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四毛掉井了
    刘二狗见李妹子今天居然有些顺从,心里可高兴了,双手从后面两腋下探出,抓住李妹子的一对丰盈一阵乱揉。李妹子很快反映来了,闭着眼睛,“嗯”声着。

    刘二狗把李妹子抱了起来,朝里屋走去。

    在里屋,刘二狗按住李妹子一阵巫山。李妹子全身都酥,享受着,迷乱着。

    迷糊中,忽然感觉压着自己的不是刘二狗,是另一个人,那面容有点像是刘小波!

    惊了一大跳,李妹子睁开眼来,见刘二狗脸红脖子粗地还在身上耕耘,羞愧得实在。真羞啊,自己的脑海中怎么出现那样的画面?

    李妹子继续迎合刘二狗,终于完事了。刘二狗把李妹子揽在怀里。

    李妹子十分满足,用脑袋衬着刘二狗的臂膀,娇羞地说道:“二狗,你好像强壮了?”

    “是吗?”听婆娘说自己强壮,哪有不高兴的。“可能是最近少喝酒的缘故吧!”

    “二狗,你真的洗心革面了吗?”

    “真的,绝对没有假。”刘二狗打保证地说道。

    刘小波出了门,打着手电筒朝家里走去。冬天的夜晚,实在是寒冷啊,虽然刘小波的身体素质十分好,但还是有些瑟瑟发抖。刘小波把双手放在嘴边哈了几口热气,忙不迭朝家里走。

    从李妹子的家走到自己家,要经过二叔刘大文的房子边。当刘小波走到二叔家房子边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的声音。

    声音很小,听起来好像是从很遥远的天际传过来的,又好像是从地心深处传出来的。

    那声音好像在叫,但叫得很模糊,听不清楚叫着什么。

    刘小波心里有点好奇,怎么觉得这声音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啦?刘小波竖起耳朵仔细听,循着声音找过去。

    跟着声音,到了一口井边。

    村里人方便吃水,很多户都在自家房屋边打了井的。二叔也不例外,在自家房屋边打了一口井。

    刘小波听声音正是从井里传出来的,这时候到了井边,那声音已经很明显了。是有人在叫“救命”。

    井口小,又比较深,所以在井里挣破嗓子的叫,外面的人离井口远了也听不见。

    恰好现在夜深人静,刘小波走过来听见了,如果是大白天就算从旁边走过,也不一定能听见。

    刘小波心里十分惊讶,井里怎么有人啊?

    忙不迭伸长脖子,用手电筒照着朝井里瞧。只见井下10几米的地方,蹲着一个蓬头露面的人,曲着,双臂抱着,脑袋几乎埋到里去了。正冷得瑟瑟发抖,看样子是冻坏了。

    刘小波更吃惊了,冲井里叫道:“喂,你是谁,怎么落到井里去了?”

    那个人一听上面有人了,忙抬起头来,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井水打的还是泪流满面,牙齿打架地说道:“我、我、是刘四毛……快救我……我要冻死了……”

    “啊,四毛哥!”刘小波大惊失色,刘四毛怎么掉到自家井里去了啊?卧槽,这天寒地冻的,井里肯定是零下几摄氏度,刘四毛还不被冻坏啊?

    刘小波急了,忙叫道:“四毛哥,你怎样啊?”

    “我、我……全身冻……僵了……要死了……”刘四毛说话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了。

    “四毛哥,你一定要坚持住啊,我马上想办法救你上来!”刘小波心里已经急得不得了,心想着刘四毛在下面的大石头处,离井口有10几米的距离,不用上工具根本是救不上来的。

    刘小波忙不迭朝二叔家跑去,进了院子里,急切叫道:“二叔、二叔。”

    刘大文和敬秀珍已经睡觉了,听到叫声,是刘小波的。刘大文忙披了件棉袄过来开门。

    打开门,见刘小波满脸焦急,刘大文还以为刘小波是为了工具而来呢!

    刘大文说道:“小波,你是来找四毛的吧?那兔崽子不晓得死到哪里去了,今儿一晚上都没回来?”

    刘小波差点受呛,二叔也真够省心的啊,自己的独生儿子这么晚了没回来也不着急。

    刘小波喘着气说道:“二叔,不好了,四毛哥掉到井里去了,已经冻坏了!”

    这话一出,刘大文直接愣住了。敬秀珍这时候也披了衣服过来,听到刘小波这句话,身子两晃,朝后面倒去。幸亏刘小波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把二婶扶住,又是抚背又是掐虎口,二婶才醒了过来。

    刘大文平日对刘四毛凶巴巴的,这时候可慌了,连忙跨出门朝自家井边跑。刘小波叫道:“二叔,梯子!”

    刘大文反映过来,又跑回来,扛了梯子上。刘小波和敬秀珍连忙跟上。

    到了井边,打着手电筒朝里面一瞧,刘四毛那副惨样让刘大文和张晓碧心都碎了。

    “哎哟,我的四毛啊……”敬秀珍心疼地嚎啕大哭起来。

    刘大文心里也焦急,不过嘴上还是硬,斥道:“哭啥啊,四毛还没死呢!”

    敬秀珍立即把矛头指向刘大文,哭着嚷道:“都是你这个死老头子,一天要打要杀的,四毛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刘大文心里窝屈,大声嚷道:“怪得了我吗,他自己不争气!”

    见二老在这当头还斗嘴,刘小波也是无语。刘小波连忙劝道:“二叔、二婶,别吵了,救四毛哥要紧啊!”

    刘大文才回过神来,忙把梯子朝井里竖去,农村里自家做的梯子挺长,恰好够着井下面那块石头位置。

    搭好了梯子,刘大文翻身要下井去。刘小波拦住道:“二叔,你年龄这么大了,下面冷,我下去吧!”

    见刘小波态度挺坚决的,而且十分真诚,刘大文心里可感激了,嘴唇哆嗦着说道:“小波,二叔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感谢啥呢,都是一家人!”

    刘小波说着翻了井口,顺着梯子朝井下面爬下去。

    一下去,一股刺骨的寒意向全身侵袭过来。刘小波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这下面的确是够冷的啊,刘小波年轻火气旺,加上修炼了导气法决,有灵力护体,自然能忍受得了。如果是二叔下来了,这么大年龄,不被冻僵才怪。

    刘小波咬着牙,下到井底。见刘四毛已经冻得缩成一团了。刘小波怕刘四毛出事,连忙喊道:“四毛哥、四毛哥!”

    但刘四毛根本没有回应了。

    刘小波知道情况十分危急,连忙蹲去背刘四毛。但刘四毛身体已经冻僵了,根本不知道搭上来。怎么办?刘小波一急,把身上的外裤脱了下来,然后探开把刘四毛捆在自己背上,急忙顺着梯子朝上爬。

    好不容易爬上井口,刘小波已经在打颤了。刘小波一上来,就冲刘大文、敬秀珍叫道:“二叔,快去烧炭火,二婶去烧盆热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