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成精的癞蛤蟆
    “先烈叔,怎么回事啊?昨晚不是好好的吗?”刘小波问道。

    “是啊,凌晨3点过起床来都是好好的,就是早上这一会儿,突然就发高烧了,卧在床上起不来了。”村长着急地说道。

    “先烈叔,你先别急,我马上就去看看。”谢美玉很有礼貌地说道。

    收拾了东西正准备走,不料这时,村卫生所又接连来了几个人,都是急匆匆的样子,见着谢美玉就说:“谢医生不好了,我家里有人发高烧了。”

    “是啊,烧得好厉害,烫手啊,快帮我们去看看吧!”

    刘小波、谢美玉,还有村长都愣住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同时发烧啊?”

    特别是谢美玉,心里十分忐忑。眼前的情况印证了自己的想法,看来不是普通的风寒感冒,应该是很强的风寒恶疾。风寒恶疾具有传染性,病毒在空气中传播,只要有一个人得病,就会有更多的人得病。

    风寒恶疾来势凶猛,只要一得上,立马发高烧不退。如果没有及时遏制,会危急生命危险的。

    谢美玉脑子里飞快回忆以前学过的医学知识,然后对刘小波说道:“小波,我写个方子,你照着房子到囤中草药的屋子取草药,然后用大锅熬了。等会给每家每户送过去。”

    见谢美玉一脸严肃,刘小波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便使劲点了点头。

    谢美玉回到屋子里,拿出纸和笔,很快写个方子。方子上一共有20几种中草药,每一种量用的十分重。

    刘小波心里明白,每家每户都要熬汤过去,量不重是不行的。刘小波对中草药已经熟悉得差不多了,见这些中草药几乎都是预防风寒病的,猜想这次村里人生病一定是染了非常严重的风寒恶疾。

    刘小波拿着方子去屋子里取草药去了。

    谢美玉则带了不少打针的药,先跟村长去,给王菊芬婶子打了针,开了西药。然后,又依次到有发高烧人的家里,先打针,开些西药。第一目的,主要是把高烧退下来。

    刘小波呢,熬了一大锅中药水,然后找了一对木桶,挑着每家每户串门,保证每户的家里人都能喝到一碗汤药。

    有的家里不理解,比如说刘保全。好奇地问:“小波,咋了,我身体壮壮的,为什么要喝汤药啊?”

    刘小波耐心解释道:“保全哥,你不知道,村里好几户都染了风寒恶疾,这病能传染,喝这汤药可以预防。”

    “哦,是这么回事啊?”刘保全才端着碗喝了。

    每家每户都送了药,包括自己家老爸老妈,就连工程队的人都每人喝了一碗。

    接下来,刘小波到村长家去看望王菊芬婶子。谢美玉给其他户打了针拿了药,也回到了村长家,观察王菊芬的情况。

    奇怪的是,王菊芬打了针,也吃了西药和中药,高烧就是持续退不下来。脸红烫得像是火炭一样,“嗯嗯呀呀”说着胡话了。

    不仅是王菊芬,其余几家也是这种情况。就连昨晚上最先发病的刘家云和刘大刚,也是凌晨稍稍退了一点烧,早上又反复烧起来了,一直烧到40度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退不下去呢?按照谢美玉脑中的医学知识,再厉害的风寒恶疾在用了药之后都会在短时间得到遏制的。为什么自己打针、西药中药都用了,怎么还没退下来了?

    谢美玉犯难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急之下,晶莹的泪珠就落了下来。

    刘小波瞧见,可心疼了,忙安慰道:“美玉,你先别急,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谢美玉这时候完全没办法了,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本来心里又脆弱,遇到这种没头绪的事情,哪有不着急的。

    见谢美玉还着急得不行,刘小波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美玉,是不是咱村卫生所的条件有限,拿的药品质不是很好。要不,你开一些药,我到镇上去买吧!”

    村长一听,也眼睛一亮,说道:“是啊,咱村卫生所的药都是上面配下来的,品种少,性能也不好,镇上的药一定要好些吧!”

    谢美玉也觉得是个办法,于是拿笔写了一些西药的名称,让刘小波到镇上去买药。

    刘小波拿着纸张出了门,准备前往村卫生所,骑上三轮摩托车朝镇上去。路过一处田埂路上的时候,忽然见水田里有一团墨黑的颜色。

    这是秧母田,一早就把水积在里面的。而墨黑的颜色正是水里冒出来的。刘小波觉得好奇,走近一看,见这是刘保全家的秧母田。

    因为刘保全的秧母田离开先挖的水渠比较近,只要在旁边挖个小渠,就能把水渠的水引进来。而水渠的水是从村头小溪里引进来的。

    刘小波走近才发现了怪异,那团墨黑色不停地从田底冒出来,好像水的深处藏着个什么东西,在不停歇地滋生黑色。而大团墨黑色的旁边,有一条黑色的水线,一直顺着小渠连到外面的水渠里。细细看下去,黑色的水线到了水渠没有停下,一路连到村头的小溪里。

    刘小波十分纳闷,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好像是从小溪里过来,顺着水渠,到了刘保全家的秧母田。

    这种怪异的现象,以前从来没有碰见过。

    刘小波不禁更好奇了,索性脱了鞋子,跳进田里,朝那团墨黑色走去。

    就在刚刚要走近的时候,忽然见田底冒出一个大水泡出来,像是被煮沸了的感觉。然后水泡破裂,一团黑气飞腾了出来。

    由于刘小波走的近,那团黑气快速腾起来,躲都躲不掉。刘小波吸了一大口进了肚子里。

    黑气一入体,刘小波就感觉一阵气滞。胸闷异常,肠胃翻搅,脑袋也发晕。而且明显感觉到体内有一团晦气朝四面八方充斥,好像身体的机能一下子紊乱,全身被一团燥热笼罩。

    刘小波接连两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在了田里。幸亏自己体力好,才稳住。定眼瞧过去,见冒起来的黑气飘散到了空气中,朝着村子四面八方飘散了过去。

    刘小波不知道黑气具体是什么,但知道这黑气极为的不祥,不然自己不可能只是吸了一口,就天旋地转,体力不支了。

    感觉晦气还在体内肆意蹿腾,情急中,刘小波连忙使用导气法决,调动丹田处沉积的灵力。

    灵力像是小湖决堤一样汹涌出来,遇着晦气,立马把晦气吞噬掉了。

    很快,那种气滞头晕的感觉消失了,身体恢复了正常。刘小波清醒了过来,心想虽然不知道黑气具体是什么,但灵力一定是可以克制它的。

    于是,刘小波凝聚了灵力,在手心沁出了一粒胡豆大小的灵蛇雨露出来,然后滴在了水田那团墨黑处。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墨黑的颜色像是碰到了克星一样,一下子朝四面八方散开。灵蛇雨露融合到水中,也快速扩散开。撞着墨黑色,立马融合进去,黑水瞬间变成了清水。

    最叫刘小波吃惊的是,水里一阵翻腾,发出了一个凄惨的“呱呱”叫声。很快,一个超大癞蛤蟆翻着白肚浮了上来。两眼翻起,已经是一命呜呼了。

    刘小波从没瞧见这么大的癞蛤蟆,足足有一个小盆子那么大。而且全身长满黑色的颗粒,只有肚子处是白色的。看着叫人毛骨悚然。

    “我晕,这是什么怪物?难道是成精了不成?”刘小波在心里惊骇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