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中草药种子
    “啊!”刘小波明白了过来,心里想去,但知道不能去,“咳咳”说道:“嫂子,昨晚没回家,我得回家去了。你在山上小心点哈……”

    刘小波面红耳躁的,像是做了贼一样,慌忙下山。

    刘小波提着两只野兔子到家,刘大明和张晓碧在房屋边的菜园子打理蔬菜,瞧见刘小波回来好奇问道:“小波,哪里抓的野兔子啊?”

    刘小波说:“就是这几天偷党参的几只,终于捉住了。”

    刘大明最喜欢吃山里的野味了,早年还可以打猎的时候,靠着家里的一杆猎枪没少到深山打野兔野鸡吃。这些年不准打猎了,好多年没吃过了,但野味的美味一辈子也忘不了。

    刘大明谗得嘴里流出了口水,立马说道:“太好了,今儿中午咱们就吃红烧野兔。”

    刘大明叫张晓碧在菜园子摘了些蔬菜,然后出来,麻溜地将两只兔子挎了皮,然后去内脏,宰成小块,最后红烧。

    刘大明挺会红烧兔子的,没要刘小波和张晓碧帮忙,一个人在厨房忙活,大约半个钟头,就端端了满满一盆子兔子肉出来。

    闻着竟然有一种奇异的香味,刘小波口水流出来,忍不住,拿着筷子夹了吃。只是吃了一口,刘小波惊呆了。如此美味,世间少有。

    见刘小波惊呆的模样,刘大明纳闷了,唔,有这么好吃吗?刘大明虽然对自己的手法很有信心,但见刘小波的表情实在有点夸张。好奇之下,他也拿着筷子夹了一块兔肉喂在嘴里。

    一刹那间,刘大明也惊呆住了。

    张晓碧瞧两爷子都惊成了傻傻的模样,心想着有这么好吃吗,也夹了一块兔肉放进嘴里。

    张晓碧也惊呆了!

    肉质纤香鲜嫩,夹带着奇异的药香,更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奇特味道。惊奇的是,吃进肚里,感觉一路有着丝丝暖气流动,全身一下有力了。

    “这、这兔肉怎么这么好吃,这么神奇?”刘大明张大了嘴,吞吐说道。

    “是啊,有一股药香味,吃了很带劲儿啊!”张晓碧点头说道。

    刘小波半晌四个字:“欲罢不能!”话音一落,筷子飞快夹起来。

    三双筷子立马像是跳舞一样,在盆子里飞动不停。不一会儿功夫,满满一盆子兔肉居然被吃得干干净净。

    三个人吃撑得,肚子鼓鼓的。虽然感觉已经很撑了,奇怪的是嘴里还留恋那味道,还想吃。

    “小波啊,这兔肉怎么这么好吃啊?”刘大明咂着嘴巴,捋着圆圆的肚子问道。

    刘小波想了想,说道:“可能跟野兔偷吃了党参有关。”

    刘大明颇为惊奇,“你是说,野兔吃了党参,党参的药性滋养了野兔,野兔也变成了美味?”

    刘小波点了点头,答道:“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刘大明和张晓碧更惊奇了。

    “以前村长家的党参好像也有兔子偷吃,那时候村长家藏着一把猎枪,就把兔子打死了,可是炖了吃,也没这样好吃啊?”刘大明想了想说道。

    刘小波自然不能说党参是灵蛇雨露滋养过的,打着掩护说道:“这我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下午,刘大明和张晓碧到地里去刨土豆,刘小波没事也去帮忙。三人都好奇的是,下午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

    刘大明和张晓碧的年龄大了,干起活不得力。如果是前两天,刨上半个时辰就累得气喘吁吁了,非得停下来歇会不可。

    今儿奇怪了,不知不觉刨了一个时辰,才微微有些气喘。刘小波担心老爸老妈的身体,说道:“老爸老妈,停下来歇一歇吧!”

    刘大明说:“还刨得动。”

    张晓碧说:“还有力呢!”

    又刨了半个时辰,才坐下歇息。

    三人坐在田埂上,喝着白开水。

    由于挨着近,刘小波注意到老爸老妈脸上的条条皱纹,两鬓已经斑白。想着老爸老妈一辈子辛劳,刘小波心里发酸。在心底发誓,一定要多赚钱,让老爸老妈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老妈,你的肺心病没有复发了吧?”刘小波关心地问道。

    张晓碧惊喜答道:“是啊,小波,你说怪不怪,这么多年老顽疾了,说好就好了?”

    刘小波高兴说道:“说明老妈是最善良的人,山神庇佑着呢!”

    刘大明也说,“是啊,晓碧的肺心病神奇般的好了,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歇了一会儿,三人又去刨土豆,刨了满满几箩筐,挑回去。

    晚上,练习了一阵导气法决,刘小波躺在,睡意还没有来,一时间东想西想的。想的最多的,还是村卫生所的谢美玉。

    今儿一天都没有到谢美玉那里去了,不知道今天她收的中草药怎么样?

    刘小波对谢美玉的感情可是真真的,虽然才隔了一天没见,却像是好久都没有见到一样。

    刘小波突然很想到谢美玉那里去,哪怕是看上谢美玉一眼也好。可想着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去了不太好,还是算了。

    不料正想着,忽然自己的苹果手机响了一些,是微信的声音。刘小波打开一看,是谢美玉发过来的。

    刘小波激动地翻过身子,抱着手机,点开信息。

    谢美玉问:“刘小波,今天怎么没有到卫生所来?”

    刘小波连忙回复:“上午抓野兔子,下午帮老爸老妈刨土豆,就没来。”

    刘小波躲在被窝里,胆子大了些,又发一条消息出去:“怎么,一天没见,想好了啊?”

    没想到捅了马蜂窝,刘小波后悔死了。早知道就好好聊天了。

    “呸,刘小波,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会想你?告诉你,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以后不准给我说那么亲切的话。我和你只是雇用关系,其余什么也不是。”

    “哦。”刘小波一下着脑袋了,“美玉,那你问我有什么事啊?”

    谢美玉的消息发来:“昨天你不是叫我每斤多加2块钱收购结籽了的中草药吗?我真收购了些,只是数量太少。不过,有村民问我,是不是想要种子,他家里存的有种子。”

    刘小波一瞧,差点从弹起来,立即兴奋打字发过去:“要。”

    谢美玉消息过来:“好,那你明天到卫生所来,那个村民还要来。”

    “好。”刘小波发了一个“晚安”的动画表情,本来以为谢美玉要回一个相应的表情。没想到谢美玉回了一个表情,居然是一个锤子敲脑袋的。

    刘小波顿时感觉一阵眩晕。

    第二天一早,刘小波就前往村卫生所。见着谢美玉,瞧谢美玉披着一个漂亮的花色披肩,可好看了。刘小波不由多看了两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