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请李妹子
    刘小波的手臂从谢美玉的背后环过去,紧紧抱住了谢美玉的腰身。腰身柔软,抱着真舒服。

    谢美玉没想到刘小波会从背后抱住她,身子一颤,差点把水杯里的水洒出来。

    谢美玉羞得脸蛋更红了,娇嗔问道:“小波,你干嘛呢?”

    刘小波笑着说道:“没啥,就想抱抱你。”声音很轻很柔,谢美玉的身子放松下来,竟然由着刘小波抱着,不过嘴里还是说:“你羞不羞啊,大白天的?”

    刘小波笑着说:“我抱自己的媳妇儿,羞啥?”

    谢美玉羞得身体有点发烫了,一下用劲儿从刘小波的怀里挣了开,转过身来,把水递过来:“呸,谁是你媳妇儿,想得美?”

    刘小波接过水,“嘻嘻”笑道:“你就是我的媳妇儿。”

    谢美玉害羞着跑开,刘小波故意追过去,心想现在心头正热乎着呢,非得再抱抱你再说。

    不料刚刚追到门口,见李妹子捂着半边脸嘤嘤哭泣着朝村卫生走来。

    刘小波一下变得老实了,他和谢美玉有约定,暂时还不公开恋情,可得说话算数。

    刘小波坐下喝水。

    李妹子哭着走了进来,瞧见刘小波在村卫生所,先是怔了下,随即也不管了,哭得更厉害了。

    谢美玉纳闷问道:“李姐,你咋了?”

    李妹子一个劲儿地哭,两个肩头跟着耸动,然后她把手掌从半天脸上移开。刘小波和谢美玉瞧见,吓了一大跳。

    只见李妹子左边半边脸红肿起来,像是抹了彩霞一样,面积挺大的,应该是别人用手掌打的。李妹子二十五六的青春年龄,虽然算不上十分漂亮,但在村里比起来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李妹子属于良家青春少妇那种,不知道是谁下手这么狠,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李姐,你这是咋了?”刘小波和谢美玉几乎是同时出声问道。

    李妹子的眼眸子一串串豌豆大的珍珠扑簌扑簌滚落下来,哭着说道:“刘三狗那个畜生,他居然出手打我……”

    原来李妹子的公公最近身体特别不好,准备拿出多年的老人参出来炖水吃。哪知道去柜子底一翻,30年的老人参竟然不翼而飞了。

    公公急得团团转,这可是他一直舍不得的宝贝啊!他激动加气愤得差点半口气吊不上来,质问是谁拿了的?

    刘三狗完全表现出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根本不理自己的老爹。李妹子在一旁看不过去了,就说了出来。

    原来刘三狗在柜子底偷人参的时候,恰好被李妹子看见了。李妹子说是亲眼看见刘三狗拿的。公公气得够呛,举起拐杖朝刘三狗砸过去。

    刘三狗没躲开,被拐杖砸了腿,疼得龇牙咧嘴的,一气之下就狠狠扇了李妹子一巴掌。

    别看刘三狗平日是个酒鬼,手劲却挺大的。这一巴掌可打得不轻,李妹子的脸立马肿起来。可怜李妹子如花似玉的脸蛋,肿成那样难看死了。

    所以,李妹子捂着脸到村卫生所上药。

    刘小波和谢美玉听了,心里感觉挺过意不去的。因为李妹子公公的那棵三十年老人参正是刘小波收来送给谢美玉吃了。

    刘小波安慰说道:“李姐,你别急,先让美玉给你上点药。哪天我碰到刘三狗,给他说道说道。”

    谢美玉也说:“是啊,李姐,别伤心了,我先给你上点消肿的药水吧!”谢美玉说着去拿药水给李妹子涂抹。

    李妹子越想越伤心,哭啼说道:“呜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嫁了这样的男人……”说着迷糊的泪眼竟瞟了下刘小波,如果刘三狗有刘小波三分之一的优秀,自己也心满意足了。

