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老爹同样秒
    廖永光今天带的几个跟腿和那天带的几个养的不一样,今天几个长得特别壮,平日就是镇里的痞子,专干打架斗殴的事情。

    四个壮汉凶神恶煞地围了过来,看那样子,非要手撕了刘小波不可。

    刘得主和刘得全见状,有点害怕了。且先不说几个壮汉,光是廖永光,可是廖德伟的儿子,家里有钱有势,在镇里都是独霸一方,哪里敢得罪啊!

    刘得主和刘得全忙拉刘小波走,不料刘小波一点不怕,身子站得端端的,而且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四个壮汉瞧见刘小波,小小的身板,根本就没将其放在眼里。心想先打趴这小子再说,所以直接攥着拳头,朝刘小波的身子击落。

    四个大拳头像是四个铁锤一样,声势浩大,砸向刘小波的身体,如果被击中,刘小波的身体绝对会散架。

    眼看拳头即将落在刘小波的身上,四个壮汉心里已经得意在笑。廖永光和刘三狗瞧见,得意非凡,心想刘小波你不是很得瑟吗,这下知道厉害了。

    刘得主和刘得全却心子儿提到嗓子眼去了,虽然心里害怕,但还是从车上下来,准备帮助刘小波和对方打一架。

    两兄弟知道,加上自己两人,也不是对方的对手,但刘小波对自己这么好,不论怎样都忙的。

    忽然听到“嗙”一声,一个壮汉像是一只折断翅膀的蝴蝶飞了出去,“啪”一声扑倒在地上,疼得爬不起来。

    大家都是一愣,朝刘小波望去。见刘小波第二脚又起,一脚踹在另一个壮汉的肚子上,这壮汉再次飞出去,栽倒在地上。

    还有两个壮汉,刘小波闪电出拳,跟两个壮汉的拳头碰在一起。“咔嚓”两声,两个壮汉手腕骨折,痛歪了嘴,刘小波趁机两个耳光扇过去,把两壮汉扇歪倒在地上,晕头转向,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刘小波出手之快,力道之大,让在场的人无不惊骇。包括刘小波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身体的力量已经这么强悍了。

    刘得主和刘得全惊得直瞪瞪瞧着刘小波,说不出话来。刘三狗像是被雷轰电掣了一样,脸变成了灰色。

    廖永光的眼睛里已经出现了恐惧,肥胖如冬瓜的身子有些发抖。他半天回过神来,转身就要逃跑。没想到刘小波的速度很快,在场的人都没看见刘小波是怎么到廖永光面前的,见刘小波已经揪住了廖永光的衣领,大喝一声,丹田灵力涌到手臂,直接把廖永光提得离地三尺起来。

    要知道廖永光少说也有200来斤,居然就这么轻易而举被刘小波单手提起来了。

    刘三狗直接吓得瘫倒在了地上,四个壮汉从地上爬起来,瞧见刘小波这么强悍,哪里敢再招惹刘小波,也不管廖永光了,屁滚尿流地逃之夭夭了。

    廖永光吓得要死,嘴一下,结结巴巴叫道:“小波……兄弟……好兄弟……哥错了,你就放了哥……哥以后再也不招惹你……”

    刘小波“呸”了一声说道:“你这样的垃圾也配当老子的哥?当孙子差不多!”

    刘得主和刘得全瞧见廖永光的狼狈相,心里可解气了。他们的时候,廖永光每次都是趾高气扬地过来收摊位费,那样子可嚣张跋扈了,没想到也会有今天的惨样。

    刘得主和刘得全心里也不怕了,骂道:“对,当孙子!”

    廖永光“啊”了一声,自己在镇上横行惯了,哪里愿意当孙子啊,半天嘴巴里挤不出一个字:“这、这……”

    刘小波一耳光扇过去,喝骂道:“这什么?赶快的,叫两声‘爷爷’,我就放了你!不然,哼哼,再吃我几个耳光。”

    刘小波手上力度挺大的,仅仅一个巴掌就扇得廖永光半边脸肿起来,再来两个耳光,岂不是脸就不是自己的了。

    廖永光心里怕得,只有叫道:“爷爷、小波爷爷,求求你放了我吧!”

    刘小波这才把廖永光放下来,廖永光落在地上竟然没有力气逃跑了,一软,瘫在了地上了。

    刘小波看着这货,心想头次把他打骨折了,这次就饶了他,说道:“孙子,以后再看见你在镇里横行,绝对打断你的手脚!”

    廖永光不停点头,“是、是、爷爷教训的是。”

    刘小波骂道:“滚!”

    “好、好,我滚……”廖永光说着真在地上滚。

    就在这时,街头一个精壮的男人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那个精壮的男概50来岁,一眼瞧到这边的情形,顿时脸沉了下来,大步走了过来。

    刘得主和刘得全瞧见,心里“咯噔”一下,放低声音对刘小波说道:“不好,廖德伟来了。”

    刘小波愣了下,朝那人望了过去,见那个男人很快走了过来,瞧见自己的儿子被虐成这幅模样,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

    来人正是廖德伟,要知道廖永光可是他的独生儿子,大宝贝一个,从小自己都没惹得动一指头,没想到被别人打得那么惨。

    廖德伟的心里在滴血,愤怒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打我儿子?”

    刘小波仔细打量了下廖德伟,淡淡说道:“我叫刘小波,你儿子犯了错他老子不管,只有我来管了。”

    廖德伟气道:“你就是刘小波?好哇,好小子,头次我儿子骨折也是被你打得吧?头次的帐还没找你算呢!哼哼,好大的口气,你不知道这个镇子是我廖德伟照着的吗?真是找死!”

    廖德伟口气更大,气场也大,他说这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凭他廖家的实力,的确是有能力横行在镇上。

    但刘小波一点不怕,十分不屑说道:“不就是养了些,然后欺凌乡邻,赚了些不义财吗?有什么了不起!”

    廖德伟气得口鼻生烟,要知道,他家的养场可是方圆几十里没有谁有这么大规模的,居然被这小子如此瞧不起。

    廖德伟牙缝几个字:“臭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让你尝尝我的手段!”说完一挥手,身后几个男人冲上来。

    廖德伟刚才并没有瞧见刘小波的本事,心想这小子这身板这么瘦弱,我手下几个养的强壮男人还把他料理不倒?心里已经十拿九稳。

    没想到几个男人雄赳赳冲上去,立马鼻青脸肿被打了回来。对方出手之快,廖德伟都没有看清。

    只见刘小波拍了拍手掌,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嗤之以鼻说道:“这几货也配跟我动手!”

    廖德伟愣了下,才知道对方不是省油的灯。他毕竟年龄大,心机沉稳些,知道再跟刘小波斗下去讨不到好,眼下急于要做的,是把儿子带到卫生院消肿。

    “臭小子,这笔帐记下了,总有一天我廖德伟要让你跪在地上叫爷爷!”廖德伟狠狠地说道。

    刘小波瞪着眼睛说道:“廖德伟,我也记下你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的养场垮掉,滚出镇子!”

    这句话气势颇大,刘得主和刘得全都听愣了。

    廖德伟冷笑道:“臭小子,狂妄!”

    刘小波道:“走着瞧!”

    说着刘小波爬上三轮车,叫刘得全和刘得主坐上三轮车,头也不回骑车离去了。

    廖德伟咬牙切齿地,在心里恨得要死,心想一定要给刘小波一点颜色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