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你可别乱说
    “刘小波,你要购买中草药种子,是不是打算自个儿种中草药?”谢美玉心思聪慧,已经想到。

    “是的,收购的数量毕竟有限。我想试着种一下,说不定能种出来。”刘小波老实答道。

    谢美玉皱着眉头说道:“刘小波,你这样做,可有点对不起许总了。”

    刘小波纳闷了,这跟许洁有什么关系,还对不起她?要知道,种植中草药的点子还是许洁给他出的。

    见刘小波没有说话,谢美玉用教育的口吻说道:“刘小波,咱们是山里人,老实淳朴,做什么事都不能诓人。人家许总出那么高的价格,要收购的是药性很好的野生中草药,你种植出来就算人工培植了,药性一定会大减的。”

    刘小波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谢美玉说什么呢,原来是担心这个。刘小波笑着说道:“美玉,放心,我种植出来的中草药可比纯野生的药用价值还高。”

    谢美玉不信,啐道:“刘小波,你不吹牛要死啊!”

    刘小波身子站端,连忙说道:“美玉,你瞧见我什么时候吹过牛?你说我种植的党参是不是上品党参?人家许总还跟我签了合同,叫我必须卖给她呢!”

    谢美玉想想也是,刘小波种的党参她吃过,的确不一般,很多纯野生的还真比不上。谢美玉不知道刘小波是怎么种出来,心想刘小波就点子多。

    “可是,中草药不是党参,没那么好种的。你没种过,确定能种好吗?”谢美玉担心地问道。

    刘小波神色显得很认真,咬咬牙说道:“不去试,怎么能知道呢?”

    刘小波说的声音不大,却很有力量。谢美玉听了,心底不由地生起几丝赞意。

    正说着,邻村那个卖草药的人来了。正是昨天说家里有种子卖的那个人。

    那人是个中年男人,大脑袋,小眼睛,看起来挺贼滑的。

    中年男人见着刘小波,从背篓里拿出了一个袋子,问道:“你就是刘小波,听你老婆说你要收购种子?”

    刘小波和谢美玉立马愣住。老婆,谁老婆?谢美玉先反映过来,中年男人说的是自己啊!也难怪,刘小波和谢美玉一直在村卫生所收购草药,形影不离的样子,外人看起来还真以为是小两口。

    谢美玉的俏脸蛋一下就红到了耳根。

    “大叔,你可别乱说……我才不是他老婆呢!”谢美玉羞涩说道。

    “哈哈,不是他老婆,肯定是他女朋友了,迟早的事,小姑娘,你就别害羞了。”中年男人自认为看人很准,很有信心地说道。

    谢美玉顿觉无语。

    刘小波也挺尴尬的,不过没有说什么,只是问道:“大叔,你是哪村人?”

    中年男子一笑,露出两颗大黑牙,说道:“我叫李黑牙,石城寨村的人,听你……女朋友说要收购中草药种子,今儿特意亲自拿过来。”

    李黑牙说着从背篓里拿出了一个布袋子,布袋子鼓鼓的,估计里面装的是草药种子。

    刘小波接过布袋子,打开看了看,见里面有大小不同、颜色不同的种子。总体来看,种子颗粒偏小,颜色偏暗,似乎符合草药种子的特征。

    种子的好坏具体刘小波也认不出来,心下怀疑,问道:“李叔,你家为什么会有草药种子?”

    李黑牙小眼珠滴溜溜转,说道:“说实话了,前两年我想自个儿种植中草药,到深山挖药的时候就采摘种子。采摘的可多了。可是我不懂技术,拿回来种了没种活。”

    刘小波掂量了下布袋子,疑惑问道:“这些种子都是你前两年采摘的?”

    李黑牙随即说道:“肯定不是了,前两年采摘的种子我都种到地里去了,都发芽了。我不知道怎么照料幼苗,幼苗全死了。这袋种子是我今年上半年上山采的,本想着再试一试。但实在没信心了,就留着没种。”

    “也就是说,这是今年的新鲜种子?李叔,你可不要骗我哦?”刘小波颇为严肃的说道。

    谁知李黑牙反映很大,差点跳起来,说道:“我怎么会骗你?我发誓,如果我骗了你,我、我天打五雷轰!”

    这个誓发的挺毒的,刘小波只有信了。种子不能按斤头算,毕竟种出来的中草药能翻倍。刘小波直接给了李黑牙500块钱。

    李黑牙没想到能卖这么多钱,乐得脸上笑开了花,捧着钱龇着大黑牙乐呵着去了。

    瞧见李黑牙走远,谢美玉疑惑问道:“刘小波,你确定这是今年的中草药种子?”

    刘小波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确定。”

    谢美玉纳闷了,问道:“那你还买啊,听说草药种子当年的最好,放了两年以上的,发芽率特别低。”

    刘小波说:“李黑牙都发誓了,说不定是真的。”

    谢美玉用教育的口吻说道:“刘小波,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老实。不,是傻才对。”

    刘小波“呵呵”笑道:“我就是傻,没听说傻人有傻福吗?”

    “那你就等着享福吧!”谢美玉说着转身进了村卫生所。刘小波笑着连忙跟了进去。见谢美玉坐到桌子前准备忙活自己的事情。刘小波对面坐下,瞧着谢美玉漂亮脸庞,说道:

    “美玉,我也想享福。但是没结到老婆,我想不了福啊!”

    谢美玉埋着头做事,没看他一眼,说道:“想结老婆很容易啊!村长女儿刘双双不是巴心巴肝想嫁给你嘛,你娶了她得了。”

    刘小波听了把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说道:“不行,我不喜欢她。”说着,眼睛继续瞅着谢美玉,甜甜笑着:“我喜欢的是美玉这种的……”

    “刘小波,你再说,我不帮你收购草药了!”谢美玉抬起头来,板着通红的脸说道,不知道是假生气还是真生气。

    “别别,我不说了还不行嘛!”刘小波连忙求饶。

    正说着,听到门外一个颤微的声音问道:“丫头、丫头,你在吗?”

    刘小波和谢美玉好奇,同时出去,见村北头的马奶奶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挪着步子走了过来。

    马奶奶今年将近85了,早年的时候老伴就得病死了。她有一个儿子,是个傻子,跑到外面去不知道回来了,如今生死未卜,杳无音讯。

    马奶奶一直自个儿照顾自己,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住着茅草棚,没吃的没穿的,靠着村长给她弄了个五保户领点钱。现在年龄大了,一身是病,叫人瞧见可心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