    刘小波瞧着李妹子梨花带雨的模样,挺心疼的。是啊,李妹子是从邻镇嫁过来的。当时不知道刘三狗家的情况。刘三狗不务正业,整天到镇里喝酒。把家里的钱都喝光了。刘三狗的老妈死得早,以前是老爹一个人带大的。老爹现在年龄大了,年轻吃了不少哭,现在一身都是病,也要花钱。家里就靠李妹子一个人肩挑起来。

    李妹子忙里种地,闲里到深山挖草药维持家里周转,一个弱女子挺辛苦的。

    刘小波心里本来过意不去,忽然想起刚才犯难的事情,立马对李妹子说道:“李姐,我的党参地还要请一个人帮忙照料,你愿意来不?我一个月给你开2000块工钱?”

    李妹子听着这话一下就愣住了,村里的杨寡妇和刘双双在刘小波党参地干活,每月领2000块的工钱,村里人都知道。

    要知道每月挣2000块工钱,对村里人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大家都羡慕得很。

    李妹子可是特想到刘小波的党参地干活,但是党参地只有10亩,不会请太多人。李妹子心里特别失落。

    而如今,没想到刘小波竟然主动请她。她先是愣住,随即显得特别激动,问道:“小波,不是有杨姐和双双吗?”

    刘小波说道:“我准备养些兔子,双双有经验,我把她调过去养兔子了。”

    李妹子明白过来,使劲点头:“说道,小波,我愿意来。”

    刘小波笑道:“好,就这样说定了,你今儿休息一天,明天就可以上班。”

    “嗯。”李妹子破涕为笑了,心里可高兴了,擦完药后就离开了。路上心里想着刘小波真能耐,不仅种党参,还收购草药,现在又养兔子。想着自家男人,跟着一比,真是惨不忍睹,李妹子的心里可酸了。

    村卫生所里,谢美玉似笑非笑地看着刘小波,看得刘小波心里有些发毛。

    “美玉,你咋用这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

    谢美玉问道:“你现在把咱村里三朵花都请到山上替你干活了,心里高兴不?”

    刘小波知道谢美玉说的是什么,谢美玉的话里明显有酸酸的味道,这让刘小波心里更欢喜,说明谢美玉在乎他。

    刘小波假装不明白,问道:“什么花?党参花?红薯花?还是草药花?”

    谢美玉气得美眸圆瞪,用手去挠刘小波腋窝,“哼哼,刘小波,不老实了吧,叫你装怪,挠死你!”

    刘小波“咯咯”的笑。

    谢美玉可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一闹腾,心里的那点酸意也没有了。正了正色,问刘小波:“小波,养兔子能赚钱吗?”

    刘小波很有信心地点头,说道:“放心,我养的兔子保准能赚钱!”

    下午,山上荒地的栅栏圈了起来,一共两亩地,刘小波瞧了挺满意,给刘大刚和刘保全如数发了工钱。两人一个劲儿说“谢谢”,晚上在刘小波家吃菜喝酒,高兴地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小波和刘大明挑着兔子上山了,把100只小兔子放在被圈的荒地中,立马钻进草里,遁得无影踪。

    刘大明瞧见有点担心,问道:“小波,我怎么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这些兔子都是圈养的肉兔,能不能适应野外环境啊?再说,这山上经常有凶残的野兽出没,怕不怕被叼走?”

    第一个问题刘小波并不担心,因为只要是生物就有求生的本能,正所谓不同的环境造就不同的生物,相信小兔子一定会增强生存本能,适应过来的。

    至于第二个问题,刘小波确实有点担心。虽然让刘双双照看,但晚上的时候,刘双双不可能一个女孩子住在大山上,要回去的,万一有野兽出来,真不好办。

    但现在也找不到其他什么办法,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李妹子今天到党参地上岗,做刘双双原来的工作。主要照顾2亩中草药地,然后帮助杨寡妇照顾党参地。

    刘双双则到兔子圈养地上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