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酒鬼刘三狗
    刘小波和刘双双吓了一跳,连忙停止了动作,翻身起来。大白天在山上干这事本来就不太光彩,被人家看见了说不定怎么笑话。刘双双是豁出去这辈子跟定刘小波了,所以不怕,可刘小波真心喜欢着谢美玉啊,如果传到了谢美玉的耳朵里,还不知道会怎地。

    刘小波连忙穿好了衣服,叫刘双双也把衣服穿上。刘双双很不情愿的穿上,然后和刘小波一起出草棚。

    见杨正带着刘小雯走这边来。原来刘小雯上山找刘小波,到了党参地没见到刘小波踪影。杨和李妹子告诉刘小雯,刘小波在圈养兔子的林地呢。见刘小雯不知道怎么走,杨就亲自带刘小雯过来。

    刘小波讶异问道:“小雯,你怎么上山来了?”

    刘小雯先瞧见刘小波,笑得甜甜地说道:“哥哥,我来看看你的事业干得怎么样了。”

    话音说完,随即看到刘双双在刘小波的后面,满脸通红不说,领口敞开,有两颗纽扣没扣呢!

    这场景不免叫人想入非非。杨的脸一下就红了,脑海里立马闪现刘小波和刘双双可能在草棚里发生的事情,心里酸酸的。

    刘小雯瞧见,可不高兴了,狠狠盯了刘双双两眼,然后嘟着小嘴气愤愤地几步走了上去。

    走了上来,刘小雯二话不说,拉着刘小波的手就走。没想到这小丫头手劲挺大的,刘小波由着她拉下山。

    下山途中,刘小波叫道:“小雯,你干嘛呢,快松开哥哥的手。”

    刘小雯这才松开了刘小波的手,小嘴说道:“哥哥,那个刘双双可是一肚子坏水呢,你离她远一点。”

    刘小波有点好奇,不知道妹妹怎么会这样说,问道:“双双哪里坏了?”

    刘小雯一急,吞吐说道:“她、她一心想着嫁给你……”

    刘小波打着“哈哈”笑道:“她想嫁给我是好事啊,怎么能说坏呢?”刘小波眼珠一转,故意问道:“小雯,你说刘双双当你嫂子够不够格?”

    没想到刘小雯想也没想,直接说道:“不够格。”

    刘小波“啊”了一声,问道:“为什么不够格?”

    刘小雯扁着小嘴没好气说道:“长得太胖,不好看。”

    刘小波说:“切,那叫,有肉感,摸起才有手感。”

    刘小雯小脸蛋红了,假装捏着小拳头朝刘小波挥去:“哥哥,你好坏。”

    刘小波笑得“咯咯”的,连忙躲开,朝山下跑,边跑边问:“那你说村卫生所的谢美玉当你嫂子够不够格?”

    没想到刘小雯还是一口说道:“不够格!”

    刘小波再次“啊”了声:“为什么啊?”

    “那个、那个又太瘦了……”刘小雯边追边说。

    “啊!”刘小波惊讶一声,直接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无语了。

    今天是星期天了,晚上学校有晚自习,所以刘小雯下午就要去县城。下午三点钟,镇里有最后一趟客车到县城。中午吃过午饭,张晓碧帮着妹妹收拾了衣服和生活用品,还有一些自制的吃的,比如干鱼什么的,装了满满一包。

    然后刘小波骑着三轮摩托车送刘小雯去镇里。

    到了镇里,送妹妹上了车,刘小波悄悄给妹妹掏了500块钱,叫她在学校买些有营养的东西吃。刘小雯眼眶有泪珠打转,很是舍不得的和刘小波告别,然后坐车走了。

    刘小波骑着三轮摩托车正准备回村,忽然听到有人惊喜叫道:“小波。”

    刘小波回过头,见叫他的是刘得主、刘得全两兄弟。刘小波也挺惊喜的,回答道:“得主哥、得全哥,真巧啊,这段时间肉还卖得好嘛?”

