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大雨来临
    这样肥硕的大哪有不想吃的道理啊,但刘小波知道不能乱吃,连忙把目光移开,感觉挺尴尬的。

    杨看见刘小波心子儿,特别是现在离刘小波这么近,更是难以自拔,索性将身子又靠近些,一对36d直接蹭到刘小波的身上。

    如此哪里受得了啊,刘小波不敢看,慌乱中岔开话题问道:“嫂子,头次提回去的野兔好吃吗?”

    刘小波故意把两种兔子分开,就是要把杨骚动的心思拉回现实。

    果然,杨一听,身子停下来。想起那天把兔子提回家煮了吃的情形,眼睛里充满惊喜说道:“小波,我还忘了给你说呢。那天提回去的兔子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到那么好吃的美味。”

    杨不好意思说出自个儿一顿就吃了一只野兔,吃得肚子圆圆的,像是怀了个小宝宝,走不了路。

    刘小波也回忆起了兔子的味道,当时和老爸老妈吃的一点不剩。刘小波点头说道:“嗯,我也吃了不少,确实好吃。”

    杨歪着脑袋问道:“小波,你说那几只野兔的肉咋这么好吃?”

    刘小波道:“嫂子,你有没有吃出兔肉里面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杨回忆起来,眸子一亮说道:“我想起来了,好像有一种药香味。”

    刘小波点头道:“嗯,多半是野兔偷吃了咱种的党参的缘故。”

    杨惊得双眸睁得的,以前听老人家讲故事,说给母鸡喂食白糖,母鸡下的鸡蛋就是甜的。当时老人们是在讲笑话,没想到现在现实生活中还真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充分证明刘小波种植的党参品质极高。

    杨十分兴奋,对刘小波佩服得,忍不住张开双臂朝刘小波抱过去,“小波,你好厉害啊!”

    刘小波被杨抱住,杨的胸前丰盈在刘小波的身上蹭。刘小波尴尬极了,连忙把杨轻轻推开,提醒道:“嫂子,大白天呢,被人家看见了有说闲话的。”

    正说着,忽然听到山下路上传来脚步声。刘小波和杨都是一惊,忙整理衣裳,表现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

    脚步声很快传近,一个漂亮的身影出现了,刘小波瞧去立时愕然,居然是谢美玉。

    “美玉,你怎么来了?”刘小波连忙站起来,笑意甜甜地问道。

    谢美玉是来找刘小波的,见刘小波和杨坐在一起,挺亲昵的样子,有点疑惑。但没有多想,说道:“还能来干什么啊,自然是找你的。”

    紧接着笑着对杨说道:“嫂子,你也在这里啊?”

    杨知道刘小波对谢美玉有意思,想起刚才刘小波的一幕,有点不好意思,笑着说道:“我是来找小波汇报工作的,哦,党参地里还有事,你们先聊,我去忙了哈!”

    杨很知趣,说完就朝山上去了。她知道谢美玉是个好女孩子,刘小波能和谢美玉在一起,她衷心祝贺。自己虽然喜欢刘小波,但自己结过婚的,不敢对刘小波有过份的奢求。

    见杨头也不回地匆匆离去了,谢美玉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但具体又说不出来。不去多想,谢美玉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小塑料口袋出来。

    “刘小波,这是我这段时间从收购的中草药上面摘下的种子,种子不多,将就播撒吧!”

    刘小波瞧见小塑料口袋鼓鼓的,攥在一起有鹅蛋大一坨,数量虽少,但播撒得稀一点,应该能把半块育苗地播撒完。

    刘小波惊讶的是这才没几天,谢美玉能摘下这么多草药种子。

    刘小波哪里知道,自从那天给谢美玉说了结籽的草药每斤多加2块,谢美玉就上了心,每次收购来的中草药,都先要摘下籽存在那里。

    由于多加了2块的缘故,村民在挖草药的时候特别留意,一是尽量找结籽了的草药挖,二是小心翼翼不让籽掉落。大家注意这点,所以这几天收购的中草药结籽的多些。

    刘小波挺感动的,真诚地对谢美玉说道:“谢谢。”

    谢美玉对刘小波一笑,说道:“其实被你被李黑牙骗,我也有责任,挺不好意思的。”

    刘小波连忙说道:“不不,美玉,你可别这么说,你是一片好心。”

    由于村卫生所离不开人,谢美玉送完种子就回去了。刘小波当即就把中草药种子播撒到了半块育苗地里,然后沁出了一粒胡豆大小的灵蛇雨露融合清水中浇灌。

    在杨的照看下,大家卖力开荒,一天多时间3亩荒地开拓出来。

    刘小波又多请了些村民,先移栽党参苗。一块半地党参苗移栽过去,栽了大概有8亩地。还剩下两亩地空着,只有等中草药幼苗发芽起来,长成一定程度再移栽了。

    移栽完党参,刘小波和杨才松了口气。

    杨的管理工作再次正规,每天定时对党参地浇灌除草,同时不忘用喷雾器给党参幼苗喷洒刘小波特制的“杀虫剂”。

    10月已过,了11月份,天气越来越凉了。偏偏这段时间,刘小波查看了天气预报,说是有大雨到来。

    刘小波给杨说,这几天要下大雨,注意党参地排水。大山容易淌山水下来,排水沟堵塞的话,山水冲进党参地,党参就毁了。

    杨很听刘小波的话,点头记下了。

    刘小波真是乌鸦嘴,当天把话说下,晚上倾盆大雨就下了下来。山里人有句话,说久旱必有久雨。今年热天大旱,冬天肯定就有大雨了。

    大雨哗啦啦得下,在刘小波的记忆中好像还没有下过这么大雨。

    屋外下大雨,屋内可就遭殃了。刘小波家的瓦房四处漏水,刘大明和张晓碧像是在家里打仗似的,把锅碗瓢盆全部用上接水,还是不行,屋内很多地方被淋,严重的成了稀泥地。

    刘小波看着皱着眉头,说道:“老爸,干脆我们建一栋楼房吧?”

    刘大明端着一个盆正接着瓦缝里漏下的水,说道:“我也想建楼房,建栋楼房至少有30万吧,哪里来这么多钱?”

    刘大明早就想建楼房了,儿子长大了,要娶媳妇儿了,没有楼房哪能行啊!

    刘小波听着刘大明的话,心里盘算自己现在有多少钱。头次卡上存了40万,连上这次卖党参的7万块,一共有47万了。当然,那些给村民发的工钱是小数,光谢美玉收购的中草药卖的钱就足够了。

    47万给自家修栋楼房完全是没有问题的。但刘小波知道修楼房和娶媳妇儿一样重要。刘小波答应了谢美玉要给村小学修建教学楼,可不能食言。

    刘小波还想着修建了村小学,娶谢美玉回家呢!

    所以说,修建村小学和自家修楼房是同等大事。刘小波琢磨着村里道路不通,工程车、拉货车不容易进来,竟然要修那就一起修。

    只是现在手上只有47万,同时修建两栋楼房,钱不够。

    刘小波可愁了。躺在,屋外大雨哗啦啦下着,刘小波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心思。

    大雨下了,刘小波想了,直到早上才迷迷糊糊睡着。

    大雨没有停,刘小波想着下大雨也不能做什么事,干脆继续睡,把昨晚没睡的觉补起来。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刘小波从惊醒,开门一瞧,见是刘大明一脸着急的模样。

    “老爸,怎么了?”

    刘大明急切地说道:“小波,不好,出事了,村小学的土墙倒了,砸伤了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