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刘四毛跑了
    听到刘四毛的名字,大家都愣了一下。村长问道:“刘二狗,你咋知道的?”

    刘二狗说:“我前几天听刘四毛说过,当时他和村里几个人闲聊,我听到他说看不惯刘小波家修房子,要想法子让房子修不成。”

    “啊!”几个人惊讶出声。村长恨恨地骂道:“刘四毛太不是人了。”

    李妹子也道:“说起来刘四毛还是小波的堂哥,怎么是这样的人啊?”

    刘二狗说道:“是啊,当时几个村民,咳咳,也包括我,都劝他来着,他就是不听。看他那样子,对刘小波可忌恨了。”

    村长是急性子,立即转身走,边走边说:“我现在就去找刘四毛,非得说道说道他不可。”

    刘小波忙叫住村长:“先烈叔,先别急,还不知道是不是四毛哥做的呢?”

    刘小波心想着刘四毛是二叔的儿子,碍着二叔的情面,不要弄得太僵了。

    村长言辞凿凿地说道:“肯定是他了,开先我没想起来,还记得头次开荒的事情吧,他还扬言到城里去告咱俩呢!小波哪,刘四毛见你比他有出息,修了村小学楼房,又给自家修楼房,他一定是妒忌你才这么做的。”

    刘小波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如此想来,百分之**十就是刘四毛干的。但刘小波还是叫住村长说道:“先烈叔,我们不去找四毛哥,找着他不一定会承认,我们先去找二叔。”

    村长点了点头,于是,大家一起回村。刘二狗经刚才那么一闹腾,酒瘾也消了不少,便随着大家一起回村。

    回了村,由于是去找刘小波的二叔刘大文,李妹子不好跟去了,和刘二狗一起回家去了。

    刘小波和村长直奔刘大文家里,到了刘大文家,见房门关着的,不过屋子顶上有青烟飘出。

    刘小波在院子里叫道:“二叔、二叔?”

    “哎!”房门打开,刘大文走了出来,见是刘小波和村长来了,挺惊喜地,叫道:“小波、村长,你们咋来了啊?外面下着雪可冷了,快到屋子里烤会火吧!”

    刘小波和村长一起走了进去,进了屋子,见二婶敬秀珍已经在做晚饭了,刘四毛不在。刘小波问道:“二叔,四毛哥呢?”

    刘大文一听,脸上神色有点不对了,忙问道:“小波,是不是这个孽子又惹你事了?”

    没等刘小波说,村长抢着把刘小波家工地上丢工具,以及刘二狗亲耳听到刘四毛说阻扰刘小波家修房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刘大文一听,气得浑身发抖起来。不说刘小波是自己的亲侄子,光说刘小波请自己做工都已经挣了不少钱。刘四毛这样做,不就是没长心肺恩、将仇报吗?

    看来头次关了刘四毛半个月,根本没让他长记性啊!刘大文“腾”地一下站了起来,随手操起一条扫帚就朝刘四毛的房间奔去。

    刘四毛整天不误正业,要么在村里四处流窜,要么就猫在屋子里睡大觉。现在天快黑了,外面飘着小雪,刘四毛应该躲在家里。

    见刘大文的阵仗这么大,做晚饭的敬秀珍可吓坏了。刘四毛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独生儿子,刘大文气冲冲地,过去几扫帚打坏了怎么办啊?

    敬秀珍连忙上前把刘大文抱住,但刘大文哪里肯依,现在已经是火冒三丈了。刘大文挣脱敬秀珍,奔到刘四毛房门前,挥起拳头“砰砰砰”敲起来。

    “的不肖子,给老子把门打开,不然老子进来要打断你的腿!”刘大文凶狠狠地说道。

    但是连敲了几下,房门都没有动静。刘大文本来就是火爆脾气,这时候火更大了,抬起脚一脚踹过去,“啪”一声把房门踹开了。

    刘大文提着扫帚猛扑了进去,刘小波、村长还有敬秀珍连忙跟了进去。

    进去之后一瞧,屋里根本没人啦!

    大家都诧异了,但随即发现,屋子的窗户是打开的,窗台上还有一个新鲜的脚印。很明显,是有人刚刚打开了窗户,从窗户处跳出去了。

    刘大文一见,气得浑身发起抖来。不用多说了,先前刘四毛一定是窝在屋子里睡大觉的。刘小波和村长找上门来,刘四毛知道事情败露了,害怕老爸质问他,所以跳窗跑了。

    竟然刘四毛跳窗逃跑,说明他心虚,这事情十有**就是他做的了。

    “这个孽子,气死我啦!”刘大文急火攻心,气得粗喘起来,身子也有点偏偏倒倒的。几人瞧见吓坏了,忙把刘大文扶住,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敬秀珍哭着忙去抚刘大文的胸膛,刘小波也叫道:“二叔,你先别急,急坏了身体可不好了。”

    好一阵,刘大文才呼吸顺畅。他满脸自责,拉着刘小波的手说道:“小波啊,二叔对不起你。你平日这么照顾二叔家,这个孽子却处处捣你的乱。呜呜,二叔都没脸见你了……”

    刘小波见刘大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心里也过意不去,想了想说道:“二叔,你不要这样说,你是我的亲叔,我不照顾你照顾谁啊!至于四毛哥嘛,他一定是对我有误解,哪天我见着他亲自跟他谈谈。”

    二叔和二婶都哭得哗啦啦的了,刘小波再继续追查下去有点不好了,于是叫二叔和二婶好好保重身体,就离开了。

    和村长一起走了出来,村长问道:“小波,刘四毛没找着,工具拿不回来,工程不能继续啊?”

    刘小波叹了一口气,说道:“天快黑了,加上又这么冷,先烈叔,你先回去叫郭队长他们收工吧!如果实在找不回工具,明儿一早我就去县城里买回来。”

    村长想了想,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有和刘小波悻悻地回去了。

    冬日天黑的早,夜色虽然降临下来,但时间才6点过。在以往,为了赶工程,郭队长都要挑灯夜战的,一般都是七八点才下班,今天只有下了个早班了。

    刘小波并没有把刘四毛拿了工具的事情告诉刘大明和张晓碧,毕竟两家是本家,引起了矛盾可不好。

    晚上吃过晚饭,刘小波没有回房休息,而是提了一壶烧酒出门去了。由于自家建房请了工程队,刘小波把烧酒都备得足足的,有一大坛子,由着工程队喝够。所以,刘小波匀出了两斤烧酒出来。

    刘小波打着手电筒,提着两斤烧酒朝李妹子家走去。

    由于天黑的早,又很冷,李妹子家关了房门的。不过走近,刘小波才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里面有关亮透出来。

    刘小波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映,索性直接推门进去了。

    刘小波到了堂屋见没有人,心里纳闷了,大晚上的,李妹子一家都去哪里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