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二叔发怒
    村长也不含糊,就把昨晚刘四毛来院子里闹的事情讲给了刘大文听。

    刘大文听着听着,脸变得铁青了。

    村长说完,不忘补上一句:“大文,你说咱村穷乡僻壤的穷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小波回来干点事业,而且还没少到大家伙好处,你家四毛咋就反对呢?”

    刘小波也说道:“二叔,我跟四毛哥是兄弟,人家说兄弟情深,四毛哥这样做是什么意思啊?”

    刘大文再也听不下去了,“腾”地站了起来,扛着锄头就朝屋子冲,那模样可愤怒了。

    刘小波和村长吓了一跳,二叔的性子急,扛着锄头进去说不定要出什么事情,连忙上前把刘大文拉住。

    “二叔,有什么话好好说!”

    “是啊,大文,我们是来说理的,可不是来制造矛盾的。”村长也在一旁说道。

    刘大文气得直哆嗦,朝屋子里叫道:“的兔崽子,太阳晒了,还睡懒觉。给老子滚出来,说说你干的好事!”

    刘大文的老婆敬秀珍在圈里忙活,听到刘大文如雷一般的呵斥声,吓了一大跳,连忙跑出来惊诧问道:“大文,怎么了?”

    刘大文气得直喘粗气,好半晌说道:“兔崽子干的好事,小波要开荒搞种植业,兔崽子不支持罢了,居然说要到县里去告村长和小波。的,气死老子了!咳咳!”

    见刘大文气得咳嗽,敬秀珍连忙过来抚背,忧愁说道:“咋可能啊,小波是四毛的堂弟,再说前两天我们家还挣小波工钱了的。”敬秀珍有点不信。

    “可不可能,把那兔崽子叫出来问就知道了。咳咳,老子看到他一天好吃懒做,不务正业就来气。”嗓门变大,对着屋子吼道:“兔崽子,还不出来,要老子进来提你出来吗?”

    话说刘四毛昨晚一个人悄悄跑到村长家里去闹了后,感觉无比解气,半晚回来一觉睡下去可香了。

    太阳升起来好久了,估计村里人都下地干活了,他还在做美梦。他正梦见把杨按在那那啥呢!

    没想到晴天一个霹雳劈来,把他吓了个半死。醒来才听见是老爸在屋子外叫骂的声音。

    见老爸喝斥得挺凶的,刘四毛心底害怕,老爸的脾性他知道,说不定一急起来,就要收拾他。于是,硬着头皮下床,打开了门。

    打开门一瞧,院子里不仅站了老爸老妈,还有刘小波和村长,他的脸立马就变色了。

    刘大文瞧见他睡眼惺忪的样子就来气,真想冲上去一锄头敲碎他的懒骨。

    刘四毛故意装蒜,懒洋洋问道:“老爸,大清早的,还要不要人睡觉了,什么事啊?”

    刘大文听着这句话,差点没气得吐血,喝问道:“你给老子说,昨晚是不是去村长家了?”

    刘四毛见村长站在面前,不能撒谎,只有硬着头皮说道:“是。”

    刘大文全身已经在发抖了,继续问道:“小波开荒,你是不是要去县里告村长,告小波。”

    刘四毛头皮一阵发麻,半天一个字:“是……”

    刘大文再难忍住,勃然大怒,大声骂道:“的,老子一锄头砸死你!”说着,跳起来,挥着锄头就朝刘四毛脑袋砸去。看那阵势,真要一锄头敲死刘四毛。

    “啊!别呀,老头子!”敬秀珍吓哭了,连忙把刘大文抱住。

    刘小波和村长见到这阵势,也吓得不轻,慌忙拽住刘大文。今天是来说理的,万一二叔把刘四毛砸死了,他俩还要负连带责任。

    刘四毛见刘大文真要打,吓得抱头跳开。

    刘大文使劲挣扎,挥着锄头还要上。“兔崽子,有种就别跑!”

    刘四毛嘴皮子功夫厉害,说道:“是你的种,怎么没种?”

    刘大文差点气晕过去,“呸”道:“老子没这样的种。过来,看老子一锄头敲死你不?”

    刘四毛见刘大文似乎铁了心要敲死他,心里由害怕变成了委屈,把心一横,豁出去了,哭丧着脸直呼老爸的名字说道:“刘大文,我还是不是你的儿子,你咋偏心,向着刘小波啦!”

    刘大文说:“刘小波是我亲侄子,他能干、勤奋,我就向着他怎么了?”

    刘四毛脸上挂着讥讽,心里更不平衡了,“哼,老爸,连你也说他能干。他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种了几亩党参吗?”

    “哟呵,老子明白了,你自己没本事,是嫉妒小波,所以才反对是不?”刘大文想明白了说道。

    刘四毛豁出去了,“就是嫉妒怎么了,小时候他一小屁孩,跟着我的转,凭啥长大了样样比我强。哼哼,就连杨也跟着他转……”

    刘四毛脱口而出,没想到说漏了嘴。在场的人都怔住了。刘大文醒悟过来,气得脸红脖子粗,再次挥舞锄头要敲过去。

    “的,你还要不要脸,连都想……”

    见老爸的样子真是大怒了,如果还站在这里,一定有血光之灾。刘四毛自知理亏,心里害怕着,像是兔子一样蹿进了屋子,躲在屋里不敢出来。

    村长、刘小波,还有敬秀珍好一阵劝说,才把刘大文的激动的情绪安抚下来。

    几人坐在地上歇息,刘大文突然说:“村长,小波,你们放心开荒去。兔崽子不是反对吗,不是要去告状吗?我把他关上半个月,不准他走出门半步,看他悔改不。”

    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说什么。刘小波感激地说道:“谢谢二叔。”村长也对刘大文的做法感到敬佩,说了“谢谢”,就和刘小波一起回去了。

    村长回去,很快在村委会的大广播上通知了刘小波要招人开荒的事情。

    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刘小波招了些有力气的男的,也招了能做细活的女的。

    时间紧迫,刘小波的风格是雷厉风行。挨着原先党参地的一片荒地早已经看好,刘小波第二天就让大伙儿上山开荒。

    杨这几天没事,就专门负责开荒的事情。

    刘小波上午到荒地看了下,然后到育苗地去查看了情况。见党参育苗都生起来了,而且长势很好。可中草药的苗子只是稀稀拉拉生了些,苗子数量很少。

    刘小波心里纳闷了,两块育苗地都用灵蛇雨露浇灌了的啊,怎么中草药的种子发芽这么慢?

    刘小波开先还没有想到种子有问题,而是以为中草药和党参种子发芽时间不一样。

    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现在开荒已经进行了,如果中草药的育苗出了问题,开荒出来的地就要荒废。

    刘小波心想着谢美玉对中草药了解些,说不定知道原因,就下山去问谢美玉。

    到了村卫生所,瞧见马奶奶居然也在村卫生所,正高兴地和谢美玉说着什么。

    瞧马奶奶的样子挺有精神劲的,跟那天虚弱的模样辨若两人,刘小波连忙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