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人参花
    杨也跑了过来,惊奇地说道:“小白,几只野兔子已经成精了,识破了你的机关,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办法都用尽了,只能用最原始的土办法,守株待兔了。

    几只野兔,搞的刘小波吃饭都没心思。当天晚上,杨忙活完回家了。刘小波吃过晚饭,打了手电筒,到党参地守株待兔。心想老子今晚守在党参地里,看你几只野兔还敢来。

    刘小波到了党参地,把手电筒关了,就躲在草人一旁的党参丛里。现在党参枝叶有一米多高,特别繁茂,躲在里面外面根本看不到。

    由于黄昏浇灌了水,党参地挺凉的,刘小波躲了一阵,打了个喷嚏。

    说也怪了,一连躲了两个小时,都没见野兔子的踪影。刘小波不敢打开手机,怕野兔瞧见了亮光不敢来。估摸着将近10点了,刘小波继续坚守了2个小时,大概零点了,野兔还是没有来。

    刘小波有点熬不住了,一是地里湿气重,太凉。二是实在太困,想睡觉,开先的雄心壮志烟消云散。

    想着野兔可能不会来了,刘小波到草棚里去睡觉。

    实在太困了,倒下就睡。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听到“呱呱”的叫声。

    刘小波睁开眼,见一团雪白正蹲在眼前。揉揉眼仔细一瞧,是那只雪貂。奇怪的是雪貂嘴里叼了一支奇异的花朵。

    花朵是圆球形的,夜色朦胧下看不清什么颜色,茎长叶稀,是从什么上面折下来的。

    雪貂跳着把花朵放在刘小波怀里,刘小波打开手电筒仔细查看。亮光下,才看清楚,花朵圆球形,像是一个含苞绽放的花骨朵,血红色,红得实在太鲜艳。

    刘小波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异的花儿,不过心想着竟然是雪貂连夜送来的,一定不是普通植物。

    刘小波记得手机相机里有一个功能叫做“智能识物”,就是把照下来的东西在网上搜索样貌差不多的,判断是什么物体。

    刘小波连忙掏出苹果手机,开了闪光灯,照下花朵在网上比对。

    很快就比对出来了,百分之九十相像的是人参花朵。

    “人参花?”挺新鲜的。刘小波只知道人参在土里长茎,没听说是枝叶上还开花的。刘小波顺着词条看,人参花,又名神草花,一株人参一生只开一朵花,并非是每株人参都开花,10株人参中,可能有一株开花。

    人参花弥足珍贵,属人参之,超级天然补品,有“绿色黄金”之称。食用后可以大幅增强人体免疫力,甚至预防癌症。最适合体质虚弱多病的中老年人食用。

    刘小波想起头次在深山,小雪让他用灵蛇雨露浇灌的那株人参幼苗。猜想这花一定是人参花,而且是浇灌的那株人参苗开的花。没想到短短几天,人参居然开花了,也就是说离成熟已经不远了。

    看来升级后的灵蛇雨露灌溉效果更好。刘小波挺高兴的,把人参花装好,用手爱怜地小雪的脑袋,说道:“小雪,太感激你了,头次你让我灌溉那棵人参,我卖了35万。如今,你又连夜给我送人参花,谢谢你!”

    小雪龇着牙高兴地叫着,脑袋在刘小波的身上蹭啊蹭,好像跟刘小波在一起,特别亲切,特别高兴。

    刘小波越来越喜欢这只有灵性的雪白小动物了,见雪貂没有要走的意思,就和它聊天,想到哪里聊哪里。小雪不能说话,刘小波一个人说,小雪只是点头示意。

    聊到自己的党参地,刘小波展现出雄心壮志。

    “小雪,你不知道。我还想扩大党参地呢!争取有一天,整个东山都是我的党参地。哈哈,那时我就大发了!”

    刘小波站起来做了一个怀抱大山的姿势,但随即脑袋一蔫,坐了下来,没好气说道:“只是眼下头疼的是,有几只狡猾的野兔居然偷吃我的党参。气愤的是,我居然拿它们没办法。”

    刘小波是无意说的,小雪却上了心,眨了眨眼睛,“呱呱”叫了两声,然后就走了。

    刘小波以为天很晚了,小雪回深山去了。也没在意,倒下继续睡。

    一觉睡得很沉,直到一个声音叫道:“小波、小波,快醒醒!”

    刘小波醒了过来,天已经大亮了,见杨迷人的脸蛋凑得离自己很近。刘小波揉着眼睛说道:“嫂子,你来了啊,我居然睡过头了。”

    杨才无暇理会刘小波睡懒觉的事,而是惊疑地用手指着地上,“小波,你瞧,这是什么?”

    刘小波连忙朝地上瞧去,见地上黄黄一团,居然躺着4只野兔。1只大个的,3只小个的。不正是偷吃党参的那4只野兔吗?

    刘小波恍如梦中,瞧4只野兔脖子上有血迹,身上还有些起伏,估计刚被咬死没多久,还没彻底断过气去。刘小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怔住了。

    “小波,怎么回事啊,是你抓住它们的?”

    刘小波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

    “那是谁啊?”杨可疑惑了。

    刘小波忽然手舞足蹈,哈哈大笑起来,模样可高兴了。

    “小波,你怎么了?”

    刘小波高兴得实在,一时高兴,忘了顾及什么,双手按在杨的肩头上,兴奋地说道:“嫂子,我知道是谁咬死了野兔。”

    “是谁啊?小波,你就别卖关子了,急死嫂子了。”杨急切地说道。

    “是小雪。”

    “小雪是谁啊?”

    于是,刘小波给杨讲了雪貂的事情。一旁的杨好像在听童话故事一样,半信半疑的。

    不用多说,雪貂作为听见刘小波的烦恼后,立即走了。其实没有回深山,而是守在党参地,把凌晨再次来偷吃党参的四只野兔全部咬死,然后叼到了刘小波的草棚前。

    “小雪啊小雪,你真够厉害的!”刘小波在心里可敬佩雪貂了。

    刘小波心想着终于把几个狡猾的小贼除掉了,心里可高兴了。见一共4只野兔,给杨分了两只大的,自己提了两只小的。

    杨心里又是一阵感动,想着昨天进行了一半停下来的事。杨心里又是一阵痒痒。

    “嫂子,两只大野兔你拿回家挎了皮炖了吃,补补身体。”刘小波真诚地说道。

    “嗯,好。小波,你来嫂子家吃兔子不?”杨试探着问。

    “我也有两只,拿回去和老爸老妈一起吃。”刘小波老实说道,一时没明白杨的意思。

    杨的脸红了,轻声说道:“嫂子家里的兔子要特殊些,可能要可口一些。小波,要不你来尝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