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小人难过1
    刘小雯虽然不知道这款奥迪a6l价值多少钱,但是坐在上面十分舒服,猜想一定价值不菲。

    徐县长的秘书兼任司机,也就是头次陪徐县长到医院来的那个年轻小伙子。他不多言语,十分熟练地开车,先驶出城,然后朝着九角村的方向开去。

    已经黄昏了,刘小波从山上下来。和谢美玉有了“地下恋”的关系后,半天时间没见,刘小波就觉得如隔三秋。虽然天要黑了,但是刘小波还是想到村卫生所看上谢美玉一眼。

    很快到了村卫生所,见谢美玉没在门外,就冲卫生所叫道:“美玉、美玉……”

    谢美玉从门口出来,娇嗔道:“小波,别那么大声,叫得那么亲热,叫村里人听见,很不好意思的。”

    刘小波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俩是两情相悦,正常恋爱,村里人不会笑话咱俩,反而会祝福咱俩。”

    谢美玉说:“小波,你忘了上午我给你说什么来着?在村小学楼房没修起前,咱俩的事情不要在村里公开。你如果不按照咱俩的约定来,我就不理你了。”

    刘小波可怕谢美玉不理他了,连忙说道:“好好,都听你的。反正等了那么久都等了,我也不急于一时。村小学的楼房已经继续开工,娶你回家是迟早的事情。”

    谢美玉的俏脸又红了,以前发现刘小波挺老实的,没想到谈起恋爱来,话儿多如流水。

    不过,刘小波对她说的越多,她越高兴。表面上,她还是红着脸啐道:“没得正经。”

    刘小波“呵呵”笑个不停。

    不料就在这时,兜里的苹果手机响了起来,刘小波拿出来一瞧是村长打来的。

    不知道村长有什么事,刘小波连忙接听。

    “喂,先烈叔,什么事呢?”

    “小波,不好了,谢长山又来找茬了,又叫咱们停工。”村长急切加气愤地在那边说道。

    刘小波懵了,“怎么回事,不是手续都齐全了吗?”

    村长说:“是啊,手续齐全了,他却说我们安全防护不到位。天都黑了,他故意赶来,就是来找茬的啊!”

    刘小波气得咬牙切齿的,说道:“先烈叔,你在村小学等到,我马上过来。”

    刘小波说着挂了电话,因为挨着很近,所以谢美玉也听了见。谢美玉没曾想谢长山竟是这样的人,气得柳眉倒竖了。

    “走,小波,我俩一起去,看看他要干什么!”谢美玉气冲冲地说道。

    “好。”

    于是,刘小波和谢美玉一起朝村小学的工地上去。村卫生所离村小学距离并不是多远,很快,两人就到了。

    只见工程队的人又被拦了下来,谢长山带着四五个镇里来的人,横挡在工地上,声色严厉地不准工程队的人继续盖楼。

    工程队队长和村长实在没辙了,急得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上午刘小波把审核文件和证书拿回来,开工时间一天不到,又被强制停工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见刘小波来了,村长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迎过来,“小波,你可来了,那个谢长山就是故意刁难我们。”

    刘小波朝村长点了点头,说道:“先烈叔,你先别急。”

    刘小波说着向谢长山走近。谢长山瞧见刘小波来了,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当看到谢美玉和刘小波一起来的,心里更是忿忿不平。

    刘小波问道:“谢长山,我今天已经办好了审核以及两证,凭什么还要停工?”

    谢长山本来以为刘小波没那么容易就能办到手续,万万没想到的是,刘小波出乎了他的意料,居然把手续办下来了。他心里诧异,但更加不服,所以重新找了个借口让工程队停工。

    他就不信,他堂堂一个镇里的公务员干部,还治不了一个小农民。

    谢长山“哼”了一声,指着工地一副正义凛然地样子说道:“现在从市里到县里,都在抓安全。安全责任重于泰山。对于建修更是有严格的要求。你瞧你们建修,不设护栏,没有警示语。万一哪个村民走近过来,被砖头砸了怎么办?所以,你们这个不合格,要停工整顿。”

    谢美玉听到这里气得不行,准备冲上去质问谢长山了,没想到刘小波把她拦了住。

    刘小波尽量把自己的情绪稳住,说道:“好,我马上设置护栏,马上立警示语。你应该没话说了吧?”

    谢长山不相信刘小波,“哼”了一声说道:“刘小波,你不说大话要死啊!立护栏和警示语需要现做的,就算从城里拉回来,至少也要一天的时间。”

    没想到刘小波把工程队队长叫过来,问道:“郭队,你们工程队经常在外面施工,应该有这些设备吧?”

    工程队队长正是姓郭,是40几岁的黝黑汉子。郭队长是个老实人,答道:“我们的确有现成的临边防护栏,警示语是镶嵌在护栏上的。由于是金属的,运过来成本比较高。一般只有工程量大和人多的地方才用这个。像你们村子,平时到工地上来的村民几乎没有,而且只是一栋楼房,工程量不大,一般不需要的。”

    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谢长山是故意找茬。

    刘小波点了点头,问道:“把防护栏拉过来需要多少时间?”

    郭队说道:“防护栏就在镇里,镇里有货车师傅,拉过来也就是30分钟时间。”

    刘小波直接说道:“好,郭队,你叫师傅把护栏拉过来。”

    郭队有点犯难,说道:“小波,村小学平时根本没村民来,真不需要防护栏的。而且,村长天天坐镇这里监工,闲杂人都不准进来,哪里会出事。再说,防护栏运输成本挺高的……”

    刘小波知道,郭队的主要意思,是叫刘小波没必要花高成本的冤枉钱。

    但现在不是花钱不花钱的问题,刘小波就赌一口气,直接说道:“郭队,我给你出2万,你叫师傅把防护栏拉过来!”

    郭队一听,立马惊大了嘴。要知道拉过来防护栏连运输和使用成本最多不过几千元,刘小波竟然直接给了2万。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特别是谢长山,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2万块钱啊,自己一年工资差不多,没想到刘小波一句话的事情。

    谢长山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有点被狂扇脸的感觉。刘小波年纪轻轻的,竟然这么有钱,难怪谢美玉要劈腿。谢长山心里更加不服,嫉妒恨意一并化作了怒火燃烧起来。

    大家先愣住,不知道是谁突然带头鼓起掌来,全都回过神来,一起鼓掌。大伙儿早就瞧不惯谢长山,刘小波如此慷慨,恰好打了谢长山的脸,大家心里感觉特别痛快。

    郭队长兴高采烈说道:“好,小波,我马上给镇里师傅打电话,叫他立即把防护栏拉过来。”郭队长说着掏出手机就打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