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放养
    杨感动得泪眼花花的,哽咽着说道:“小波,你对嫂子真好……”

    刘小波笑道:“嫂子,这是应该的。”

    杨情难自禁,一下把刘小波拉进了屋子,然后把门关上了。

    刘小波惊讶道:“嫂子,你这是……”

    杨的双臂一下环到了刘小波的脖子上,的小嘴朝刘小波的嘴亲了上去,一边亲还一边喘着粗气说:“小波……嫂子喜欢你……嫂子想给你……”

    杨每说一句,嘴上就哈着热气,加上胸前的柔软蹭在刘小波的身上,刘小波感觉身体里有团热意升腾,把持不住了。

    杨柔若无骨的手臂环在刘小波的脖子上,嫩滑的手直接从后面的领口伸进刘小波的衣服里,在刘小波光滑的背上着。

    刘小波被摸得热血沸腾,什么都抛在脑后了,直接伸手到杨的衣服里,抓住杨的一对伟岸。

    好柔软,好有手感,有一手握不住的感。刘小波喘着粗气,杨轻吟出声。两人陷入迷乱之中。

    就在这时,厨房里传来“噼啪”的声音,把两人从云端拉到了地面。杨一惊,松开刘小波,叫道:“不好,锅里的水烧干了!”

    杨身体中的火焰未熄,柔情蜜意说道:“小波,你等嫂子,嫂子去去就来。”

    说着杨进了厨房,舀了一大瓢清水倒进锅里,忙不迭再出来,发现门打开了,刘小波竟离去了。

    杨的心里酸酸的,有点难过,颓然坐在凳子上叹了口气。

    刘小波脑子乱乱的,出来之后吸了几口凉空气,脑子才清晰了些。

    刚才紧握杨的36d,感觉太舒服了,现在想来还挺回味的。刘小波连忙甩甩脑袋,知道不能胡思乱想。

    回到家里,张晓碧已经做好了牛肉和草鱼,牛肉和草鱼都是红烧的,端在桌子上香喷喷的。刘小波和刘大明迫不及待地拿着筷子夹起来吃。

    “唔,老妈,你的厨艺提高了。牛肉和草鱼都那么好吃!”刘小波边吃边夸赞说道。张晓碧得到儿子的夸赞,心里可高兴了,脸上笑开了花。她一个劲儿给刘小波夹牛肉和鱼肉,关心地说道:“小波,好吃就多吃点。”

    刘小波点头道:“嗯。”

    张晓碧给刘小波夹了一大块草鱼肚腹上的肉,刘小波却摇了摇头说道:“老妈,我不吃肚腹上的肉,我要吃鱼头和鱼尾。”

    张晓碧好奇问道:“鱼头根本没有肉,鱼尾全是刺,小波,你咋喜欢吃?”

    刘小波说:“鱼头和鱼尾的肉要嫩一些,吃到嘴里嫩滑,入口即化。”

    刘大明在一旁说道:“是的,因为鱼头和鱼尾属于鱼身体上活动最多的地方,长期活动,肉就要好吃些。”

    没想到刘大明对吃挺讲究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刘小波受到了启发。

    吃过午饭,刘小波就到院子里,在圈养小兔子的栅栏处东瞅瞅西瞅瞅,神色凝重,像是在琢磨着什么。

    张晓碧去厨房洗碗筷去了,刘大明饭饱酒足,仰倒在门前的逍遥椅上舒服地摇呀摇。

    正准备闭上眼睛休憩一会儿,忽然听到刘小波叫道:“老爸、老爸,快过来。”

    刘大明睁开眼睛,好奇问道:“小波,怎么了?”

    刘小波说道:“你帮我编一个栅栏子,要够长的,能圈下一两亩地的样子。”

    刘大明更好奇了,“小波,要这么长的栅栏干什么啊?圈一两亩地的话,可不是很轻松就编织出来了,很花时间的。”

    刘小波说道:“花时间没关系,一个人做不下来,就请两个人一起来编,大不了开工钱。”

    刘大明还是不明白,问刘小波编那么长的栅栏干什么。刘小波吐出几个字:“我要放养兔子。”

    很快,刘大明明白了过来。圈在狭小面积里养出的兔子活动少,身上的肉不好吃。放养出来的,韧性好,嫩滑。

    刘大明为刘小波的想法点赞,精神头来了,不休息了,起来就出门去。

    刘大明知道,能圈一两亩地的栅栏长度在将近200米,一个人在短时间根本编织不出来。刘大明跟儿子的性格一样,做事情不喜欢拖沓。所以立马就去请村里的刘大刚和刘保全,这两人也擅长编织,以前还和刘大明一起编竹篓去卖呢!

    刘大刚和刘保全听说刘小波请他俩,没问工钱,二话不说就过来了。

    三人先到村西头的竹林里砍竹子,砍了几大捆竹子扛回来。这还不够,先编完了不够再去砍。

    没想到刘小波又说:“老爸,竹子不要扛回屋里,直接扛到山上去。”

    刘大明和刘大刚、刘保全都不明白。刘小波解释说道:“圈一两亩地自然不能圈在屋子后面,屋子后面是菜园子,不能圈。另外,也不能圈在庄稼地。山上的党参地旁边不是有荒地吗,我准备圈一两亩荒地。

    如果编织好了,200米的栅栏十分重,是绝对扛不上去的。就把竹子扛上去,直接在山上编织,编织一段就圈一段,省事省力很多。”

    刘大明觉得儿子说得有道理,便和刘大刚和刘保全扛着竹子上山去。

    竹子挺长的,加上每捆挺重的,一个人扛起来十分吃力。刘小波也加入进去,两人抬一捆,大不了多花点时间。

    扛了半天,一共扛了5捆上去。刘大明说编完了不够再去砍竹子。刘小波、刘大刚、刘保全点头。

    刘保全比刘小波大不了多少,30几岁,正值壮年,瞧刘小波抬了半天竹子,一点不气喘的样子,惊奇道:“小波,没看出来,你比我体力好,我都累得。”

    刘小波自然不能说是修炼导气法,丹田沉积了灵力的缘故,戏笑着说道:“保全哥,你跟我不一样,你是结婚了的,身子虚是正常的。”

    几个男人听到荤段子,都大笑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就开工,刘大明、刘大刚、刘保全三人先把竹子剖开,然后划成篾条。三人手法熟练、手指灵活,很快了状态。

    刘小波在一旁瞧着,感觉挺有趣的。别说,行行有门道,如果没有点技术根本编织不出来。而且编织的手法像是一门艺术,手下的栅栏就是三人的艺术品。

    刘小波正瞧得有劲,裤兜里的苹果手机响了起来。刘小波连忙掏出来接听,是村长急切的声音:“小波,你在哪里,快来村小学,修到一半的教学楼被停工了!”

    刘小波一听就懵了,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停工?村里信号不好,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刘小波连忙挂了电话,匆匆下山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