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无聊找点事做
    刘小波到了村卫生所,见门关着,门缝里有光亮透出来。刘小波敲了敲门,压低声音厚着脸皮叫道:“美玉、美玉,你在不在呢,你的准老公过来挤床了,快开开门啊!”

    见半天没有反应,刘小波继续叫道:“美玉,你怎么不说话啊,外面天寒地冻的,我的手脚都冻麻了。你难道不心疼我啊,唔,你倒是开开门啊!”

    屋内,谢美玉正坐在凳子上,两只手把衣襟拧了又拧,心里正在做强烈的思想呢!

    “到底开不开啊?”

    “开,还是不开?”

    “开了的话,孤男寡女的晚上肯定会发生什么?不开的话,他又没地方睡?”

    好矛盾、好矛盾!

    见里面的谢美玉还是没有回应,刘小波眼珠儿一转,说道:“美玉,我实在冻得。你开不开啊?不开的话,我就到其他家找地方睡了。嗯,容我想想,村里哪家房子最大?唔,好像是村长家吧,我这就到村长家借宿了。”

    刘小波自言自语地说着,虽然是故技重施,但这计策效果最好。果然,谢美玉一咬牙站了起来,几步过来,就把房门打开了。

    见刘小波迈着步子要走,谢美玉恨得牙痒痒叫道:“刘小波,你站住。”

    刘小波立马站住,转过头来,嬉皮笑脸的模样,“嘿嘿,美玉,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到其他家借宿的。外面实在太冷了,咱们进屋子说话。”

    刘小波说着,身子飞快,一下就闪身进了村卫生所。

    村卫生所里只有一张床,刘小波和谢美玉合着衣服各躺在半边。中间虽然没有明显的分界,但看两人的感觉好像是有一条无形的分界线一样。

    瞧两人挺尴尬的,都把两手抱在胸膛,好像是没地方放似的,可别扭了。两人都不说话,眼睛望着什么也没有的天花板。刘小波还好点,谢美玉,身子微微有点颤抖,看起来有点紧张。

    还是刘小波打破了寂静,“美玉啊,我们不可能就一晚上这样望着天花板吧?”

    谢美玉说道:“没叫你望天花板,你闭上眼睛睡觉得了。”

    刘小波说:“可是就这样直挺挺地睡觉,有点太无趣了吧!那个,要不,我们找点事情做?”

    谢美玉虽有料到,但听刘小波亲口说出找点事来做,小心儿还是一阵紧张,“找……找什么事做啊……我、我告诉你,可别乱来啊……我还没嫁给你呢……再说,我困了,我要睡觉。”

    谢美玉嘴里说着要睡觉,但这时候全身心绷紧,哪里睡得着。

    没想到刘小波说道:“没事,美玉,你实在困,就睡吧!那个,我反正睡不着,一切都交给我吧。”

    刘小波又不是圣人,如此跟自己最最喜欢的女人躺在一起,哪有坐怀不乱的。加上他和杨有了那事后,知道的快乐。对那方面也有了些渴望。

    其实,他开先在来的路上就预谋了,今晚如何一步步攻破美女的防线。

    刘小波这时候明显感觉身体有团热意上涌,他一下翻身起来。谢美玉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双手“呼”一下把胸前两坨抱住,也夹得紧紧的。

    刘小波却俯来,嘟着嘴去亲谢美玉的小唇。不料谢美玉把嘴唇也闭得紧紧的。

    刘小波笑道:“美玉,放心,我刚才来的时候特意漱口了。”

    晕,谢美玉直接无语。不过想着自个儿也是特意洗澡了的,也不好说什么。

    刘小波可坏了,舌头伸过来一阵撬,谢美玉的小唇被撬开了。刘小波的舌头伸过来,谢美玉也有了反映,不再阻扰。

    亲了嘴,刘小波的手脚也不老实了,朝谢美玉的胸脯抓去。

    谢美玉立马把刘小波的手抓住。刘小波讪讪笑道:“美玉,我就摸摸。”