    没想到刘得主和刘得全听了脑袋一下子了,刘得主丧气说道:“哎,不准备卖肉了,咱哥俩准备收拾东西回村去了。”

    刘小波这才注意到刘得主和刘得全挑着卖肉的工具,一脸的灰气,讶异问道:“怎么了?”

    刘得主叹了一口气说道:“咱两兄弟卖肉的时候,为顾客考虑,所以价格上要实惠一点,比其他肉摊每斤要便宜一两块钱。这就得罪了长期在廖德伟家买的屠夫,那些屠夫告诉了廖德伟,廖德伟不把肉卖给咱两兄弟了。”

    刘小波听着有些生气,问道:“那你俩为啥不到邻镇去买?”

    刘得全叹了口气,说道:“小波兄弟,你不知道,到邻镇去买的话成本太高了,卖不起价格,赚不了钱。再说,廖德伟的养场垄断了咱镇的市场,根本就不允许外镇的肉运到镇上卖。”

    刘小波想着挺气愤地,问道:“得主哥、得全哥,那你俩现在有什么打算?”

    刘得主叹了口气,说道:“还能有什么打算啊,先回村在说。”

    刘小波说:“好吧,你俩把工具搬到三轮摩托车上,我载你们回村。”

    刘得主和刘得全说道:“那多不好意思啊!”

    刘小波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是一个村的,是兄弟。”

    “好咧!”两兄弟心里暖和,感激刘小波,把杀的工具都搬到了刘小波的三轮摩托车上。然后,爬上了三轮摩托车。

    刘小波正准备发动车子走,忽然旁边街道上蹿出一个人恶狠狠叫道:“刘小波,哪里走?”

    刘小波愣了下,见那个人打着酒嗝,喝得一脸通红,不是李妹子的老公刘三狗是谁啊?

    没想到刘三狗又跑到镇上喝烂酒来了,刘小波的皱眉。头次答应了李妹子的,说见到了刘三狗一定要替李妹子好好说道说道,今儿正好。

    刘小波把三轮摩托车熄火,跳下来,说道:“三狗哥,你来得正好,我有话给你说。”

    没想到刘三狗双眼发红,愤怒地叫道:“刘小波,你个杂碎,谁是你哥,老子今天跟你拼啦!”说着脑袋,像是一头蛮牛一样冲撞过来。

    刘小波吓了一跳,不明白刘三狗怎么会骂他。见刘三狗冲撞过来,身子轻轻一侧,就躲开了,生气问道:“三狗哥,你嘴巴放干净点,我没惹你,没招你,你干嘛骂我?”

    刘三狗一头没撞上刘小波,更气愤了,叫骂道:“你个杂碎,把老子婆娘拐到你的党参地,指不定在山上跟你干什么龌龊的事情,给老子带绿帽子……”

    刘三狗还喋喋不休地骂着,但刘小波已经听怒了,直接快速两个大耳光抽过去,“啪啪”,刘三狗被扇得晕头转向的,两边脸都肿了起来。

    “刘三狗,我是可怜没人养你老爹,才叫李姐到党参地干活挣些工钱。你整天喝酒喝糊涂了吗,不明是非,这两巴掌就是为了扇醒你打的。”

    刘三狗没想到刘小波的巴掌这么狠,只感觉脸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恼羞成怒,捂着脸大叫道:“刘小波,你敢打老子,你给老子等到!”

    刘三狗说着跌跌撞撞跑到街旁的一家酒吧。

    这家酒吧实在是太不成规模了,是镇里唯一的一家酒吧,k歌之类的娱乐项目很少,多半是喝酒赌博什么的。

    刘三狗跑进去,很快叫了四五个男人出来。真是太巧,其中带队的居然是廖德伟的儿子廖永光。

    原来廖永光仗着老爹有钱有势,不误正业,上午在镇里收保护费,下午就带着几个跟腿的到酒吧喝酒。刘三狗也经常到酒吧喝酒,两人就混熟了。所以刘三狗被打了,进去叫廖永光给自己做主。

    廖永光一出来,见是刘小波,顿时恨得牙痒痒。真是冤家路窄啊!头次的帐还没算呢!廖永光鼻子里“哼”了一声,肥手一挥,身后几个跟腿的壮个子男人就冲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