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办公室里
    刘小波把自己准备搞药材种植基地和办药山兔厂的事给许洁说了下,许洁一听,可高兴了,说道:“好哇,那时候我的厂子就能收购更多的中药材了。还有药山兔,你得每个月给我留两只。不,不是每个月,是每一周。”

    刘小波笑道:“许洁放心,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许洁这才点点头说道:“搞种植基地和办厂意义是一样的,现在办厂不需要出具注册资金,只需要向工商局出具书面申请,名称核准通知书。上面受理、审核、核准、发放营业执照,然后你去税务处注册就可以了。”

    许洁说到这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说道:“对了,我差点忘了。现在国家对环保上要求十分严格的,在发放营业执照之前,上面有人下来检查的,必须先通过了环保审批才行。”

    刘小波点了点头,感觉听着挺简单的,其实办下来也挺难的。

    许洁见刘小波有点为难的样子,轻轻笑了下,说道:“刘小波,你不要担心,县工商局里有个管事的是我的朋友,你把申请书先写好,我给她打声招呼,这事很快就能办下来。”

    刘小波一听可高兴了,正所谓有熟人好办事,头次办工程实施许可证刘小波就领略到了。

    “许洁,那太感谢了。等营业执照办下来,我一定好好感谢你。”刘小波十分感激地说道。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啊?”许洁笑呵呵地问道。

    “你要怎么感谢都行。”刘小波十分爽快地说道。

    许洁听了高兴,“刘小波,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能耍赖哦!”

    “不耍赖!”刘小波打保票地说道。

    喝了咖啡,刘小波抢着付钱,然后一起出去了。

    接下来,刘小波跟着许洁到了天成药业的厂子里。许洁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所以直接叫刘小波到厂里,马上写办种植基地和药兔厂的申请书。

    到了厂里,许洁带着刘小波上了办公室。许洁叫刘小波自个儿写。刘小波讪讪笑着说道:“许洁,申请书怎么写的,我还真写不来?”

    许洁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大学生么,这点文笔都没有啊?”

    刘小波说:“主要是专业的东西,太陌生了。”

    许洁轻啐了一口:“不懂,找度娘啊,度娘上面什么都有,抄下来稍微改下就是了。”

    刘小波一拍脑门,是啊,咋把这茬儿给忘了。许洁办公桌上就有一台超薄液晶电脑,刘小波打开进入百度,搜索了开始誊抄。

    许洁呢,坐在一旁翻阅桌子上的资料。这是年前积下来的文件,当时还没来得及看,这时候没事顺便翻阅。

    刘小波做事有一股钻劲儿,这一写就完全投入进去了。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很快过了大半日了。许洁放下手里的文件,见刘小波还在钻心写着,就起身倒了两杯热水过来。

    给刘小波递过去一杯,“写了这么久,累了吧,歇下喝口水吧?”

    刘小波正专心致志呢,被许洁的话吓了一跳,猛然抬起头来,不料脑袋一下碰着了许洁手里的杯子。

    许洁的手一颤,一杯水就洒了下来。不偏不巧,恰好洒在办公桌上的文件上。

    “啊!”许洁大惊失色,这些文件都十分重要,弄坏了可不得了。许洁连忙拿纸巾去擦。刘小波没想到自己闯祸了,也慌乱了,忙帮着去擦。不料一下就摸到许洁的白嫩小手。

    像是触电的感觉,两人都是猛然一缩。许洁先前表现得十分大方,不知道咋回事,这时候忽然感觉脸蛋有些微微发烫。

    刘小波可尴尬了,吞吞吐吐说:“许洁……对不住……”

    两人愣了下,许洁回过神来,忙又去擦拭,刘小波则不敢伸手过去了。

    好不容易擦干净了,刘小波忽然叫道:“不好,水流到键盘了!”

    “什么?”许洁立马蹦过来,都知道键盘进了水,会坏掉的。许洁忙去擦键盘,由于许洁坐在对面的,俯身过来,胸前领口一下就敞开了,刘小波一眼盯过去。晕乎,好大两团丰盈啊!

    里面两道粉色把两团罩住,中间挤出深深一条沟壑。刘小波瞧着,热血就上腾起来了。

    许洁只顾着擦拭,根本没想到领口里的风光外泄了。感觉刘小波傻愣站着,好奇地抬起头来,一瞧,刘小波正朝自己领口看呢!

    “啊,刘小波,没看出来,你真的是个小流氓啊!”许洁虽然被偷看了,但并不多生气,娇笑着说着,假装抬起手掌要扇一个耳光过去。

    许洁只是虚张声势,并不是真要扇过去的。不料手举到中途,刘小波居然伸出手来,一下把许洁的娇嫩手腕抓住了。

    一股浓浓的男子气息猛然袭了过来,许洁为之一愣,娇躯微微一颤,身体竟然有些发软。

    刘小波炙热的目光盯过来,恰好和许洁的目光相遇。两人立马像是触电了似的,胶着在了一起。

    此时的许洁娇艳如花。许洁不同村里的女人,生在城里,平日里都打扮了的,更加显得美丽动人。而且她身上有一股香气,沁人心脾。最为关键的是,刘小波刚才偷瞧到她领口里的风光,只觉得性感诱人之极。

    刘小波一时间有些把持不住了,脑子一热,把许洁的两只手腕都抓住,一下把许洁按在了办公桌上。

    许洁轻嗯了一声,感觉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萧兰走了进来。萧兰一眼瞧见里面的情形,顿时惊叫起来,二话没说,从门边抓了一根扫帚冲过来,就朝刘小波打来。

    “刘小波,我真没看错。我说什么来着,你没安好心,就是大色狼、大流氓一个啊!哼哼,叫你欺负小洁,我非打死你不可!”

    扫帚卷带风声挥舞过来,刘小波心里害怕,忙把许洁松开,跳起来就跑。

    “啊,兰兰,你误会了。我和许洁什么事情也没有啊!”刘小波大叫着。

    “什么事情也没有,你咋把小洁按、按在桌子上?”萧兰哪里会信,继续追打。

    刘小波忙不迭在屋子里打着圈奔逃,萧兰穷追不舍。

    刘小波眼珠儿转得飞快,“兰兰,许洁眼睛里钻了一只蚊子,我刚才再给她吹呢!”刘小波撒起谎来脸都不带红的。

    萧兰还是不信,继续追打。

    刘小波急了,叫道:“真的,不信,你问许洁啊?”

    萧兰一边追刘小波,一边将目光投向许洁。许洁脸蛋微红,竟然朝她点了点头。

    萧兰这才停了下来,“真是在吹蚊子?”

    刘小波长吐一口气,连忙点头。

    “兰兰,你怎么来了?”许洁问萧兰。今天可是正月初八,工厂定的初十上班,还有两天呢!

    萧兰回答说了。原来,萧兰今天回厂子拿东西的,路过许总的办公室的时候,见门虚掩着,心下好奇,凑过来看,没想到正好看见刘小波把许洁按在桌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