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另有其人
    其实掉的这些工具也不值钱,关键在镇上是卖不到的,比如冲击钻、电动切割机,要在县城里的五金店才能买到。如果往返城里得花不少的时间,耽搁工程。所以,现在找到是谁偷了工具,直接拿回工具是关键。

    李妹子对刘二狗可了解了,说道:“刘二狗好酒如命,加上兜里没有钱,多半偷了工具去镇里卖掉,喝酒去了。我们直接到镇上找他得了。”

    刘小波和村长觉得有道理,于是先到村卫生所骑了三轮摩托车。刘小波载着村长和李妹子一齐朝镇里去。

    镇上唯一的酒吧大家都知道,所以直接朝酒吧去。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到了酒吧,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刘二狗。

    大家从酒吧出来,正纳闷的时候,忽然瞧见街对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李妹子眼睛一亮,叫道:“刘二狗,你站住!”

    那个人正是刘二狗,见着这边李妹子在喊,撒腿就跑。

    这更加证实了有很大可能是刘二狗作案的,不然刘二狗跑啥啊,明显是心虚。

    刘小波身手敏捷,立即拔腿追去。刘二狗经常喝烂酒,体力哪有刘小波好啊,没多长一段距离就被刘小波追上了。刘小波把他按到在地。

    很快,李妹子和村长都赶了上来。

    李妹子二话不说,上前扬起巴掌就朝刘二狗脸上打去。

    “啪!”力道不小,火辣辣地痛。李妹子打完,才有点后悔了。这可是自己的男人,以前自家的男人再怎么样,也没有如此打他过耳光。今天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刘小波的原因。

    李妹子心里狂跳不已。

    刘二狗被打了,龇着牙叫道:“臭婆娘,你打我干啥?”

    竟然打了,如果表现心虚的话更不行。李妹子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挺了挺腰杆问道:“你把小波家工地上的工具偷到哪里去了?”突然眼瞧地上有几十块钱,正是刚才刘小波按住他的时候,从他手上掉落下来的。李妹子更气了。

    “刘二狗啊刘二狗,你咋这么没出息啊?我嫁给你这样的男人,脸都被丢尽了。”李妹子说着眼眶都红了,她知道刘二狗是没钱的,现在手上有了钱,多半是偷了工具到废品站换了钱。李妹子越说越伤心,眼泪落了下来。

    没想到刘二狗扬起头,好奇问道:“臭婆娘,你说啥?什么工具啊?”

    这男人还不承认,李妹子脸都丢尽了,哭泣着说道:“刘二狗,你还装是不?小波家工地上修房子的水泥刀、切割机、转头不是你偷的还有谁啊?”

    没想到刘二狗“呸”了一下,把一只手举过头顶说道:“我刘二狗发誓,偷了刘小波家的工具,婆娘被人家偷走!”

    这话一出,三人顿时愣了。李妹子差点气晕过去,刘三狗经常在酒吧跟那些没素质的人混,自个儿说话都没素质了。

    刘二狗随口说出,才发现说错了话,立即“呸呸”道:“不、不、是遭五雷轰才对!”

    那样子看起来正儿八经的,不像是说谎,刘小波和村长挺讶异的。刘小波把他放了开,刘二狗翻身仰倒在地上。刚才刘小波手劲挺大的,他的脖子都被摁红了。

    见刘二狗并没有要跑的意思了,刘小波问道:“二狗哥,你可得说老实话,到底拿没拿我家工地上的工具。这雨雪霏霏的,工程队上的人还等着我们找回工具干活呢!”

    刘二狗龇着牙叫道:“刘小波,我不是都发誓了,你们还不信。我真的没拿!”

    刘二狗在刘小波面前不敢造次,头次刘小波教训了他,他知道刘小波的厉害。

    真没拿?刘小波愣住了。

    村长最瞧不起刘二狗喝烂酒,又是长辈,直接不客气地喝声道:“刘二狗,你说你没拿,地上的几十块钱是从哪里来的?”

    刘二狗脸微微有些红,半天嗫喏道:“是、是……我捡破烂赚来的……”

    村长和李妹子都不信,什么时候刘二狗知道自食其力了啊,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刘二狗,你别骗我们了。”村长摇着头说道。

    “我、我没骗你们……”刘二狗的脸更红了,一急说不出话来。

    李妹子说道:“我嫁了你10几年,也没见你自己干过什么活,你说这话,我们怎么会信?”

    “臭婆娘,你爱信不信。”在李妹子面前,刘二狗的嘴一下强硬了起来。

    刘小波说:“二狗哥,大家都不相信你会去捡破烂,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刘二狗红着脸说道:“还、还能怎么回事啊?你头次打了我,我、我脑袋开窍了还不行啊……”

    这话实在是大出意料,刘小波挺惊讶的,难道自己的一顿教训,让刘二狗改邪归正了?

    原来刘二狗头次被刘小波狠狠教训了,心有余悸,回去之后,再也不敢在李妹子面前逞能,反而归顺了许多。似乎真的是被几个耳光打开窍了,刘二狗想着去自食其力挣点钱。

    可是去干什么呢,自己可是什么都不会啊!刘二狗想来想去,决定到镇上去捡破烂。捡破烂虽然脏点、苦点,但挣钱也挺快的。

    李妹子想着刘二狗前段时间回家里的确顺从了不少,这时候见刘二狗羞愧的样子不像是说谎,有点信了,语气缓了下来。

    “二狗,你真去捡破烂了?”

    刘二狗点了点头。李妹子为刚才扇刘二狗的耳光有点后悔,声色有点哽咽,问道:“你赚了多少钱?刚才到酒吧门前来又是干什么啊?”

    刘二狗更不好意思了,嗫喏着说道:“这几天我就卖了几十块钱,今儿酒瘾犯了,所以到酒吧面前溜达。”

    刘小波问道:“二狗哥,你只是溜达,为什么没有进去啊?”

    刘二狗说道:“我也想进去啊,但我又努力克制,我正矛盾着呢,没想到你们来了。当时我羞愧,所以婆娘一喊,我就吓得逃跑。”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看样子,刘二狗还真不是偷工具的人。

    这下,大家都纳闷了。村长抓了抓脑袋,疑惑道:“不是刘二狗,到底是谁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刘小波也想不明白,摇了摇头。

    这时,忽听到刘二狗说道:“小波,我可能知道是谁干的这事。”

    刘小波、村长、李妹子一齐把目光投向他,刘二狗干笑着说道:“我也只是猜测,具体是不是,还需要去问了才知道。”

    村长急性子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连忙问道:“二狗,你说,是谁?”

    刘二狗说道:“刘大文家的儿子刘四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