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这招行不行?
    刘小波想上去再教训下这小子,不过想着自己还有事情,暂时不招惹这货,就朝另一个方向走了去。

    刘小波把三轮摩托车停在村卫生所,见谢美玉不忙了,问道:“美玉,家里有没有黄豆?”

    谢美玉好奇问道:“刘小波,你要黄豆干嘛?”

    刘小波说:“党参地里来了几只野兔子,偷吃党参,我琢磨着用黄豆子做诱饵,用铁猫儿把它。”

    谢美玉听说刘小波的党参地来了兔子糟蹋,挺上心的,关心问道:“偷吃的党参不多吧?”

    刘小波说:“目前不多,不过不想办法把野兔抓住,后面就多了。”

    谢美玉想想问题挺严重的,连忙进去找黄豆,居然舀了半碗出来。刘小波找了个袋子把黄豆装好,转身要走,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对谢美玉说道:

    “美玉,最近收草药的时候,给村民们说,凡是结了籽的中草药,一律按每斤多加3元的价格收购。”

    谢美玉不明白,“为什么结籽的中草药价格要贵些,没听说结籽了中草药药性要好些啊?”

    刘小波笑道:“你就这样收购就行了,我后面有大用处。”

    刘小波说着提着铁猫儿和黄豆朝山上去。到了党参地,杨正在浇灌党参地,见到刘小波,嘟着嘴巴一脸丧气地说道:“小波,草人不管用啊,昨晚党参还是被野兔子偷吃了。”

    刘小波安慰道:“嫂子,你别急,瞧我拿的东西,我不是又想办法了吗?”

    杨见刘小波提着铁猫儿,眼睛一亮,问道:“小波,这招行不行?”

    刘小波说:“试一试就知道了。”

    刘小波和杨一起到了立草人的地方,把铁猫儿机关设置好,上面洒了黄豆,然后退了下来。

    刘小波叫杨暂时不要灌溉了,和他坐在草棚里守着,看野兔会不会上钩。

    刘小波知道兔子狡猾,且胆大妄为,不光晚上出没,白天也会出没。

    等了许久,党参地里没有反应。坐着无聊,刘小波打起盹来。迷糊中,身子偏过来,不偏不巧,恰恰偏倒在了杨的怀里。

    刘小波的脑袋先是撞在了杨的一对36d上,脑袋一滑,枕在了杨的根上。

    因为杨是坐着的,这时和刘小波来了一个正面对正面。

    不知道刘小波做的什么梦,不时咂了咂嘴巴,甚至嘴角还流着涎水。

    杨没想到刘小波睡梦中会呈现这样一个动作的,挺尴尬的。不过一看到刘小波那年轻而又成熟的脸庞,心里“砰砰”跳了起来,脸上红潮涌起。

    杨明显能感应到刘小波嘴里哈出的热气,整个身子变的起来。

    眼前这个充满朝气的男人,有着无限的吸引力,自己可一直喜欢着。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寂寞着幻想和他睡觉。而现在,这个男人就躺在自己怀里。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远在天涯。

    杨全身火烫起来,呼吸越来越急促,情不自禁,俯下头要去亲刘小波的嘴。

    就在这时,刘小波忽然一下弹了起来,眼睛没睁开,嘴里呼喝乱叫道:“兔子、兔子,别跑……”

    估计是刘小波在梦里也想着捉住偷吃党参的野兔子,才这样惊叫。叫了两声,刘小波睁开了眼睛,瞧见杨坐在草堆上,脸上红成了熟透的苹果,目光里情思流动,正朝他偷瞄过来。

    刘小波挺尴尬的,吞吐说道:“嫂子、我刚才梦见了兔子……”

    杨身上的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盛,咬着嘴唇地说道:“小波……是不是想吃兔子了?嫂子这里有……”

    刘小波自然明白杨说的兔子是什么意思,目光不由自主看向杨胸前的36d,那里真的太迷人,凡是男人,瞧了没有不动心的。

    刘小波感觉喉咙一阵发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如此,刘小波作为一个血性男儿,哪里受得了。脑子一热,很难清醒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刘小波知道杨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杨本来成熟迷人,外表美,心灵也美,刘小波对她挺有好感的。

    特别是杨多次暗示刘小波,她喜欢刘小波,想和刘小波做那那啥,但是却没有要刘小波负责的意思。

    刘小波挺感动的,有了好感,然后是感动,接下来是喜欢。那那啥不是建立在喜欢之上的吗?刘小波有些情难自禁,扑了上去……

    眼看两人要进一步的动作时,突然远处的党参地里传来“嗙”的较大响声。刘小波一惊,叫道:“铁猫儿夹子掉下来了,抓住野兔了?”

    刘小波脑子一下清醒了,见杨被,尴尬极了,吞吐说道:“嫂子,我、我先去看野兔……”说着转身逃也似地朝党参地里跑。

    杨挺失落的,从草堆里坐了起来,望着刘小波的背影,嗔怨地说道:“那野兔子有咱的兔子好吃吗?小波啊小波,你就不待见嫂子……”

    杨理了理衣衫,站起来,跟着刘小波朝党参地里走去。

    刘小波的心子儿一直的,刚才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做了对不起谢美玉的事情。诚然,杨成熟漂亮,刘小波挺喜欢她的,也想和她做那啥。关键是自己真心喜欢的是谢美玉,刘小波不能背着谢美玉和其她女人那那啥。

    本以为铁猫儿了一只野兔子,刘小波跑近的时候才发现,铁夹子落下,却夹了空,什么也没有。叫刘小波十分惊讶愤怒的是,一只长着黄色皮毛的大个野兔子带了3只稍微小点的野兔子,正站在夹子一旁,戏谑地看着他。

    大个野兔嘴里衔着一根党参,用前爪刨了一个土块,猛然一抛,打在了夹子上面。我去,这是现场示范怎么打落夹子上的啊!

    刘小波气得七窍生烟,正所谓狡兔三窟,这兔子太特么狡猾了,居然用爪子刨土击破铁猫儿的机关。而嘴里叼着新刨的党参,用戏谑的表情瞧着刘小波,这是裸的挑衅啊!

    刘小波浑身发抖,叫了一声:“小畜生,老子弄死你!”从地上抓起一个土块朝大野兔身子飞击过去。

    刘小波的手法又准又快,但野兔子更为敏捷,身子一跃,土块从皮毛处擦过,击飞一团兔毛,却没伤着野兔的身子。

    野兔看出了刘小波的厉害,不敢逗留,“咕咕”叫了两声,带着其它三个小兔子一溜烟钻进密林去了。

    刘小波追到密林边,见野兔子已经没有影了,气得直跺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