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上当了
    “马奶奶,今天看起来身体好了很多啊?”刘小波走近村卫生所,故意问道。

    马奶奶看着刘小波来了,可乐呵了,说话一点不含糊,十分有精神头,“小波,奶奶今天是特意来感谢美玉丫头的。头次她给我开的中药,我喝了后,头不晕了,人有精神了,身上还有力了。现在奶奶不拄着拐杖自个儿走,还能走的稳稳的。”

    马奶奶心里高兴,说着站起来,在地上来回走了好几步。没拄拐杖,确实走得很稳,颤颤巍巍的感觉一点没有。

    刘小波瞧马奶奶的脸上有了血色,不像那天那么苍白,就像是年轻了一点,感到挺惊奇的,没想到那支人参花的奇效这么强。

    其实一般的人参花奇效没那么好,主要是结出这支人参花的人参,刘小波用灵蛇雨露灌溉了的。

    刘小波自然不能说出在中药里加了人参花的,笑着说道:“马奶奶,你的身体变好了,我看着替你高兴。”

    马奶奶笑呵呵地说道:“所以我才来感谢美玉丫头啊!如果不是美玉丫头开的中药,奶奶我说不定就……”

    谢美玉也没有料到自己开的中药效果这么好,听到马奶奶一个劲儿感谢她,一个劲儿夸她,心里美滋滋的。

    “马奶奶,你可别感谢我了,两幅中药算不了啥的。”谢美玉谦虚地说道。

    马奶奶笑道:“美玉丫头就是心地好,既漂亮又善良。”随即拉住刘小波的手,放在谢美玉的手上,语重心长地说道:“美玉这么好的丫头到哪里去找,小波,你可得要珍惜啊!”

    谢美玉羞得脸蛋通红,连忙把纤手抽回来,低着头害羞嘟囔道:“马奶奶,你说什么呢……”

    马奶奶只是呵呵地笑。

    刘小波最喜欢听这样的话,连忙笑着回答:“马奶奶放心,我一定倍加珍惜。呵呵!”说着用目光瞟向谢美玉,见谢美玉羞羞的样子更好看,心里越发喜欢了。

    马奶奶坐了一阵就离开了。

    谢美玉抬起头来,脸上还有红霞,嗔着说道:“刘小波,马奶奶年纪大了,刚才说的话你可别往心里去。”

    刘小波赖着脸皮说:“马奶奶是长辈,长辈说的话我可得记着。”

    “你……”谢美玉知道刘小波是故意的,“哼哼”说道:“好吧,那你就单相思吧,反正不的事。对了,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刘小波差点把正事忘了,连忙说道:“美玉,我感觉中草药的种子不对劲啊。中草药的种子和党参种子一起播撒的,党参种子幼苗早就长出来了,中草药种子却迟迟没反应。”

    谢美玉听到这里皱起了眉头,心里忐忑起来,猜测道:“李黑牙该不会是拿了前两年陈旧的种子骗我们吧?”

    刘小波心想有可能,但还是拿不准种子有问题,还是中草药发芽迟缓。刘小波说道:“美玉,有没有时间,咱们去石城寨村找找李黑牙,我要当面向他问清楚。”

    刘小波心想着早点问清楚,如果种子真有问题,及时想办法,避免后面空着地啥都没种,不仅耽搁时间,还会造成一定的损失。

    谢美玉说道:“好,我跟你去石城寨村。”

    石城寨村临近九角村,距离不是很远,不过路有点不好走,需要走一段很崎岖陡峭的山路。

    谢美玉刻意穿了一双运动鞋,但是走在山路上还是非常吃力,有两次差点踩滑。幸亏她走的不快,能及时稳住。

    刘小波走在前面,很想转过身去扶谢美玉,不料谢美玉不准他扶。

    没有办法,刘小波只有悻悻在前面走着。

    终于走出了山路,到了石城寨村。村子里好多人都认识刘小波和谢美玉,因为他们都有背草药过来卖。

    村民老远打招呼:“不是小波老板和老板娘吗?怎么了,今儿主动到村里收草药了。”

    怎么所有人都误会刘小波和谢美玉的关系啊?谢美玉可羞了,当着这些外人的面又不好纠正,只有尴尬忍着不说话。

    气愤的是刘小波欣然接受人家这么叫,不仅不纠正,还特别高兴。

    只听刘小波说道:“不是,我俩今天来是找李黑牙的。”

    一个村民惊讶问道:“小波老板,你找李黑牙干嘛?他有两天没回家,跑到镇里打牌去了。”

    刘小波愣了下问道:“李黑牙很喜欢打牌吗?”

    村民道:“不是喜欢,简直就是嗜赌如命。家里输得一毛不拔了。不知道前段时间到哪里搞了点钱,这不,两天没回家了,准是在镇里搞赌!”

    刘小波和谢美玉心里“咯噔”一下,暗觉不妙。谢美玉问道:“大叔,你知道李黑牙今年上山采摘草药种子没?听说他前两年种植过中草药没种成功。”

    村民像是听天方夜谭,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怎么可能,他一天除了打牌就好吃懒做,怎么会到山上去采草药种子?还有种中草药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刘小波和谢美玉心里拔凉拔凉的,看来被李黑牙骗了。刘小波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李黑牙啊李黑牙,真是想钱想疯了。500块钱是小事,耽误了刘小波种植可是大事情啊!

    从石城寨村回来,刘小波就连忙跑到育苗地去查看,查看所谓的“中草药”种子发出的稀稀拉拉幼苗到底是什么东西。

    半块中草药育苗地,播撒了那么多种子,居然只顶出了几十株幼苗。幼苗青黄青黄的,叶子很细,像是针一样。刘小波不认识,但刘小波有办法。

    刘小波拿出苹果手机,打开相机,用里面的“智能识物”的功能照了幼苗,很快在网上进行比对,居然比对出一种野草出来。

    刘小波气得差点吐血,敢情李黑牙用野草的种子假充中草药种子卖给了刘小波。

    不光是骗钱,完全是欺骗山里劳动人民淳朴的感情。李黑牙是个大骗子,没良心,刘小波恨不得立马找到他,将他一阵狂揍。

    刘小波正在育苗地气呼呼的,不知道杨什么时候过来了。

    杨是来给刘小波汇报开荒的情况的,开荒工作正常有序的进行,现在把3亩毛坯地弄出来了,就等着翻土了。

    见刘小波气呼呼的样子,杨好奇问道:“小波,你怎么了?”

    刘小波把李黑牙骗他的事情讲给了杨听,杨听了也听惊诧的,心想石城寨村怎么有这样的人。

    见刘小波还在气,杨走过去,拉着刘小波的手叫刘小波坐到草堆上,自个儿也挨着刘小波坐下。

    “小波,别气了,就当上回当吸取次教训。种子种不出来可以重新种,身子气坏了可不划算。”杨这句话说得柔柔的,很贴心。

    刘小波叹了一口气,说道:“嫂子说的对,不气了,还是思考到哪里弄中草药种子吧!”

    杨点了点头,见刘小波额头上有汗珠,心疼地用袖子帮着擦拭。

    杨的袖子挨着刘小波肌肤的时候,刘小波身子像是触电了一样。由于是低着头的,恰好瞧到杨的胸前。

    因为在干活,有点热,杨的领口有两颗纽扣的,刘小波看到了里面的一片雪白。

    很大,很吸引人,刘小波不由地吞了口唾沫。

    杨瞧见,心里一动,咬着刘小波耳朵问道:“怎么,想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