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划清界限
    谢美玉拦在中间,两个男人都不好出手了。谢长山委屈极了,愤怒极了,眼睛喷出火来,指着刘小波冲谢美玉问道:“这小子是谁?为什么说你是他心爱的女人?”

    谢长山心底的醋坛子彻底打翻,近似。

    看着谢长山的样子,谢美玉有点害怕,嗫喏说道:“他叫刘小波,我、我和他没什么的……”

    谢长山哪里肯听,来村里的时候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谢美玉和刘小波的事情。谢长山怒目看向刘小波,喝问道:“你就是刘小波?你和美玉到底是什么关系?”

    刘小波此时回过神来,镇定不少,理直气壮说道:“我就是刘小波,我喜欢谢美玉。”

    谢长山本来心胸狭窄,听到刘小波亲自说出,哪里还依啊,叫骂道:“你特么的欠揍啊,不知道她跟我在处对象?”说着冲过去又要打刘小波,被谢美玉死死拦住。

    谢长山瞪着眼睛对谢美玉说道:“好,美玉,你护着他是吧?哼哼,我知道了。你俩个早就有一腿,给老子戴绿帽子是不?”

    刘小波听着这难听的话,皱起了眉头。这男人貌似人模狗样的,其实是欠揍的相。如果不是谢美玉拦在中间,刘小波早冲过去再次狂扁。

    谢美玉没想到谢长山这样诋毁她,心里像是被针扎一样,哭着说道:“长山,你怎么这样说我……”

    “不这样说你,还怎样说你!”谢长山气呼呼地说道:“我问你,你是帮谁收购中草药?你衣柜里珍藏的那条价值3000块的戈诗缇裙子是谁买的?还有,刘小波为什么每次把三轮摩托车停在卫生所?他为什么要给你提牛肉和草鱼?”

    谢长山一口气说了一长串,原来他早知道这些。

    谢美玉无言以对,摇着头哭着说不出话来。

    谢长山以为说到谢美玉的心坎去了,更证明自己所想。他咄咄逼人,白净的脸蛋布满了阴霾,继续质问:“还有刚才,为什么你要拼命反抗我?哼哼,如果我没猜错,你早就和这小子干了龌龊的事情……”

    “啪!”一个耳光响亮地打在了谢长山的脸上。不是别人,正是谢美玉。谢美玉伤心难过,但不容谢长山如此污蔑她。

    谢长山没想到谢美玉敢打他,气得暴跳如雷。“好啊,你敢打我?居然敢打我?谢美玉,我看出来了,全看出来了……”

    谢长山说着毫不客气地掀开谢美玉,大步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回过头,凶狠狠地对刘小波说道:“刘小波,你给老子等到,老子跟你没完!”

    说完转身出门,头也不回离去。

    谢美玉见谢长山真离去,心里有点后悔了。刚才那巴掌打得不轻。谢长山作为一个男人,被女人打了,颜面何存。

    谢美玉冲到门口叫道:“长山、长山、你回来……”

    但是谢长山那里答应,爬上皮卡车“轰隆隆”开走了。

    谢美玉心碎一地,失魂落魄回到座位上,傻傻坐着。见刘小波还愣着站着不动,谢美玉说道:“刘小波,你回去吧,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刘小波看谢美玉挺伤心的样子,知道刚才自己太激动,有点自责,嗫喏问道:“美玉,你没事吧?”

    谢美玉悠悠答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刘小波松了口气,知道谢美玉在气头上,现在留在这里反而不好,于是说道:“美玉,我别气了。我给你买了牛肉和草鱼,你煮了吃养好身体……那个、我就先回去了……”

    刘小波说着转过身要走,走到门口,谢美玉忽然在后面叫住了他。

    “刘小波……”

    “嗯。”刘小波立马答应,回过头。谢美玉拿了一瓶云南白药喷剂,递过来,“你眼睛周围肿了,用云南白药喷下吧!记住,喷的时候闭着眼睛。”

    刘小波一愣,谢美玉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反而关心他。他心里一暖,连忙接过云南白药,真诚地说了声“谢谢”,走了出去。

    谢美玉颓然坐在凳子上,想着刚才的一幕。谢长山本来好好地跟她聊天的,但聊着聊着就不安份了,居然把她强行按在了凳子上。

    虽然现在跟谢长山在处对象,但谢美玉也不会和谢长山立马那一步的。她是个传统的女孩子,只有在结婚那晚才会把自己交给那个男人。

    可是谢长山却……幸亏刘小波来的及时,谢美玉在心里还有点感激刘小波,所以对刘小波并没有怎么生气。

    只是这样的事情影响不好,谢美玉不希望再和刘小波有什么关联。谢美玉想着和刘小波彻底划清界限,也不再帮刘小波收购草药了。

    刘小波骑着三轮摩托车回家去,回到家里,把两竹篓小兔子搬了下来。

    刘大明和张晓碧先看到了小兔子,好奇问道:“小波,你到哪里弄回来这么多小兔子?干嘛呢?”

    刘小波答道:“城里买的,肯定拿回来养啥!”

    张晓碧也好奇:“小波,你会养兔子?”

    刘小波说道:“试试呗!”

    刘大明好奇问道:“小波,养兔子能赚钱不?”

    刘小波不答反问:“老爸老妈,还记得头次吃的野兔吧?那味道可绝了。知道野兔为什么那么好吃,肉里还裹着药香味?是因为野兔偷吃了党参的缘故。”

    刘大明明白过来,惊讶说道:“小波,你的意思用党参喂养兔子?”

    刘小波点了点头。张晓碧担心说道:“小波,那成本多高啊!能把钱赚回来吗?”

    刘小波笑道:“老妈,你放心。现在城里跟农村不一样,城里人吃东西可讲究了,注重养生,吃好的,不在乎钱贵。”

    刘大明和张晓碧听得将信将疑的,这时候才注意到刘小波的一只眼睛青肿着,关心问道:“小波,你的眼睛怎么了?”

    刘小波尴尬笑笑,说道:“没事,骑三轮摩托车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指不定一会儿就好了。”

    两人埋怨刘小波不小心,刘小波则拿了2斤牛肉和一条草鱼叫张晓碧拿去下锅。

    见刘小波买的有牛肉和草鱼,刘大明和张晓碧可高兴了,嘱咐儿子小心点,去忙活了。

    刘小波在院子边弄了一个栅栏,是老爸编织的,以前用来圈小鸡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把100只小兔子圈在了里面。刘小波准备了清水,下午准备到山上去摘兔子草回来。

    忙活完了,已经是中午了。瓦房的厨房里飘出了香喷喷的牛肉和草鱼的味道。刘小波肚子“咕咕”直叫,不过他没有等着吃饭,而是提了剩下的一斤牛肉和一条草鱼出院子去。

    刘小波心想中午了,杨也回家做饭了。这时候把牛肉和草鱼给她送过去正好合适。杨替自己管理党参地可辛苦了,可不能亏待人家。

    很快到了杨家门口,见杨家的房子正飘着青烟,估计正在做午饭。

    刘小波叫道:“嫂子、嫂子,在家吗?”

    杨在屋里答应。

    刘小波经常到杨家来,不会拘谨,直接踏门进去。不料杨恰好出来,两人撞在一起。杨胸前的36d被撞得剧烈晃动起来。

    两人都是心里一荡,刘小波不好意思说道:“嫂子,我在城里买的牛肉和草鱼,给你提来,新鲜的,你煮着吃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