    谢美玉不信,说:“摸摸就更不老实了。”

    “不会,我不会不老实的。”刘小波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坏坏想着,等会看谁不老实。

    半推半就的,刘小波的手真摸上了。果然,摸着摸着,谢美玉有反映了,整个人都酥。

    刘小波瞧见大喜,正准备进一步动作的时候,忽然听到“嗙嗙嗙”敲门声。

    两人都被从云雾中拽了回来,吓得可不轻。

    “谁、谁啊?”谢美玉声音轻颤地问道。

    “谢医生,是我张大婶啊!”外面的声音急促地说道。

    “张大婶,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谢美玉还没完全从刚才的感觉中走出来,感觉脑子有点飘,声音还是有点发颤。

    “谢医生,不好了,我家老头子发高烧,烧得人事不醒的,麻烦你去帮看看吧!”张大婶的话语中带着哭音。

    一听病人挺严重的,谢美玉出于医生的职责,顾不得刘小波了,翻身起了来,整理好了衣服,就去开门。

    “美玉,这就走了啊?”好事进行一半,又被中断了,刘小波挺失落的。不过想着张大婶家老头子病得那么严重,也不好叫谢美玉不去。

    “小波,不要说话。嗯,如果你还想的话,就呆在卫生所里,哪里都不要去,等我回来……”谢美玉说着这话,脸已经全红了。

    刚才被刘小波摸得有了反映,那反映挺奇特的,竟叫人有点怀念。加上担心刘小波出卫生所被旁人看见,谢美玉特意这样说。

    刘小波一听,心里乐开了花,说道:“好,美玉,我等你回来。”

    谢美玉这才羞着脸去提了医药箱,跟着张大婶去了。

    张大婶家的老头子名叫刘家云,今年过了六旬。早年,张大婶是经人做媒嫁过来的,刘家云足足大她十岁。不过大点也有好处,年轻的时候,刘家云照顾张大婶。老了的时候,张大婶还有力气,可以照顾刘家云。两口子互相扶持,倒也不错。

    张大婶的家在村北头,从村卫生所过去距离挺远的。深更半夜的,外面又冷,路也不好走。刘小波担心谢美玉,想跟着一起去的。但是谢美玉又说了,叫他不能出村卫生所,刘小波心里犯嘀咕,只有躺着不出门。

    谁知道,一躺躺了许久,也没见谢美玉回来。刘小波十分无聊,就翻手机玩。玩了一会儿,睡意竟上来了,刘小波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道一觉睡了多久,刘小波醒了过来。没睁开眼睛,先是用手一摸,咦,床边还是空空的,怎么谢美玉还没回来啊?

    刘小波一惊所有睡意全没了,立马坐了起来,拿着手机一看,已经凌晨3点。刘小波惊愣住了,记得谢美玉是晚上10点钟走的,现在已经过了5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回来啊?

    刘小波心里一阵忐忑,也顾不得啥了,连忙起床来,穿好衣服,出门打着手电筒朝张大婶家去。

    刘小波踩着田埂路,很快就到了张大婶房子边。

    见张大婶的房子里面亮着光亮,刘小波叫道:“张大婶、张大婶。”

    张大婶听着声音很快出来,出来见是刘小波,惊讶问道:“小波,这个点儿你怎么来了?”

    刘小波说:“我是来找谢美玉的。”

    张大婶更好奇了,问道:“小波,这凌晨的点儿,你怎么知道谢美玉到我家来过?”

    刘小波自然不能说晚上就住在村卫生所呢,脑子转得飞快,说道:“那个我老妈肺心病又犯了,我刚到村卫生所找谢美玉拿药,见没人就找过来了。”

    张大婶半信半疑的,说了半天,刘小波还是没说为啥知道谢美玉到自家来了。张大婶是过来人,猜测刘小波和谢美玉有什么,也不点破,反而觉得是一件美事。

    张大婶说道:“小波啊,你不知道,谢医生给咱家老头子开了药,打了针,观察了一阵子,两个小时前就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