鲜爪印,爪印一直连着山上的密林去了。

    刘小波气得咬牙切齿的,的野兔子,真成精了,连草人都不怕,真是狡猾嚣张之极。

    愤怒归愤怒,可是刘小波毫无办法啊!

    自从国家设置了保护野生动物的条款后,村里人的猎枪都上缴了。刘小波心里恨恨想道,如果有把猎枪,飞把野兔打成灰不可。

    刘小波查看爪印,很新鲜,不用多想,野兔是晚上来光顾的。

    刘小波想了想,回村子到村卫生所骑了三轮摩托车,朝镇里去。

    村卫生所恰好有几个邻村的人过来卖草药,谢美玉忙着称秤,没时间搭理刘小波。刘小波骑了三轮车就走。

    到了镇里,刘小波找到街西头卖杂货的铺子,问有没有夹老鼠的铁夹子。

    所谓铁夹子,在当地又有一个叫法,叫做“铁猫儿”。意思和真猫儿一样,可以抓老鼠。把夹子撑起来,也就是设置好机关,然后放点吃的在夹子一端。老鼠看见吃的,伸长脖子去吃,触动机关,夹子落下,把老鼠的脑袋。

    店老板说有,问刘小波要好大号的。

    刘小波说要最大号的,店老板好奇刘小波家的老鼠有多大,去仓库里翻出了一个最大号的交给刘小波。

    刘小波拿在手上瞧了瞧,说道:“有点小,不过也没更大的了,将就吧!”

    店老板惊讶问道:“小兄弟,你家老鼠有多大啊?”

    刘小波想也没想说道:“有兔子大。”然后付了钱提着铁猫儿走了。店老板在后面惊大了嘴巴,久久合不拢。兔子大的老鼠,他这辈子还真没瞧见过。

    刘小波提着铁猫儿,走在街道上,老远瞧见一个胖得像是冬瓜的男的带着几个小弟大摇大摆地走着。居然在街道上的肉摊上收摊位费,那模样可嚣张跋扈了。

    刘小波认出那个胖子,正是镇里养大户廖德伟的儿子廖永光。廖永光头次被自己打了,住了好久医院。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到街上横行霸道了,看来现在痊愈了,又出来作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